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首頁 >>

 

|  1  | |  3  |  4  |

 

憐花惜葉記行蹤(三)

 

春心且與花爭發


四.百般紅紫鬥芳菲

再說雨水和驚蟄之間,還有杏花。杏花開在李花和桃花之間,古代詩人對杏花也有特別的喜愛,如
紅杏枝頭春意鬧」(宋祁)、「一枝紅杏出牆來」(葉紹翁);
也常把桃杏並提,
如「
兩枝桃杏映籬斜」(王禹偁)、「不如桃杏,猶解嫁東風」(張先)。「道白非真白,言紅不若紅」(楊萬里),杏花的顏色在紅白之間,花形似桃又似李,但沒有桃的濃艷,不如李的清放,倒像溫婉的女子,故也賺人憐愛。可惜我似乎仍未遇上杏花。

紅杏枝頭

2018年3月,看完小孤山後,我從彭澤前赴池州,目的是去一探杏花村。杜牧曾任池州剌史,寫下「牧童遙指杏花村」這個有名的詩句,有人認為其中的「杏花村」就在池州。在唐代池州確有杏花村,而村中的黃公酒壚也有記載。現在池州市內有一個杏花村旅遊區,原叫「古井文化園」,據說就是在當年杏花村原址重建的。購票入場時,我問售票員:「園中可看到杏花嗎﹖」「已於3月6日左右開過了,杏花的花期很短,就只開了兩三天吧。」我大感失望,遊興頓時減半了。

池州杏花村

杏花亭

這個景區主要是為紀念李白和杜牧而建的,這兩大詩人都在池州留下大量的詩篇。

 
 

  詩人杜牧

園中也有一口古井和黃公酒壚的遺址,被視為杏花村故事的佐證。

酒壚遺址

 

可惜當我經過杏花林時,终沒有找到一枝杏花,只在湖畔及屋前,看到一兩株開著紅花或白花的小樹,不知是桃是杏,即使真是杏花,和我憑著詩詞所想像的也相差太遠了。

 

 

是桃是杏﹖

過了春分,清明前後,梨花、木蘭、桐花、柳花等次第開放。與梅、李、桃、杏同屬薔薇科的梨花,依然得到許多詩人的青睞:
粉淡清香是一家,未容桃李佔年華」(陸游)。
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飛時花滿城」(蘇軾),
它的盛花期在清明前後,就成了節候的象徵,牽動了人們的客愁與鄉思。

素袖碧裙

 

白妝素袖碧紗裙」(白居易),
梨花顏色如雪,素淡端雅,花瓣圓硬,不像桃李般輕薄。有幸地,我和梨花有過一段妙緣。

 

 

梨花淡白

2018年3月下旬,我來到婺源的江灣,當步過江灣中心小學時,乍見小學外牆的幾十株梨樹正迸放如雪般的花朵,見證了江灣「春風雪梨花」的一景。當地人還和我說:「這花結的梨子有手掌般大,皮薄、肉嫩、多汁。」

 

江灣中心小學

 

沒料到同年11月底,我策劃的一趟徽州之旅,最後一站又來到婺源。一晚飯後和大伙兒往超市買水果,在貨架無意中看到了江灣雪梨,就立即買了數枚。我吃著這爽脆多汁的雪梨,那滋味真是既幸福又神奇呀﹗

 

 

梨花如雪

木蘭,也叫辛夷,往往不待長葉,便在高高的樹幹上擎起一苞苞如筆尖、如高杯的花朵,展示一種傲視同儕的氣概。在我的春日旅程中,也不時會遇上木蘭花的。

白木蘭

 

傲視同儕

記得2013年3月底參加的浙南六天團,在從雁蕩山前赴楠溪江途中,旅巴停在一個服務站前以便團友上洗手間。有人在洗手間外發現了一株木蘭,正開著潔白飽滿的大花,就吸引了許多團友上前拍照。

綽約新妝玉有輝,素娥千隊雪成團」(文徵明),

寫的就是白木蘭,又名玉堂春。
行程所見的木蘭花多是紫玉蘭,也叫二喬玉蘭

二喬木蘭

 

2018年3月我在贛州古城的鬱孤臺下來走向古城牆時,只見各色的春花都在綻放,不過能夠脫穎而出的始終是一樹一樹的紫玉蘭,那高華的氣度把繁櫻艷桃都比了下去了。

 

