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首頁 >>

 

|  1  |  2  |

生葬覓跡說杜甫(下)

全國杜甫墓共有八個,有關杜甫的墓葬,是一個頗有爭議的學術問題。簡而言之,初葬與終葬兩階段均有不同看法:初葬有耒陽、平江之說,而終葬又有鞏義、偃師之辯。


旅殯岳陽

第一次拜謁杜甫墓是在2014年6月,藉著端午到汨羅探尋屈原遺跡之便,我們先到了湘北的平江。杜甫墓祠位於離平江縣城17公里的小田村天井湖,如今墓祠前是一片大草坪,已看不見湖了。

我們從刻著「闡幽庵」的牌匾下進入,經過原是守墓人所住的僧舍後,就到了以往用於接待前來祭拜杜墓的客人的官廳,大門上掛著「詩風萬古」的匾額,廳中的大屏刻了李元度的《杜墓考》。

闡幽菴

僧舍過道

官廳門前

然後才到達杜文貞公祠,「文貞」是元朝皇帝賜予杜甫的諡號。據說杜祠始建於唐,官廳前的廊柱仍保留一根覆盆式蓮花柱礎,就是唐朝的遺物。

 

唐代柱礎

 

祠前有兩棵五百年的羅漢松,應屬於明代的了。現存的建築是清光緒十年(1884)大修後的格局,2002年再有翻修,祠中供奉杜甫銅像,對聯出自平江人李銳之手:「千秋痛感茅屋歎 百代猶聞酷吏呼」,突顯杜甫憂國愛民的偉大情懷。

 

祠前古松

我們在參觀杜文貞公祠時,工作人員宋先生主動為我們講解,他指出杜甫墓祠最近一次的翻修,除了修舊如舊外,更盡量保留了原有的東西,他特別領我們去看從享堂到墓冢之間的一堵牆,牆上竟可認出來自不同朝代的牆磚,包括唐、元、明、清四代,文化保育工作者的苦心真教我感動﹗

杜甫祠堂

 

唐代牆磚

來到杜甫墓前,宋先生指出此墓冢雖是清代重修的,但仍保留唐墓風格,而墓後的一圈牆就是唐代遺物。

清代牆磚

 

平江杜甫墓

墓頭是一個花瓶,兩邊伏著神鳥;祭台是一個半圓,而祭台外有一方小池,體現了「五行合一」、「天圓地方」的理念。墓碑是光緒九年所立,正中刻著「唐左拾遺工部員外郎杜文貞公墓」,把杜甫生前的最高官階及死後的謐號都用上了,以表達最大的敬意。

墓頭花瓶

 

半圓祭台

回到官廳和僧舍,兩側都是陳列室,所設的展覽題為「萬世豐碑----杜甫生平簡介」,這時剛有當地學校帶領學生前來參觀,我們便謝過熱心而盡責的宋先生,不妨礙他工作了。

連接著官廳是一個庭院,院內有鐵瓶詩社,由清代平江文人李元度、張岳齡所創建,是當時騷人墨客聚會之地。

 

鐵瓶詩社

 

李元度寫了一篇《杜墓考》,力證平江杜墓是杜甫真正的歸宿地,引起我對杜墓學術爭議的注意。

 

 

《杜墓考》

有關杜甫的墓葬問題,還得由他的死說起。唐大曆五年四月,杜甫在潭州(今長沙)遇上兵變,他便逃出潭州,打算南下郴州投靠舅父崔偉。不料船行至耒陽方田驛被大水困阻,當時耒陽縣令聞訊曾送牛肉白酒去接濟,於是便有杜甫飫死(飲食過量,一夕而卒)之說。

 

 

耒陽一中

   

另一說是待七月兵亂平息,杜甫回棹潭州,這時他改變了南下的主意,準備再入洞庭,循水路回鄉(直下襄陽向洛陽),途經昌江(今平江)時,於汨羅江上病逝舟中,人們便把他下葬於小田村,便有上文所述的平江杜甫墓。

2015年1月,繼平江之行後,我特地前往耒陽繼續尋找杜甫墓。傳說是耒陽聶縣令把杜甫從小舟接到岸上,杜甫病死後便下葬耒陽。杜甫墓現保留於耒陽市區杜陵路耒陽一中的校園內,這裡原是杜陵書院的舊址。

 

耒陽杜甫墓

墓園立了一尊杜甫半身像,墓冢乃圓錐形的堆土,墓基以花崗石圍砌,其中一塊墓磚刻上「景定癸亥孟夏 唐工部杜公之墓」(景定是南宋理宗的年號),字迹已有點模糊不清了。耒陽政府把杜甫墓列入省級重點文物,可惜它不是旅遊景點,我在街上找車時曾問過數位司機,竟然沒有一人知道。

杜甫半身像

 

