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首頁 >>

 

|  1  |  2  |

 

尋蹤李白皖東行(下)

 

敬亭山與謝朓樓

2017年2月,我再取道南京前往安徽東部,繼續訪尋李白的遺跡。我先從祿口機場乘車到宣城,不用兩小時就抵達宣城的市區。宣城的舊名是宣州,街道整潔,問路時所得的回應是友善誠懇,給我的初步印象甚好。

 

我要去的地方是敬亭山和謝朓樓,都在市內,非常方便。關於敬亭山,李白有一首《獨坐敬亭山》:

眾鳥高飛盡,孤雲獨去閒。

相看兩不厭,只有敬亭山。

李白這首詩文字淺白,相信許多人都能琅琅上口。

敬亭山原名昭亭山,因要避司馬昭的諱而改名敬亭山。

獨坐敬亭山

 

南朝詩人謝朓曾任宣城太守,任內時常到敬亭山遊覽。
天寶十二年(754),53歲的李白來到宣州,因為崇拜謝朓,據說也曾七上敬亭山。

 

 

 

宣州謝朓樓

第二天早上,我先往敬亭山。敬亭山是黃山的支脈,主峰海拔324米,是江南地區很典型的秀麗小山。敬亭山的東門立了兩座雕鏤精緻的石牌坊 。

 

 

敬亭山牌坊

 

其一牌坊的門枋鐫刻了十位詩人的詩句,除謝朓、李白之外,還有韓愈、白居易、杜牧、晏殊、范仲淹、梅堯臣、蘇軾和文天祥,每位都是詩詞大家,均為此山留下詩詠,所以敬亭山又有「江南詩山」的美譽。

 

 

 

牌坊詩詠


那時適值初春,進山的路上有許多茶園,一畦畦的茶樹呈現流暢優美的曲線,聽說這裡出產的「敬亭綠雪」,也是安徽名茶之一。

 

 

山路茶園

 

走完一段山坡路,到達敬亭廣場,只見紅梅處處,令我滿心怡悅。
廣場立了一座李白石像,過了新建的敬亭後,便開始登山。

 

 
 

李白立像

山路旁有當代名人的書法刻石,選用最多的仍是那首《獨坐敬亭山》。

 

 

 

書法刻石

 

我更喜歡的是那些用李白詩意來創作的雕塑,重現李白在宣州的逍遙歲月,例如:

爾佐宣城郡,守官清且閑。常誇雲月好,邀我敬亭山。
(《寄從弟宣城長史昭》)

「為我一揮手,如聽萬壑松。客心洗流水,餘響入霜鐘。」

(《聽蜀僧濬彈琴》)
 

 

詩意雕塑

登山毫不覺累,過了思賢亭及訊飛橋後,便到達古昭坊。這個石牌坊最後重修於咸豐2年(1852),看上去十分古樸。

 

清代古昭坊

 

路旁有古昭亭茶社,在木板上刻的對聯很有趣,其一為:

「茶通金木水火土 情結東西南北中」

 

 
 

茶社對聯

過了茶社,開始穿行於一片寧謐的竹林中,在陽光竹影中乍見一尊白石女郎像,旁有石碑,碑上刻的是「玉真公主墓志」。

玉真公主是唐玄宗的胞姊,早年已入道,但與李白甚為投緣,並力薦他入朝為官。後來李白棄官入山修道,傳說玉真公主就隨李白隱居敬亭山。玉真公主死後葬在敬亭山,她的墓塚叫皇姑墳。

 

玉真公主像

 

在皇姑墳的不遠處有一口泉眼,叫皇姑泉;相傳李白常來弔祭,故又名相思泉。有人認為李白寫的《獨坐敬亭山》就是一首懷念玉真公主之作,可備一說。無論如何,這一帶竹林真的是清幽雅靜,令人流連不捨。

 

 

 

李白相思泉

穿過竹林,續往上行。看見一樹紅梅開得燦爛,旁邊是翠雲庵。此庵始建於唐朝,相傳玉真公主曾在此修行,不過眼前的廟宇是近年重建的,已沒有什麼遺跡可看了。

 

