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首頁 >>

 

|  1  |  2  |  3  |

賞聯讀對臨勝迹()

對聯的妙用(續)

三.風景畫

江山勝跡大多風光如畫,自不待言,其中有些對聯寫得如詩似畫,且切合實景,那就更不可多得了。我在2012及2015年兩遊廣西賀州黃姚古鎮,這是我至今仍很懷念的世外桃源。

山、水、樹、石、橋、亭、巷口、人家,構成一種少有的幽樸之美,而與眾不同的是,鎮中的樓、亭、廟、祠都有甚為工緻的對聯,例如:

珠水橫襟無限碧
武峰隔岸有餘青(「亦孔之固」門)

坐久不知紅日到
閑來偏笑白雲忙 (見龍亭)

亦孔之固門

 

見龍亭

前者寫古鎮的地理位置及山水風貌,後者寫鎮民的閒暇情狀,用語平實卻饒有意境。我更喜歡三星樓門邊的一副對聯:

傍社葱蘢千樹合
臨樓咫尺一橋橫

 

三星樓

   

黃姚古鎮被群峰圍繞,不管你廁身何處,滿眼總是無窮綠意;小珠江、姚江穿鎮而過,江上古橋甚多。此聯的背景是「葱蘢千樹」,前景為「咫尺一橋」,寫的不只適用於三星樓前,其實古鎮任何村社的巷口,都可看到如此一景。這真是一幅風景畫,為我留下對黃姚古鎮永不褪色的記憶。

葱蘢千樹合

 

咫尺一橋橫

我也曾分別於2016及2019年兩遊浙江紹興,紹興有很多古跡,如以風景見稱的,第一個必數東湖。東湖並非全屬天然,古時本是一處石料場,千百年來人們竟陸續把半座青山削去,留下一列高約50米的懸崖,而峭崖下因大運河水的灌入而形成長約200米的水道以及寬可80米的小湖。

 

刀削斧劈

清末陶濬宣把這片風景改造成為園林,取名陶園;後來開放為景區,又叫東湖,並有「天下第一大盆景」之譽。東湖有一處槐蔭別墅,用篆書刻了一副門聯:

此是山陰道上 如來西子湖頭」。

「山陰道上,應接不暇」,山陰是紹興的舊名,古來就是江南的山水勝地。拿杭州西湖和東湖相比,我以為不大恰當,倒是陶園大門的一副對聯,就寫得再貼切不過了:

崖壁千尋此是大爺劈畫法
漁舫一葉如入小桃源園中

槐蔭別墅

 

此聯又是一張說明書,但要領略當中景致,仍須親身體驗。我第一次遊東湖時,選擇先登山後遊湖的路線。峭崖上的小山叫箬蕡山,山路陡峭,又有「華山一條路」之稱。先登山只為了可以居高俯瞰東湖,只見一道白石橋橫跨了彎曲而碧藍的水道,通到對岸是一列順著彎道而延伸的矮牆,牆上開著密密的什錦窗,雖只是東湖的一角,但這圖景已教我心動神馳了。

 

俯瞰東湖

下山後到達聽湫亭,這堨蕨齔蛦酗蓮}的出口;坐橫水渡過對岸,是稷壽樓等建築。

 

聽湫過渡

 

岸邊用太湖石群營造的兩個石景叫「海山仙山」及「此峰自蓬萊飛來」,倒成了前景,這時東湖的背景已換為刀削斧劈般的峭壁,斷崖下的岩洞奇形怪狀,湖水凝碧;兩岸,疏密有致地散佈著樓、亭、軒、榭,眼前之景於雄奇險怪中蘊含著秀麗,在江南園林中可謂獨樹一幟。

 
 

海上仙山

步進槐蔭別墅門坊後,繼續沿湖岸觀景,前面橫了一道古樸的石板平橋,橋上綴滿綠蔓,在山色波光中,這時剛有一隻烏篷船緩緩的穿過橋洞,我覺得這是東湖最美的一景了。  

 東湖一景

 

細看橋板寫著紅字:霞川橋,而橋墩的兩柱還刻了一副對聯:

剪取鑑湖一曲水  縮成瀛海三山圖

一副對聯猶如一幅風景畫,這又是一個例證。

   

霞川橋


四.功德頌、哀悼文

在我的八年遊程中,參觀祠廟無疑是一個重要的部分。中國的祠廟是為往聖先賢而立的,其中以孔廟和關廟最多,幾乎無處不有,廟中的對聯例如:

 

德冠生民溯地闢天開咸尊首出
道隆群聖統金聲玉振共仰大成 (雲南建水文廟)

建水文廟

 

浩氣丹心萬古忠誠昭日月
佑民福國千秋俎豆永山河 (陝西韓城關聖廟)

均是讚頌之辭,固然可令參觀者萌生敬肅之心,倘從賞味對聯的角度來看,卻了無新意。

韓城關廟

除了孔子和關公外,諸葛亮也是廣受歡迎的人物,孔明廟的對聯也是引文集句的居多,如

三分割據紆籌策 萬古雲霄一羽毛」、

志見出師表 好為梁父吟」等,可謂司空見慣 。

諸葛武侯像

 

獨有成都武侯祠中的一副「攻心聯」引起不少關注和討論:

能攻心則反側自消從古知兵非好戰 

不審勢即寬嚴皆誤後來治蜀要深思

 

   

成都武侯祠

這是清末趙藩的一副名聯,上聯讚揚諸葛亮能以攻心之法,消解了敵人的反覆和叛逆,最有名的是對孟獲七擒七縱,令蜀國無後顧之憂。下聯指出孔明能審時度勢,治國寬嚴有度,才能避免產生失誤和亂子。此聯暢談用兵與治國之道,寫得別開生面,同時也隱刺時弊。