墓磚刻文

耒陽市區的耒水上有一個靴洲,據說是得名於一個傳說:杜甫當年耒陽遇大水,他的一隻靴子不慎掉進水裡,後來靴子被人撈起,便把它葬在洲上以作紀念。

2000年耒陽政府把靴洲闢為杜甫公園,可惜我所見的公園現已變成遊樂場,杜甫像下的基座竟被貼上招紙,真是有辱斯文,令人氣憤﹗

 

「杜甫公園」

 

有辱斯文

眼前的耒水暗暗沉沉,河邊仍停泊著幾隻小船,彷彿重現了當年詩人飄泊湖湘的情景。杜甫死於耒陽之說並無確證,耒陽令曾經接濟杜甫,可能後來失了聯絡,便以為詩人已死。杜甫回舟潭州後,在北上途中病死於平江,也許較為可信。
 

耒水一景

   

杜甫只是一個落泊詩人,有關他的死當時並沒有什麼記載,最權威的資料要算是元稹所寫的《杜君墓系銘》:「扁舟下荊楚間,竟以寓卒,旅殯岳陽,享年五十有九。」當時杜甫二子根本無力把老父歸葬家鄉,平江是岳州南面一個縣,說「旅殯岳陽」也符合事實。
後來宗文先逝,宗武臨終時囑咐其子嗣業務必完成祖父歸葬家鄉的遺願。直至元和八年(813),即四十三年後,杜嗣業把杜甫靈柩北遷,路過荊州時遇上元稹,元稹出於對杜甫的欽仰,就應嗣業之請而寫了墓志。


終葬家鄉

鞏義、偃師在唐代均屬鞏縣,終葬於兩地都是落葉歸根。2017年12月我探過杜甫故里後,回到鞏義新縣城,繼續前赴位於西面的康店鄉,那裡有鞏義的著名景點康百萬莊園,杜甫墓則在離康百萬莊園約兩公里的邙嶺上。

 

康百萬莊園

在康店鄉問人,說杜甫墓是沒有公車可到的,我只好找了一部三輛運貨車,由老大爺載我爬上黃土坡,只見崖邊溝下散佈著破舊的窰洞,這一段路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杜甫墓在陵園之內,我購了門票後閘門便徐徐打開,園中的遊客就只我一人而已。

 

杜甫陵園

 

入門有一尊杜甫雕像,神情悒鬱。

 
 

參謁詩聖

雕像後是一座獻殿,可惜沒有開放。往左行經過一列長120米的木構長廊,廊中題寫了杜詩300首,叫詩聖碑林

 

 

 

獻殿碑亭

   

杜甫墓是一座高11米、寬15米的封土,下面圍以石牆,只能從塚下往上瞻望。墓前豎立兩塊墓碑,其一寫著「唐杜少陵先生之墓」,是乾隆四十年鞏縣知事陳龍章所立;另一是康熙十九年河南驛監杜漺所立,除中間刻著「杜少陵墓碑」外,還有468字的碑記。

詩聖碑林

 

杜墓封土

墓下左方有兩個小土包,纏滿蔓草,並不起眼,細看才知就是杜甫二子之墓,墓前並無明顯的墓碑,只有兩塊陶片分別寫著「宗文之墓」、「宗武之墓」而已。杜甫二子都沒有做官,只跟隨其父飄泊顛連;宗武寫得好詩,深為杜甫喜愛。站在兩個草墳之間,頓有無限悲涼之意。杜甫陵園的範圍不大,我繞著墓塚走了一圈,再看一遍碑廊的杜詩和書法,就離開了。

 

 

宗武之墓

   

杜漺碑記

偃師現已劃入洛陽市,其實離鞏義並不遠。偃師杜甫墓保留於城關鄉第三中學內,這媊搣顜爧荍齱A也是杜家老塋地之所在。墓冢用青磚護砌而成,冢頂已草木蔥蘢了。

 
 

偃師三中

墓前之一碑,乃清乾隆五十五年所立,上刻「唐工部拾遺少陵杜文貞公之墓」,行文與平江墓類近。在杜甫墓的東北方,依次還有杜審言墓和杜預墓,前者是近年重修的,後者則只有碑而無墓。

 

 

杜詩名作

 

我沒有親到偃師,從別人的記述看來,這裡較康店邙嶺的陵園更為簡陋。但杜甫能葬於先祖的旁邊,也符合他的本願。但清代《偃師縣志》有「先葬偃師,復移於鞏縣」之說,說是為了便於杜氏後人看守、拜祭,孰非孰是,就難以論斷了。

   

偃師杜墓

除了上述四墓外,在襄陽、華州(今華陰)、鄜州(今富縣)和成都四地均有杜甫墓,是當地人為追念杜甫而立的,可說都是衣冠冢,無關杜甫的歸宿。至於杜甫究竟是初葬於耒陽還是平江,終葬於偃師還是鞏義,我不敢妄斷;如從遊觀與學習的角度,四墓中的平江杜甫墓祠給我裨益最多。

鞏義杜甫園

 

耒陽杜陵路


<< 接上頁 >>

 

<< 全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