 

梅傍翠雲庵

 

然後沿台階上行,去找「李白樓遺址」。據悉清代確有一座太白獨坐樓,但已毀於戰火。

 

 

 

李白獨坐樓()

當局先在原址重建了一座,可能覺得格局太小,便在更高處的大道上另建一座軒翔偉麗的新樓,樓邊置立一塊巨石,上刻「江南詩山」四字,成為敬亭山的標誌。

 

李白獨坐樓()

 

太白獨坐樓有四層,儼如一所小型李白紀念館,樓內用木雕畫介紹李白生平、重現李白詩意,較為別緻,當然也少不了以李白作品為材的書法作品。

 

 

 

詩意木雕畫

看完展品下樓,守門的大姐好奇地問我從哪裡來,然後我們便閒聊起來。她說要請我喝一杯敬亭綠雪,叫我待一會兒才下山吧。我卻之不恭,便在獨坐樓前瀏覽山景,入目盡是茂林修竹,還有整飭而流麗的茶田。

 

敬亭山景()

 

「眾鳥高飛盡,孤雲獨去散」的意境或只能在木雕畫中才體會得到吧,而敬亭山留給我的印象是:仍流盪著太白的流風餘韻,還有竹影和茶香……
「相看兩不厭,只有敬亭山」
,也是我的心中所想。

 

 

敬亭山景()

循著原路下山,山下有始建於晚唐的廣教寺,舊寺已坍塌了,但留下北宋紹聖三年(1096)所立的兩座對稱的磚塔,又叫雙塔,是十分珍貴的文物,當然沒有錯過。

 

北宋雙塔

   

回到宣城市區,繼續去找謝朓樓。謝朓是南北朝的詩人,詩風以清麗見稱,「餘霞散成綺,澄江淨如練」是他的寫景名句,他任宣城太守時建了一座名為高齋的樓閣,後人稱為謝朓樓。謝朓樓之成為名樓當與李白有關,一方面因為他景仰謝朓,另方面他寫了幾首與謝朓樓有關的詩而傳誦甚廣,尤其是《宣州謝朓樓餞別校書叔雲》:

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
長風萬里送秋雁,對此可以酣高樓。
蓬萊文章建安骨,中間小謝又清發。
俱懷逸興壯思飛,欲上青天攬明月。
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銷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髪弄扁舟。

謝朓樓新貌

又如《秋登宣城謝朓北樓》:

「江城如畫堙A山晚望晴空。

  兩水夾明鏡,雙橋落彩虹。

  人煙寒橘柚,秋色老梧桐。」

讀到這樣清雋的句子,有誰會不想親臨其地﹖

與前文提及的敬亭山一樣,步李白後塵紛紛來到謝朓樓並留下詩篇的有白居易、韓愈、杜牧、陸龜蒙、梅堯臣、蘇轍、文天祥等,不能盡錄。

 

李白宣州詩

   

我來到謝朓樓下的懷謝亭,亭外的欄板就刻了歷代詩人的留詠,例如陸龜蒙的《懷宛陵舊遊》:

陵陽佳勝昔年遊,謝朓青山李白樓。

惟有日斜溪上思,酒旗風影落春流。

我把它們逐一吟讀,算是對古人的懷緬吧。

懷謝亭

 

欄板詩詠

李白登上的謝朓樓是唐初重建的,已不是當年的高齋了,因其位於郡署之北,故又叫北樓。李白之後,宣州刺史獨孤霖又加以改建,易名為疊嶂樓。宋代以後,謝朓樓迭有重修,可惜1937年抗日戰爭中毀於炮火,眼前的謝朓樓是1997年重建的。樓高兩層,一層的廳壁刻上田錫的《疊嶂樓賦》,田錫是北宋初的蜀人,論者認為對三蘇文風有一定影響。

 

 

疊嶂樓賦

樓內介紹謝朓樓的歷史沿革。

 

謝朓樓舊影

 

登上二層,有謝朓的生平和詩文展示;走出樓臺,當然再見不到兩水明鏡雙橋彩虹的美景了,李白詩的意境只能在想像之中了。

離開謝朓樓,細讀門前的楹聯:

