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首頁 >>

 

|  1  | |  3  |  4  |  5  |

憐花惜葉記行蹤(五)

秋來二色重紅黃

三. 一樹金黃滿目秋

前文提到2012年到南雄帽子峰林場看不到銀杏美景後,在八年的行旅中,也有另外兩次「逐杏」的經歷。


 

2016年11月參加了一個桂林團,其中的一個行程是到靈川縣海洋鄉去看「千年銀杏」。海洋鄉有銀杏林多處,如小平樂、北岱底、大塘邊等,但旅行團只帶我們參觀大桐木灣村。

 

大桐木灣村

此村仍保留了一些舊民居,我們要參觀的是唐家大院。這是唐氏祖先於清乾隆初年從全州遷來時所建的,大宅經歷兩百多年的歲月已呈破落了,我只看到兩扇窗櫺的木雕仍標誌著昔日的光彩,較難得是看到屋媕薴W貼著用宣紙謄寫的家史、家訓,字迹雖然稚拙,但那份追恩敬祖之心仍是教我感動的。

唐家大院

 

唐氏家史

唐家大院的參觀點是「千年白果王」,這棵老銀杏的葉子仍半黃不黃,沒有想像中的燦然或蒼古。

千年白果王

   

我們倒是有時間可在唐家的前庭後院蹓躂,只見樹幹虬勁的老樹也並不少,雖然多未全黃,但落下的黃葉或貼附著屋瓦,或鋪滿了地上,都構成了很好看的村景。其實大桐木灣村的銀杏正處於綠中有黃,黃綠交錯的狀況,仍未呈現一個滿目金黃的世界。

靈川海洋鄉()

 

靈川海洋鄉()

2017年11月的湖北之旅,我們從武當山下來,就在老營鎮坐火車到隨州。
在隨州市區遊了有名的擂鼓墩曾侯乙墓及隨州博物館後,第二天便前往市南20公里的洛陽鎮。據說洛陽鎮擁有510萬株銀杏樹,其中百年樹齡的有1.7萬株,而千年以上的共308棵,真是名副其實的銀杏之鄉。

 

曾侯乙墓

來到永興村,村前流淌著小河,村裡開闢了一個景區,用銀杏樹的形狀造成牌樓,兩柱柱頭分別寫上「千年銀杏」和「十里畫廊」。

 

 

銀杏牌樓  

入口處有一幅大草坪,由五棵千年銀杏分據東西南北中五方,圍成一個「五老樹廣場」。

 
 

五老樹廣場

「五老」各有稱號,並有明確的樹齡:送子樹(1762)、招財樹(1810)、狀元樹(2015)、平安樹(2118)、長壽樹(2360),厠身其間,彷彿一下子走進了神仙洞府,相比於這些千年古樹,頓覺人顯得十分渺小,這就是莊子所說的「小年不及大年」吧。

 

千年長壽樹

 

過了「五老樹廣場」,就進入「十里畫廊」,一邊是繞著永興村的河道,一邊是傍著矮矮的山丘,所見的銀杏不管是單株或成林,都披著一樹黃葉,而且也落了一地,形成一個金光燦燦的世界。有時到了河邊,河邊也有叢簇的銀杏,倒影印在河上,幻出一派美景。

 

 

館前老銀杏

路上有一個石磨博物館,館前立著一棵漂亮的老銀杏,人們只覺在樹下盤桓已夠滿足了,似乎不大有意進館參觀了。沿途入目都是一片黃光,雖然也會經過涼亭、茅棚以至託名「宋元民居」、「隋唐客棧」等的人造景點,在我看來是可有可無,聊作點綴而已。

倒是在「畫廊」尾端的一片銀杏林,只見三數茅屋掩映其間,頗有一種幽渺的意境,原來這就是電影《聶隱娘》的拍攝地。

「畫廊」幽境

 

我最喜歡的是矗立於小徑口的一棵蒼古遒勁的銀杏樹,看看小牌上的說明,它的年紀已是1580歲了。

原路返回,時近中午,已有村民鋪了地攤在賣白果、香菰等土產,而遊人也愈來愈多了,幸好我們來得早,才享用了近三小時寧靜美好的時光。

 

   

蒼古勁健

內地的千年銀杏林,我聽聞的還有好幾個。我不知道洛陽鎮這個是不是最美的,也不知道我此行是不是在最好的時候,和在濟南找到紅葉谷一樣,隨州這趟銀杏之旅也給我很大的滿足,日後不會再刻意尋訪銀杏林了。

