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首頁 >>

   
 

商丘古城記遊

 

商丘古城位於河南省商丘市睢陽區,歷史可以追溯至4500年前,堯封閼伯為「火正」,封號為「商」,商丘之名由此而來。到周代商丘是宋國的都城,西漢時為梁孝王的封地,隋唐乃宋州治所睢陽城,北宋時曾為陪都南京應天府,元明乃歸德府府治。

歸德府城牆

 

現在的古城是明正德六年(1511)建成的,由內城、城湖、郭城三部分組成,難得的是保存完好,若從高處鳥瞰,古城猶如一枚巨大的方孔銅錢,寓意天圓地方,學者認為是古代城池的典範之作。

 

   

古城鳥瞰圖


南湖冬晨

2017年12月初,我從鄭州東坐高鐵到商丘。抵商丘已入夜,便在火車站旁吃一碗河南燴麵,便找賓館安頓下來了。

商丘火車站

 

第二天早起,街上黑漆一片,只見一輪明月高掛天空。六時一刻上了9路公車,正想投下車費,司機說今天乘車免費。後來知道商丘市正實行私家車限行,所以坐公交也免費一個月。清晨格外寒冷,也不知道當下是什麼氣溫,坐在椅上竟覺一股寒氣從股下直透脊背,真是有苦自知。

 

 

南湖皓月

公車朝市區西南方前進,到西關車站,司機問我要不要下車,我說我要到南湖,應該還有兩三站。南湖是公交終點站,下車後爬上一段緩緩的坡面,就看見商丘古城南面的大牌坊

 

 

古城大牌坊

 

這時東方已露出霞光,西邊的皓月尚未隱沒。踏上通向南門的大道上,剛好是上午七時正。南門附近的景點都要八時才開放,繞著城牆邊的是護城河,由於河面較寬,這一帶又叫南湖。我傍著城牆往東去找文雅臺,湖畔有翻修工程,路況並不好走。未幾,朝陽冉冉上升,天色也越來越亮了。

 

 

朝陽初現

湖邊成了水鳥棲息之地,牠們倏地聯群在水面低飛,畫成漂亮的直線。

 

 

水鳥低飛

 

文雅臺似乎正在重修,大門緊閉著。我續往東行,這時陽光普照,而天色也變得淡藍了。

 

 

 

文雅臺

只見從南門伸向東門的整列城牆在城湖投下清晰的倒影,晨光真美,我的身上也漸覺暖和多了。

 

 

 

城牆倒影

   

孔子過宋

行行到了東門,門額寫著「賓陽門」,城門為拱券式,是古城居民出入的一道橫門吧。進城門前行不遠,就到達歸德文廟。此廟建於明嘉靖年間,只見大成殿前有一棵老梧桐,廟貌古樸。

古城東門

 

歸德文廟

歸德文廟最大的特色是大成殿的右側是明倫堂,有異於一般「前殿後學」的規制;而更有意義的是,商丘就是孔子周遊列國時駐足過的宋國都城。

 

明倫堂

在大殿的牆壁上掛了多幅孔子行跡的繪畫,其中「過宋伐檀」說的是權臣司馬桓魁為阻孔子見宋公,竟斬伐檀樹以示恐嚇;孔子為免於難,只好和弟子喬裝打扮,「微服過宋」了。傳說孔子留宋時也曾在此講學,上文提及的文雅臺就是孔子教導弟子習禮之地。文雅臺始建於西漢,以後屢毀屢復。

 

 

過宋伐檀

   

大唐英烈

看完歸德文廟,沿著城牆返回南門。南門叫拱陽門,門上築有城樓,頗具氣勢。出了拱陽門,沿著南關大道又回到南湖畔,在這堸挳[了兩處紀念大唐英烈的古迹。

第一處是張巡祠,唐代安史亂起,叛將尹子奇率兵13萬圍攻睢陽,張巡、許遠等負隅頑抗,張、許的守軍不足一萬,卻苦撐了十個月,經歷大小四百餘戰,張巡所作《守睢陽作》一詩曰:「裹瘡猶出陣,飲血更登陴」,戰況的慘烈可見,結果張巡在沒有救援下城破後身殉。

 

張巡祠

 

張巡祠又叫雙忠祠,1990年重建,乃唐式建築,殿宇巍峨

 

 

 

   

殿宇巍峨

殿中主祀張巡,配祀許遠、南霽雲,兩旁用壁畫呈現睢陽之役的戰況,這使我想起以前講授過韓愈的《張中丞傳後敘》,似乎已逐漸淡忘了,如今溫故知新,又重拾當年的激動。殿後還有「唐忠烈侯張巡之墓」,可供憑弔。

英烈千秋

 

張巡墓

文天祥《正氣歌》中的兩句:「為張睢陽齒,為顏常山舌」,前者說的是張巡,後者說的是顏杲卿。從張巡祠出來,走到對面馬路就到了八寶齋,這是另一處與睢陽保衛戰有關的古跡。唐大歷七年(772),即張巡守睢陽之後15年,河南節度使田神功為守衛睢陽城,與安史餘黨作戰。田神功苦戰中得病垂危,睢陽百姓募捐設「八關齋會」為田使祈福,當時顏真卿大受感動,寫了900多字的《唐宋州八關齋會報德記》以示支持。

八關齋

 