   

高華氣度

2016年3月,我在韶關準備離團轉往陽山,大清早自行去車站預購車票。當跨過武江橋走向對岸時,乍見橋下江邊全開了木蘭花,其中有紫有紅,色調濃淡不一,洋溢了盎然的春意﹗沒想到武江橋下成了一個木蘭園,一定不會是旅行團行程之內的。

韶關武江橋

 

春意盎然

至於桐花,開在清明時節,桐花落盡已是暮春了:

新蔭定向牆頭過,亂灑桐花隔院中」(彭孫遹)。

桐花美景

 

我不知道桐花有多少不同的品種,我只記得「泡桐」這名字,那是一位民宿的老板娘教給我的。2014年4月我組織了九天鄂東之旅,和朋友遊罷木蘭天池後在景區外留宿,第二天就離開前赴武漢了。

 

 

木蘭天地

那天清早下著雨,民宿的老板娘替我們叫車,在等車的時候,我見地上散落了許多粉色的小花,抬頭看時,樹上猶掛著這如小喇叭的花兒。我就問老板娘這是什麼樹,「這是泡桐樹,我們鄉下人都很珍惜它。樹是空心的,新娘子出嫁做的箱子都用它。」

 

樹頭喇叭

 

然後到了赤壁市,當我隔岸遠觀那座明代的蒲圻古城時,河邊正開著深紫色的泡桐花,與下面的陸川河和對岸的古城牆,構成一幅饒有春意的圖畫。

 

 

 

古城春意

2016年3月我到了九江湖口鎮,遊罷石鐘山下來,走到碼頭準備乘船往鞋山。正在候船之際,只見岸邊聳立了兩棵高大的樹,樹上開滿了喇叭般的白花。又見泡桐,心中有如見故人之喜悅﹗

 

 

又見泡桐

 

略為傷情的是2017年4月到了十多天江西之旅的最後一天,在上饒遊完市內的雲碧峰國家森林公園後,下山時看到馬路的一旁全是萎落了的粉白色的桐花,任路過的行人踐踏,正是
行人不管春將老,來往亭前踏落花」(歐陽修)。

   

零落如塵

桐花之後有柳花,所謂柳花,也許是指「柳絮飄綿」的柳絮吧。我沒有見過柳花,倒記得2013年參觀黑龍江被視為中國最北端的北極村,在北極哨站前看見數棵大楊樹的毛絮如噴雪的情景,當地人都掩鼻而過,似乎不太喜歡。那時已是六月尾,北國才「飄雪」的楊花,也不好說是三春之花吧。

北極哨所

  

楊花飄雪

穀雨過後,已入暮春了,最後三番花信有牡丹、荼蘼、楝花。

開到荼蘼花事了」(王淇),我沒見過荼蘼和楝花,這裡只可說說牡丹和芍藥。
牡丹有「
百花之王」、「花之富貴者」稱號,花形甚大,色彩繁多,確有千嬌百媚的風姿:
競誇天下無雙艷,獨佔人間第一香」(皮日休)。

百花之王

 

惟有牡丹真國色,花開時節動京城」(劉禹錫),
每年四月,牡丹的產地洛陽都會吸引大量的遊客前來賞花,我怕人多,至今仍未趁此盛會。

 

國色天香

倒在2018年4月的江蘇之旅中,我在常熟與南京,都不在預期之中看了牡丹園。常熟的牡丹園在尚湖景區內,有展覽館介紹牡丹的種類與地域分佈,可惜園內的牡丹大多枯萎,只有三數朵在撑持著場面而已。

 

尚湖艷影

 

過兩天到了南京,又在長江觀音景區參觀了一個牡丹園,園內本來搜羅了不少牡丹品種,如「海黃」、「墨玉」等,可惜只能見識這些文雅的名字,花已大多蔫謝,比在尚湖那邊更令人慘不忍睹﹗我和牡丹似乎也欠缺緣份。

 

 

 

花名海黃

牡丹落盡正淒涼,紅藥開時醉一場」(王禹偁),
 芍藥繼牡丹而開,它的艷姿也可媲美牡丹:

料得也能傾國笑,有紅點處是櫻唇」(孔尚任)。
千葉揚州種,春深霸眾芳」(王十朋),

其實芍藥的歷史比牡丹更久,揚州芍藥又叫廣陵芍藥,更是芍藥中的名種。

廣陵芍藥

 