「澄江如練行將賡謝朓之詩  疊嶂有樓抑且續獨孤之句」

表達對文化傳承的一種期盼,我深以為然。

   

謝朓畫像


訪青山李白墓

離開宣城,在蕪湖市區稍作逗留後,繼續前往當塗縣城。當塗已屬馬鞍山,我要尋訪的是離縣城東南7.5公里的青山李白墓。謝朓任宣城太守時常上青山遊玩,更築室山南,人稱謝公宅。李白一生心折謝宣城,曾發遺願於死後「葬于青山之陽,與謝朓為鄰」。

李白晚年貧困潦倒,投靠時任當塗令族叔李陽冰,並寄居於龍山。李白於廣德元年(763)逝世,最初葬於龍山,至元和十二年(817)才遷葬到青山腳下。

我在當塗縣城姑孰鎮坐公車到太白鎮(唐代的龍山就位於現今的太白鎮),二月的清晨下著微雨,感覺甚寒。到了終點站李白文化園,下車時只有我一人。車站的一邊就是李白墓園,首先來到「詩仙聖境」牌坊前 。

詩仙牌坊

 

進園的通道是一列簡述李白生平的浮雕畫。進墓園不用門票,而且參觀者只有我一人,感覺甚好﹗

 

 

故事浮雕

入門右轉是碑廊,碑廊是一處小園林,綠柳盈盈,紅梅綻放,景致清雅。

 

碑廊一景

 

出了碑廊,便見一泓碧湖,對岸的草坪立了一尊巨大的李白雕像,詩人手執酒杯,舉頭向天,使我想起他《把酒問月》的起句:

青天有月來幾時﹖我今停杯一問之。

 

問月雕像

然後來到太白祠,祠裡供奉一尊李白像。

橫匾書曰:「詩無敵」,出自杜甫的詩句:

白也詩無敵,飄然思不群」。

李白祠

 

像後是一幅中國山水圖,題為「太白高蹤」,令人想到他「登高壯觀天地間,大江茫茫去不還」的詩句。

 

 

 

太白高蹤

祠前的一副楹聯則為:

詩中無敵酒媞晱P才氣公然籠一代

 殿上脫靴江頭披錦狂名直欲占千古」。

祠後就是李白墓,乃1980年重修,墓碑寫著「唐名賢李太白之墓」。

馬鞍山兼有釆石李白衣冠塚和青山李白墓,這兩處詩仙歸宿之地,我都憑弔了。

 

青山李白墓

 

從墓園之後出來,滿眼碧樹蒼苔,清幽中透著蕭索。

 

 

滿眼蒼碧

這一帶植有數棵老樟樹,其一樹頂的枝幹向外爆發,有如大鵬騰飛,名為「大鵬之夢」。李白青年時就以大鵬自喻:

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上李邕》)

可惜的是他臨終時仍忘不了大鵬:

大鵬飛兮振八裔,中天摧兮力不濟」(《臨路歌》)

難免賫志而歿,令人思之愀然。

 

大鵬之夢

 

過了化鶴橋,就來到十咏亭,此亭乃1979年重建,用以紀念李白晚年在當塗的生活。當塗又叫姑孰,李白以姑孰山水為題,寫了《姑孰溪》、《謝公宅》、《牛渚磯》、《天門山》等十首詩,合稱《姑孰十咏》。亭中把十詩分別鐫刻於十塊石碑上,見證著李白與這一片皖東山水的因緣。

   

姑孰十詠亭

雖然李白之死存在不同的看法,但李白埋骨於當塗青山之下是沒有疑議的,我在這個深冬清晨獨自憑弔這一遺跡,感覺與詩仙有過一刻神交,這個經歷十分難忘。李白一生的足跡遍及神州大地,我的皖東之行只能跡及其一鱗半爪而已。最後引錄馬鞍山李白紀念館的一副對聯,作為本文的收結吧:

氣蓋西江,才壓蜀道,千古比肩杜工部

神存采石,志在青山,一生低首謝宣城

 

墓園一角

   

<< 接上頁 >>

 

<<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