<< 回首頁 >>

 

|  1  |  2  |  3  |  4  |  5  |

川西十日行 ()

     

     



離開八美鎮,未幾就進入塔公草原。來到塔公寺,寺前又是一列大白塔,廟後的山上用五色經幡砌成巨大的三角形,成為這個草原的亮點。可惜塔公寺沒有開放,我們只能在周圍走走,拍拍照,就離開了。經過塔公鎮後,就到了被譽為「攝影家天堂」的新都橋,這堛漱悇ぞ禳A樹很高,在陽光照耀下的草坪、山坡、房屋、廟宇都呈現一種柔和的色調,但四月畢竟不是秋天,我們無緣看到這埵釵W的秋色了。

新都橋

塔公寺


天氣難測

   

施工路段

一片灰濛

從新都橋到雅江,在差不多四小時的車程堙A我們要通
過一個又一個的「施工路段」,並且要攀越海拔
4412
米的高爾寺山,除了路況惡劣,顛簸不已外,天氣的變幻
更令我們驚心動魄﹗從高爾寺山下來,只見下面峽谷一片灰濛,未幾下起小雪來;來到半山,雪花飛舞,紛紛撲到車窗上。車子繼續往下開,雪漸稀漸小,忽地白雲滿天,陽光普照。然後經過一些藏民小村落,路上沙塵滾滾。
突然天色乍黑,前車揚起的沙塵像風暴一樣向我們撲來,車前一片昏暗,視野完全模糊了。小周惟有把車開得極慢,大家都凝神屏氣,以防萬一。頃刻,只見一陣電閃,隨即大雨傾盆而下,窗外的景物反而漸轉清晰了。大雨很快變成了冰雹,把車頂及車頭玻璃打得劈劈拍拍地響。
十分鐘後,雨雹消失了,雖然那時已近黃昏,但從前面的厚雲中還可窺見一抹淺藍,天氣就是這樣變幻莫測﹗下午六時左右,我們來到了川西之旅的中途站:雅江。

在車上,我寫了一首詩:

高爾寺山

山中飄雪

藍天乍現

高寺*四千四百米,雪坪上有嘛呢堆。

下山顛簸沙塵路,細雪紛飛去復來。

須臾轉晴白雲現,雲中一角藍天開。

前車過後沙塵罩,狂風乍起險罹災。

倏忽大雨傾盆下,冰雹如雷心魄摧。

未幾天色復清朗,歷盡驚心雅城*回。

*高寺,即高爾寺山
*雅城,指雅江縣城

來到雅江


蜀道難行

   

「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李白寫了一首膾炙人口的《蜀道難》,詩中所說的「蜀道」是指由秦入蜀,亦即由
長安進成都的路,屬於四川的東北部;我們這一程則由成都到亞丁,屬於四川的西南部,雖然南轅北轍,但走的
同樣是「蜀道」。

剪子彎山的雲海

古今蜀道當然不能相比,但在十天旅程中,不計用膳和
夜宿在內,我們至少有一半時間是在車上渡過的,對於「蜀道之難」有頗深的體會:首先是國家正進行「西部
建設」,大部分路段都有工程,路上坑窪甚多,人車飽
受的折騰可想而知;其次,我們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總要攀過一座又一座高山,山路迂迴曲折,山上又
天氣莫測,如有積雪,路就更不好走了。

第二天,我們從雅江前往理塘,只有 135公里,其間要
攀過剪子彎山 ( 4659米 ) 和卡子拉山 ( 4718米 ),早上
七時發車,下午一時半才到,蜀道確實難行﹗
後來我有一詩,記曰:

卡子拉山

世界高城:里塘

百里雅江路,崎嶇甚不平。

施工苦未斷,西部費經營。

飛石時攔路,沙塵撲面生。

每到急彎處,專心無轉睛。

山中多積雪,路滑暗藏冰。

前車陷困境,後續難通行。

司機不叫苦,坐客敢哼聲﹖

勞頓兼顛簸,川西半日程。
 

兔兒山

海子山的奇石

在號稱「世界高城」的理塘 (4014) 吃過午飯後,
跟著的整個下午仍是車程,途中要攀過兔兒山
(4696) 和海子山 (4487),黃昏時分到達稻城,這一段已無修
路工程,比較好走。
由稻城入亞丁,經青楊林、色拉垻,再攀越波瓦山
(4500)
,晚上七時半抵達我們的目的地:亞丁。
我們入住日瓦鄉的亞丁驛站。