洛陽銀杏鄉()

 

洛陽銀杏鄉()

葉落知秋,其實葉子在秋天變黃比比皆是,只是並不在被觀賞的範圍而已。對於現代旅遊者來說,期待呈現滿目金黃的還有胡楊與白樺。著名的胡楊林分佈於甘肅、內蒙古和南疆,我只在圖片及視像中見過,沒有親往。

 

胡楊林美景

 

2015年9月遊北疆時,倒也看過美麗的白樺林。那時先是到了可可托海,路過一些白樺林,可惜樹葉大多尚未變黃。

 

 

 

湖邊白樺

然後來到喀納斯,在雙湖邊的棧道漫步時,但見近岸樹木茂密,叢綠中夾著金黃,知道那應是白樺了。行至遊船碼頭附近,有數棵白樺樹已全黃了,小三角形的葉子隨風飄灑,那情景煞是動人。

 

可可托海

 

最教人奪魄飛魂的是第二天去看三道灣,其中的月亮灣酷似一彎淺藍色的月牙,把兩岸璀燦如金的白樺樹分成兩半,真是人間絕色﹗一般來說,北疆最美的秋色是在10月,我來的時候並不是最好的 。

 

   

喀納斯絕色


.秋色醉人隨意得

秋來二色重紅黃,那是因為這兩種顏色最能攝人眼球,於是引發現代旅人要去「追楓逐杏」的癡念。可能我們都生活在南方的城市,季節的更替並不明顯,平時也很少留意花木,一旦處身大自然之中,乍見物色的遽變就不由得大驚小怪了。

我覺得一年四季中,於秋天出行確是最令人暢快的,不只因為天高氣爽,而且怡人的秋色也會相隨左右。大自然是一個五彩繽紛的世界,秋色的斑斕豈只是紅或黃,也有橙綠青藍紫棕褐灰白……

2014年11月從蘇州乘高鐵到常州,先去看了被視為常州地標的天寧寺塔,這座高十三層的寶塔形制近似山西應縣木塔,確是氣勢不凡。從天寧寺塔後院出來,打算穿過紅梅公園前赴東坡公園。不料紅梅公園的範圍甚大,竟包含八大景區。

 

天寧寺塔

 

行經「翠微秋霞」,只見小山上紅楓處處,本不是來賞楓的,卻給我遇上楓林。

 

 

翠微秋霞

最難忘的是從山坡下來到了三吳橋邊,乍見對岸臨水的平台排列著一色深黃的梧桐樹,樹影隨著湖水輕盪,秋色是如此醉人﹗也不必說公園的主景紅梅閣、古春軒等,這一個純屬「過路」的行程竟是一趟秋的巡禮。

 

臨水梧桐

 

2014年10月曾往遊山西陵川的王莽嶺,在2016年10月的豫北之旅中,又遊了雲夢山、萬仙山、林慮太行大峽谷等,都屬於山西與河南交界的太行山脈,也統稱為南太行。

 

 

太行峽谷

南太行山一列列崚嶒而裸裎的山體,從一馬平川的平原似乎沒加一點過渡便突兀而起,令人感到一股堅貞傲岸的氣概。

 

峽口秋色

   

說到太行山的秋色,那不是色彩絢爛的一種,記得在王莽嶺的極頂遊覽區看過許多怪石、奇峰,但最令教我難忘的是從一個峽谷的進口下望,峰巒間盤曲著許多羊腸小徑,在滿眼蒼綠中點染著一簇簇澄黃(也不知是什麼樹),頓覺心怡神悅﹗

太行秋色

 

陵川王莽嶺

也記得在河南的萬仙山,此山是連通著山西那邊的王莽嶺的,也是因鑿出了絕壁長廊而遐邇知名的郭亮村的所在地。

 

 

 

絕壁長廊

到處的峭崖深谷是難以言說的雄偉和深邃,而在朗朗群峰下散佈著零星的村莊,偶見村邊綴著一叢紅葉或一樹金黃的柿子,我認為那是莽蒼蒼的南太行最嫵媚的秋色了。

嫵媚秋色

 

2013年及2017年的11月,我兩次在襄陽參觀諸葛孔明的隱居地古隆中,事隔四年,見證了旅遊的完善發展。記得第一次只能隨著導遊去看了武侯祠、三顧堂等四個地方,因為大多有名的遺跡都在修復中。那天氣溫頗低,入園處有數排森森的杉樹,黑黑褐褐,瀰漫著一片蕭瑟氣象。