顏真卿是愛國之士,安史亂起,他和從兄顏杲卿曾一同起兵抗賊。顏杲卿曾為常山太守,因痛斥安祿山而被割舌,不屈而死。顏真卿也是書法大師,如今八關齋內有一個八角碑亭,於八棱石幢上刻了《報德記》全文,是顏氏書法珍品之一。

八角碑亭

 

報慫記石幢

此外,珍寶館內也陳列明清的碑碣多方,難怪八關齋成為書法愛好者到商丘的必遊之地。

明清碑碣

   

北宋書院

五代後晉時期,楊悫、戚同文於宋州創辦睢陽書院、南都學舍,聚徒日眾。北宋時商丘成了陪都,又稱南京,設置應天府。宋真宗為南都學舍賜名應天府書院,後來改為府學,甚至成為南京國子監。

宋朝崇尚文教,各地書院的勃興如雨後春筍,由於應天書院地位特殊,當時被奉為「四大書院」之首。與嶽麓書院白鹿洞書院、嵩陽書院相比,應天書院於金兵南下毀於戰火,竟沒有什麼保存下來了。

嶽麓書院

 

白鹿洞書院

現在的應天書院是2014年修復的,門外像一個大祭壇。書院的範圍並不大,復建了一座奉祀孔子及其弟子的崇聖殿,與文廟類同。兩個側殿並沒有書院的設置,都成為展覽廳了。

應天書院

 

崇聖殿

除了介紹應天書院的歷史沿革外,范仲淹成為展覽內容的重點。范仲淹原籍蘇州,他在應天書院苦讀了五年,並娶宋州李氏為妻,也可算半個商丘人吧。後來他回到商丘為母親守喪,知府晏殊邀請他主持應天書院,他任山長期間,力倡「以天下為己任」的士人精神,並特別關顧像他以前一樣的貧寒士子,確也培養不少人才,包括張方平、孫復等,至於王堯臣和趙概同榜分膺狀元、探花,更傳為一時佳話。

   

范仲淹事跡


明季清流

回到南門,坐電瓶車往北門。北門叫拱辰門,是明代歸德府的主門,巍峨壯觀,仍有城樓和嘉靖年間所留下的鐵炮。

北門城樓

 

登上城樓,看見古城中軸線的中山大街,也就是乘電瓶車所經過的路線,應是古城最繁盛的地方了。

 

 

 

中山大街

我沿著大街再進城,轉入劉隅首東街去找侯方域故居。侯家是商丘的望族,明朝末年,侯恂曾任戶部尚書,剛正不阿,恥與魏黨為伍,被譽為「東林黨魁」,明亡後誓不降清。兒子侯方域十五歲鄉試第一,人稱「小才子」;廿二歲赴南京應試,邂逅秦淮名妓李香君,這一段經歷被孔尚任寫進崑曲《桃花扇》,成為膾炙人口的傳奇。其實他是復社文人,也是清流領袖之一。

 

侯氏故居

 

明亡後,他和父親一樣回到故里隱居,當時只有廿八歲。三十五歲時,他把自己讀書的地方改名壯悔堂,表達了步入壯年而無所作為的遺憾;沒想到兩年後,竟抑鬱而終。他的詩文俱善,被譽為「清初三大家」之一。

 

 

 

壯悔堂

侯恂故居與壯悔堂隔街相對,都是城中的官宅。侯恂故居保留了正屋退思堂,陳設簡樸,卻有典重之氣。壯悔堂則為兩進四合院,建築雅緻,很切合侯方域的文人品味。

 

 

退思堂

 

如今主樓和配樓除了介紹侯氏生平外,也重塑了復社文人聚會及侯李居家生活的場景,為參觀者增添趣味。

 

 

   

侯李傳奇


古商遺事

距離商丘古城西南1.5公里處,有燧皇陵、閼伯臺和商祖祠。燧皇亦即燧人氏,是上古傳說中的「三皇」之一,教民「鑽木取火,以化腥臊」,是開啟文明的一個象徵。燧皇陵包括牌坊和墓冢,都是為紀念這位「中華火祖」而建造的吧。

燧皇陵

 

據考證,閼伯是帝嚳(「五帝」之一)的兒子,堯封閼伯於商,官職火正,專司祭祀大火星,並製定曆法,可見古商部族和火的關係非常密切。閼伯被民間奉為火神,所以閼伯臺又叫火神台,其實閼伯臺也是中國最早觀星台的遺址。

 
 

閼伯臺

 

閼伯臺下有一座花戲樓,原是為了廟會演戲娛神之用的,據說火神台廟會(又叫朝會)是商丘以至周邊地區最盛大隆重的祭祀活動,代表商人後裔對遠祖的一種銘念。

 

 

花戲樓

 

與閼伯台毗連的又有商祖祠,由三商門、富商大道、萬商廣場、商祖殿等組成,用以紀念有「中華商業始祖」之稱的王亥。據說,王亥是夏朝商國第七代諸侯王,他帶領部眾與其他部落以物易物,被視為經商的肇始。古商族不單是火文明的搖籃,也是商業的啟蒙者,難怪後來開創了大商王朝。

 

商祖祠

從「三皇五帝」、商周、唐宋到明清,雖然只是四、五千年中國歷史中某個片段的一些小節,卻令我增長了見識,這一趟旅程非常充實。古城的一天從南湖迎接朝暾開始,冬日的陽光為我驅走嚴寒,且陪伴我去尋訪一個又一個古迹,感覺十分美妙。

 

 

商祖王亥

   

   

<< 全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