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回首頁 >>

 

<< 上一頁 >>

 

海南遊記(三亞篇)

 
     

從海口乘高鐵下三亞,車程約兩個半小時,不過火車站都遠離市區,不算非常方便。從海口來到三亞,好像換了一個季節。在海口,攝氏十多度的氣溫,人們要多穿一件外套;到了三亞,與海口的氣溫竟有十度差別,你很難找到一個穿長袖衣服的人了。


鹿回頭落日

   

在抵達三亞的午後,我計劃先到鹿回頭公園,因為與它有關的一個愛情傳說實在很浪漫。

鹿回頭原是位於三亞最南一角的小山,現已成了以愛情為主題的公園了。這樣的主題公園免不了許多人工造作的景點,如愛字石、山盟碑、連理樹、月下姻緣、海枯不爛石等,這些都不足以令我駐足觀賞。

情山 - 鹿回頭公園

山盟碑

我只想看看那一個鹿回頭雕塑,看看那隻坡鹿猛然回頭時的眼神,以及獵人看見坡鹿變成一個少女時的複雜表情。現今山上的雕塑是黎族藝術家的作品,隔著一隻正在回頭的坡鹿,獵人和少女背向而立,並不是我想像的那樣,不過也為這個美麗的傳說留下了印記吧。

鹿回頭雕像

坡鹿變身的少女

 

 

 

遊覽鹿回頭,最教我留連不去的是海景,只要站到山邊,你準可看到右方遠處半月形的三亞灣及近處樹立了五幢像炮彈般建築物的鳳凰島;如再往西邊極望,還可認到東、西瑁洲,甚至更遠的天涯海角,我相信這堿O三亞看海的最佳位置了。時近下午六時,我來到觀海亭,這堛熊瓥尼髂鵅A在西瑁洲之外,還可看到茫茫的南海。

遙望三亞灣

 

三亞鳳凰島

這時一圈夕陽仍懸在半空,漸見一道光柱倒映海上。夕照由黃變金,海上的光柱亦漸擴大,形成鎔金一片。本來預算在六時前下山離開的,但眼前的美景令我的眼睛不想一刻移離,結果等到落日漸次隱沒,浮光漸淡漸暗,天上只殘餘一抹紅霞,我才滿足地離去。

落日鎔金

 

告別晚霞


南海觀音緣

   

第二天上午先往較遠的南山佛教文化旅遊區。這個旅遊區背靠南山,面向茫茫的南海,範圍很大,要遍遊所有景點,半天時
間並不可能。隨著一隊隊的遊客,穿過不
二門,最特別的是兩旁的爪哇木棉,結著
像芒果一樣的果實。

 

南山文化苑

爪哇木棉樹

再路經遍植菩提樹的小丘,就看見一座108米高的觀音像屹立於南海之濱,法相莊嚴而祥和。原來這個觀音有三面,分別是持篋 ( 即經書 )、持珠和持蓮,有兩面向海,我們看見的只是持篋的一面。如果要得睹觀音三面,就得走上圓通寶殿去參拜。
參拜觀音必須購買一種香油券
(最少80),否則就「緣慳兩面」了。我聽到一個導遊這樣說:「觀音也有三不度,哪三不度呢﹖就是無緣、無信、無願。」我心想:觀音哪會這麼小器﹖不過我本沒打算拜神,只想去看看位於中國最南的一座佛寺南山寺而已。

南海觀音像

圓通寶殿


沿著一條林蔭大道前行,也經過好幾處清幽的佛苑、禪林,未幾來到一座藻飾華麗,金光閃閃的廟宇,據說這是中國「獨一無二」的五爺財神廟
(五爺就是龍王五太子)。不過要進去拜財神,也得先用幾十元買一個燭臺,原來要求財也是無財不行。在財神廟後面就是吉祥如意園,過了吉祥如意園,就到達南山寺了。
 

 

龍王爺財神廟 巍巍南山寺

南山寺的簷瓦是藍色的,與別處不同,現正按照舊制復修,尚有部分未竣工。來到兜率內院,前面有一塊大照壁,上書「海天叢林」四大字,繞到照壁背後,只見海天一色,浩淼無際。回望伸出海上那一尊 108
的觀音,真像從南海破浪而來;我見到菩薩手持念珠,一臉慈藹,似乎有所啟悟:只有心存慈念,觀音不是常在身邊嗎﹖

南山寺照壁   回望海上觀音

天涯盡是人

   

下午來到天涯海角。

李德裕詩:「一去一萬里,千之千不還。
                    崖州知何處,生渡鬼門關。」

胡銓也曾這樣寫:
「區區萬里天涯路,野草荒煙正斷魂」。

可以想像天涯海角在古代是一個如何遼遠荒涼的貶謫地﹗在這個中國最南的海邊,因有幾塊大石經清朝的官吏、文人的題刻而聞名遐邇:一塊刻著「天涯」,一塊刻著「海角」,此外還有「海判南天」,「南天一柱」等,成為矚目的景點。

天涯石

海角石

 

一進景區大門直往海邊走,就可看見海上兩塊交义堆疊的「日月石」,現已改名「愛情石」,而海邊的空地又自然改為「愛情廣場」了。不過大部分遊客都不會在此逗留,因為他們總會第一時間轉入右邊海旁的石路,甚至走下海灘,行行重行行,務求盡快找到「天涯」( 又叫平安石 )和「海角」( 又叫幸運石 ) 的所在,於是「天涯海角」盡是人,也洋溢歡聲笑語,此情此景和它的名字竟是一個極大的反差。

 

日月石

天涯盡是人

遊客魚貫而入,又逐隊而出,才回到入口大道去拍照。其實入口處的一邊有一個「海南歷史名人雕塑園」,李德裕、胡銓、鑒真和尚、冼夫人、黃道婆、林纘統等雕像分散各處,園內樹影森森,人跡杳然,這時我才真的領略到天之涯、海之角的況味。

胡銓雕像

 

幽靜的槨林


椰風海韻三亞灣

   
 

記得在海口時,車子傍著江濱路前行,只見一排排椰樹隨風搖曳,便感到有一股令人無法抗拒的熱帶風情。到了三亞,我所住的酒店接近三亞灣的海邊,也是市中心地帶,我曾在一個早上和一個黃昏走到海邊,看著人們在乘涼、看海、做運動、嬉水甚至泅泳。他們都是本地人,走到海邊消磨半天,享受朝暾夕照、椰風海韻相信是最尋常不過的事。我這次海南之行的目的雖不在熱帶風情、陽光海灘,但也暗為三亞人所享有的那種自然而隨意、平凡而切實的悠閒而滿心歡喜。

 

海邊晨運

椰風夕照

     

 << 回首頁 >>

 

<<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