 

 

古杉森森

第二次古隆中已升格為5A景區了,我依循著指示牌逐一去尋「隆中十景」。

 

 

「隆中十景」

 

第一景是還原了的「躬耕田」,田中已不見禾麥,卻有一大片焦褐的殘荷,亦渲染了濃濃的秋意。然後我找到了上次看不到的小虹橋、抱膝亭、六角井等,這是古跡旅遊的莫大滿足。

 

 

田中殘荷

那天風和日朗,行到老龍洞外的湖邊,只見對岸排列著高直而瘦長的落羽杉,樹葉從綠色漸變為深淺不同的紅色,倒影在縹碧的湖上,我想應是古隆中最美的秋色了。

 

 

隆中美景

 

2018年10月及11月先後往遊山東及安徽,沒有刻意去尋秋,而秋色仍一路相隨,也是教人快意的經歷。上文已提及濟南的紅葉谷,而在遊大明湖的遐園時偶爾發現的一角五彩紛呈的秋景,朋友說可媲美莫奈的油畫,仍令我回味不已。

 

 

遐園秋色

在訪尋淄川蒲松齡故居時,順道也遊了包含柳泉、石隱園、蒲松齡墓的聊齋園,入門的城牆纏滿暗赭色的爬山虎,而滿園的綠柳夾雜了黃、橙、紅、紫的色彩,秋意令人陶醉﹗接續的是十一天徽州之旅,也在秋意濃郁中愉快地完成了。

淄川秋意

 

猶記得第一站是休寧,行程之一是登齊雲山。首先來到山下的登封橋,只見兩岸被青山圍繞,樹木多泛黃變褐了,江上籠著輕霧,岸邊有人在浣衣,此一個平凡秋景卻使我們留連良久。

 

 

登封橋下

然後沿霞客古道上山,1.5公里的台階路要經過十個亭子,那時兩旁的樹葉多已轉黃,在一路秋風輕拂下,我們到達了白嶽的山門:望仙樓。

寫到秋天,不禁使我想起劉禹錫的兩首《秋詞》:

一.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勝春朝。

晴空一鶴排雲上,便引詩情到碧霄。

 二. 山明水淨夜來霜,數樹深紅出淺黃。

試上高樓清入骨,豈如春色嗾人狂。

霞客古道

   

劉禹錫一反悲秋的慣調,用「晴空一鶴排雲上」來抒寫秋情秋意,不愧是「詩豪」的胸襟與創意﹗跟著他拈出「深紅」和「淺黃」,可見紅黃二色在秋天是最矚目的。

 

紅黃二色

 

最後點出「秋日勝春朝」的原因,他認為秋意的明淨、清冷,不是春色的熱鬧、狂躁可比。這番體會與他的人生際遇有關,這裡不能詳述了。

無可置疑,古人比今人更多親近大自然,當感覺到季節更替,物色變化時,見花開而流淚,睹葉落而嘆息,是一種很普遍的情緒。

 

秋意明淨

 

不過,詩人也不是一律傷春悲秋的,例如「一重一掩吾肺腑,山鳥山花吾友于」(杜甫)或「好鳥枝頭亦朋友,落花水面皆文章」(朱熹),杜甫感覺與山巒同呼吸,引花鳥為好兄弟;朱熹也視好鳥為友,以落花水面為觀賞的對象,這一種情懷更使我嚮往﹗在我教學生涯的最後數年,我開始去認識花卉,每在街上或公園看見不認識的花,我就拿相機拍下來,然後找有關的圖冊去印證。

   

塔川賞秋

此外,每年春天都會去看維園花展,也曾秋日在內地看過菊展。數年下來,一般常見的花也能叫出名字了。不過,除了花外,我對於樹的認識極為有限,只因要賞楓尋杏才去看了一些資料。

香港花展

無錫菊展

這些年來,漸覺「追楓逐杏」是可笑的執念,不過能夠賞春花、看秋葉畢竟也是幸福的事,更何況當我對花木發出友好的呼喚,花木便會給我親善的回應時,那是多麼令人暖心呀。我相信萬物有情,人間美好,「憐花惜葉」可算是我八年行旅的收穫之一,於是就寫了這篇文章。


<< 接上頁 >>

 

<<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