在2018年的江蘇之旅中,揚州也是其中一站,在瘦西湖、何園等地,都可以看見芍藥,雖無牡丹的富艷,卻有令人賞心的雍容。

 

 

瘦西湖一角

說到揚州,更不可不提它的市花瓊花了,傳說隋煬帝開挖運河,就是為了坐龍舟到揚州去看瓊花的。

揚州有一間古老的瓊花觀,仍保存一棵千年的瓊花樹。我們想要參觀時,瓊花觀正在翻修,不得其門而入。

 

瓊花古觀

 

其實在揚州市內看到瓊花也並不難,從瓊花觀出來,當經過揚州中學及接近吳道台府時,都在路邊的樹上看到了瓊花。瓊花確有獨特之處:由八塊白色的萼片圍攏著中間一團小花,如同一個白玉盤,真是玲瓏可愛﹗能夠在揚州一睹瓊花的真容,應是一種福氣吧。

歐陽修在瓊花觀寫過一首詩:

瓊花芍藥世無倫,偶不題詩便怨人,

曾向無雙亭下醉,自知不負廣陵春。

 

 

瓊盞玉盤

瓊花不屬二十四番花信,最後想要說的,也是不在花信之內的杜鵑。古人總愛把杜鵑花和杜鵑鳥連在一起,例如:

蜀國曾聞子規鳥,宣城還見杜鵑花」(李白),

朱霞焰焰山枝動,綠影聲聲杜宇來」(徐凝)。

所謂子規、杜宇,都是杜鵑鳥的別名,傳說古蜀國望帝杜宇死後化為子規,子規啼聲哀切,更常啼至滴血,血點落下就化為杜鵑花。由於這個古老的傳說根深蒂固,所以詩詞每寫到杜鵑,很少不與感傷的情緒有關。

悲情子規

 

何事江南春去盡,子規聲媥n年光」(張獻翼),
 杜鵑花又名映山紅,盛產於江南、西南地區,每到開花時節,漫山遍野。

 

 

漫山紅遍

杜鵑花的品種很多,記得2013年4月遊湖南莽山,沿山路登上天台山時,看到初開的杜鵑花,這種高山的品種花型較大,與平地所見的迥然不同。

 

高山杜鵑

 

2014年4月,本想到武漢東湖去看櫻花,但櫻花已落盡,改而去看杜鵑展。可惜那天雨下不停,園內的杜鵑被打得濕重、狼藉,令人不勝慨歎。

 

 

武漢杜鵑園

2017年4月到了浙南衢州的常山去參觀三衢石林,這個景區以石景為主,也保留了一些唐宋名人的古跡。

最教人舒懷的是一路杜鵑花盛開,陪著我們走到山上,正是
何須名苑看春風,一路山花不負儂」(楊萬里)。

三衢石林

 

2018年的江蘇之旅,我們來到無錫的黿頭渚已看不到櫻花了,幸好在錫惠公園還可趕上絢麗無比的杜鵑展,在杜鵑園中不論是室外的門、牆、亭、閣,還是原本的堂、軒、齋、廳,都用杜鵑裝點為一個個花景,留住遊人觀賞。

 

杜鵑園景

  

杜鵑華堂

最令我的留連不去的是其中的一處山坡,密密地綻開著各色杜鵑,像織就了一匹錦緞,真可讓如史湘雲這樣的才女醉眠其上,在這片繁花中圍起一塊石,石上刻了三字:「醉紅坡」。

   

醉紅坡

「春心且與花爭發」,二十四番花信中,梅、櫻、李、桃、杏、梨、海棠、牡丹,都是古人喜愛吟詠的對象,帶有豐富的文學意蘊。至於菜花、木蘭、泡桐等,雖無艷色麗姿,卻有更濃厚的生活氣息。至於二十四番花信以外的花,我只寫了芍藥、瓊花和杜鵑,其實可喜可愛的還有吊鐘、繡球等,不可盡錄。而且春花以外,夏天有荷花、石榴,秋天有菊花、桂花,冬天有茶花、洋紫荊,都是我的所愛,不過已超出本文的範圍,就不在此多說了。

 

<< 接上頁 >>

 

<< 接下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