趙藩當時正任四川鹽茶使,因不滿四川總督岑春煊施政過苛有感而發,藉著武侯祠的翻修寫了這副對聯。據說岑春煊遊武侯祠時讀到此聯後,頗有啟悟,就改變了他的高壓手段。趙藩也是書法家,他的行楷在當時很有名氣。

趙藩攻心聯

 

2015年我和朋友組織了一次鄂東九天之旅,其中的一個上午尋訪了位於湖北浠水縣的聞一多紀念館。在紅燭路口一座牌坊的背面,我看到一副對聯:

我們應聞一多頌

世代當吟七子歌

   

紀念館牌坊

聞一多是我十分敬愛的詩人,每年在語文、文學課都要教他的《也許》、《死水》、《一句話》等新詩名作,卻從未讀過「七子歌」,便帶著好奇走進了紀念館。只見大廳橫放一個插滿紅燭的台基,牆上繪畫聞一多的頭像,並節錄了他《紅燭》的詩句。

聞一多紀念館  

紅燭大廳

館中介紹聞氏的生平和成就,當然如《死水》、《一句話》等飽含憂國情懷的名作都可在這堶奐禳C然後我讀到他的組詩《七子之歌》,所謂「七子」是指當時中國七個被列強侵佔的地方,包括台灣、威海衛、大連、旅順、廣州灣(即湛江)、澳門,當然還有香港,詩歌語言雖較直露,但句句扣人心弦,令我讀後悲憤填膺,不能自已,沒想到上引的對聯竟帶給我一次難忘的體驗。

七子之歌

   

回說祠廟所供奉的聖賢大多是悲劇人物,死後受到的萬人景仰並非他們生時就能擁有的,我要特別說說岳飛。我參謁過岳飛三廟,一在他的出生地湯陰,一在他的班師地朱仙鎮,一在他的遇害地杭州,三廟各有一副對聯令我印象深刻:

金牌痛哭班師地

鐵馬驅馳報國心

(河南開封朱仙鎮岳廟)

 

朱仙鎮岳飛廟

青山有幸埋忠骨

白鐵無辜鑄佞臣

(浙江杭州西湖岳王廟)

 

杭州岳王墳

 

蓬頭垢面跪階前想想當年宰相

端冕垂旒臨座上看看今日將軍

(河南湯陰岳飛廟) 

第一副刻於朱仙鎮岳廟的拜殿前,為岳飛被急詔班師以致「十年之功,廢於一旦」而悲嘆;

第二副是鐫於杭州岳王廟岳飛墓闕上的門聯,表達對忠良遭奸佞陷害的痛恨;

第三副則是湯陰岳廟施全祠的楹聯,除了痛斥群丑外,更藉一位因為岳飛報仇而遭磔殺的舊部施全去諷刺當今在位者的庸碌無能。

三副對聯的共同之處是,都設置於由四至五個鐵人(其中秦檜夫婦、万俟禼和張俊是共同的)並排地俯跪的場景之中,我每次處身其間,總有一種激動,當中有痛惜、有不平、有悲哀、有憤恨,這些對聯當然不能叫功德頌,而是哀悼文,更是勸世篇了。

鐵鑄五佞

   

古代用以奉祀賢人的地方,有叫祠的,也有叫廟的。其中的城隍廟除了有著道教的淵源外,也和中國人崇尚忠、孝、仁、義、信等儒家價值有關。

2017年我跟隨一位學長到浙江衢州去尋訪楊炯祠。楊炯就是初唐四傑之一,排名僅在王勃之後。到了衢縣的盈川村,找到的卻是盈川城隍廟。原來城隍廟即楊炯祠,楊炯在盈川做縣令時為百姓求雨未果,憤而投水自盡,百姓感其愛民之心,先為他立祠,後來更奉他為城隍。

湯陰施全祠

 

盈川楊炯祠

我沒有在盈川城隍廟抄下一副對聯,但剛遇上婺劇戲班正演神功戲酬神,想到詩人生前的落泊與死後的尊榮,對比不能說不大呢。

死後尊榮

   

2015年我第二次到鄭州,有一個參觀城隍廟的行程,這座清代重修的廟宇由大門、二門、戲樓、大殿、寢宮等組成,頗具規模。最初我對廟中所供奉的城隍不太在意,但當讀到門前的一副對聯時,隨即眼前一亮,並被深深感動了。聯曰:

鄭州城隍廟

 

城隍大殿

入門溫舊史誆楚救漢問高祖登基時可曾記起滎陽一幕

進廟驚新顏正冠撣塵看謁者叩首處總要流下熱淚兩行

聯中提到「誆楚救漢」的「滎陽一幕」,不就是《史記》所記述的紀信故事嗎﹖公元前204年四月,項羽全力攻打漢軍,滎陽城破在即,劉邦接納陳平獻計,叫紀信裝成自己的模樣出東門詐降,劉邦便乘機在眾將保護下從西門逃出。項羽後來知悉被騙,一怒下把紀信活生生地燒死了。劉邦脫險後很快就把紀信忘記了,登基後才在大臣的提醒下追封了紀信。滎陽是鄭州的一縣,鄭州人感念紀信的忠烈,便奉他為城隍。這副對聯藉著重溫舊史,痛惜紀信赴死的同時,敢於向薄情的人主拷問,寫得情感充沛,諷刺深刻,令讀者也為之動容。

   

城隍紀信


<< 接上頁 >>

 

<< 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