 

亞丁驛站


亞丁一天

   

俯瞰藏村

410日,川西之旅最期待的一天終於來到了,因為這天的行程是遊覽亞丁風景區。進入亞丁景區的大門後,還要坐車 35公里才到達亞丁村的入口,不過沿途設有幾個觀景點,可以下車走走。今日天氣甚好,陽光燦爛,我們可從高處俯瞰藏民的村落,在盤旋曲折的山路下原來藏著一列列積木般的土房子和層層疊疊如翡翠的農田。仙乃日峰
 
( 6023)
是亞丁三神山之一,藏民視為觀音菩薩的化身,只見一座雪山在蔚藍天空下於群峰中兀立,形態優雅,教人有蕩滌凡塵之想。

仙乃日神山

 

亞丁風景

 

抵達亞丁村,才真是一段難忘旅程的開始。第一段從龍同垻走上札灌崩,由於沒有馬匹或電瓶車可租賃,我們只能徒步前往。一路上雪山在望,夾道多松樹、櫟樹和可在高山生長的楊樹、柳樹等,景色幽美。繞過一處又一處的千年嘛呢堆,大約走了半小時,我已覺氣喘咻咻,雙腿的動作逐漸緩慢下來。原來在 4000多米的山路上行走,體力的消耗是如此巨大。一段不算長的山路,我們竟用了一小時十五分,才到達札灌崩。

千年嘛呢堆

 

落葉松

來到札灌崩,我們剛好趕上前往洛絨牛場的電瓶車,一路上我發現更多高原植物,如銀柳及不少紅紅褐褐的草類,都很好看。洛絨牛場是一個草坪,但不見牛羊的放牧,不過這堿O觀賞三神山最好的地方。

央邁勇神山 (5958) 離我們最近,我們彷彿就在祂的腳下,夏諾多吉山 (5958) 在東面,仙乃日山則在較遠的西面,置身其間有如登臨仙界。牛場上有一個燻煙台,
也是藏民的祭壇。來到的遊人都坐在壇前野餐,因為那時已是午飯時間了,我們也不例外。未幾,同行的哲容感到頭痛,只好就地休息以恢復體力。草場有一條貢嘎河穿行,從這堨i繼續前往牛奶海及五色海,因為五月至十月才有馬匹租賃,多數人都無力再深入幽境了。

銀柳

洛絨牛場

央邁勇神山

夏諾多吉神山

貢嘎河



沖古寺正門

再乘電瓶車回到札灌崩,我們先參觀附近的沖古寺,傳說1928年美國傳教士瑟夫洛克發現「香格里拉」時曾在這媦住,不過當我們進入沖古寺時,連一個喇嘛都沒有,只見幾隻公雞在院中啄食而已。不過雪山下的沖古寺環境幽絕,不失為靜修的好地方。離開沖古寺,我們決定去尋訪別號珍珠海的卓瑪拉錯。山路橫架著木條,木條間鋪滿暗紅的枯枝乾葉,兩旁是參天的松杉,前面是玲瓏的雪峰,我們奮力前行。這一段行程真是我們意志的大考驗,因為大家的體力已消耗殆盡了,而且還要承受高山反應所帶來的不適。我的頭開始疼痛,只能數步一歇地堅持著。雖然不知道前面的路還要走多長多久,大家都互相鼓勵。一個多小時後,我們終於找到珍珠海,雖然這一顆被譽為「鑲嵌在蓮花寶座旁的綠寶石」有點名過其實,但大家都異常興奮,因為我們最終戰勝了自己。

回程走的都是下山路,體力消耗相對較小,大家步履也輕快多了。回到亞丁村的入口龍同垻,就結束這一天難忘的旅程。


 

雪山幽寺


 

山路木條

奮力前行

卓瑪拉錯(珍珠海)

札灌崩一景

     

<< 上一頁 >>

 

<< 下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