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首頁 >>

   
 

微雨好風伴我行(上)

 

有人說過,每一趟旅行,都是一次遇見。旅行所遇見的景、物、人、事,有些是在預期之中的,有些是意料之外的,前者固然可喜,後者往往更教人印象深刻。這些偶遇,很少是在參團時發生的,有些是與友伴同行時出現,而最多是獨遊時的經歷。我寫過數十篇遊記,當中所錄大多以所遇見的景與物為主,本文想存記一些有關人與事的偶遇,都是我八年旅程中既平常而又美好的回憶。


路 人

若不是跟隨團隊去旅行,問路似乎是不可缺少的一環,尤其像我一個方向感很弱的人,雖有地圖之助,很多時都找不到合適的路徑。在路上若找不到要找的地方,我很自然會求助於路人。

路在口邊,八年以來問過多少次路已數不清了,記憶中所得的回應大部分是善意和熱心的,例如2016年我在潮州問路,一位頗有年紀的大姐領我往前走了一段很長的路,直至看見對面轉上開元寺的路口,才讓我自己去找賓館。

潮州街景

 

也記得2018年到了吉水縣城,一位比我年長的大哥,領我走著迂迴曲折的路,在路上也數次問人,终於才來到吉水氣象局的入口,我要找的明代才子解縉墓就在氣象台外的一個小公園內。

 
 

解縉墓

有關問路的經歷,我不能忘懷的還有:

同樣是2018年,我和謝先生遊覽臨淄古城遺址,雖在指示圖上知悉了各古迹的大約位置,但路徑並不清晰。

 

 

 

臨淄古城導遊圖

 

我們正要找尋「孔子聞韶處」時,便問蹲在田邊的老者。老者和我們說地方話,我們又聽不懂,最終他用手指示了要走的方向。我們就繼續前行,走了一段路後,朋友不放心,又到路旁一家小超市去問路。這時只見老者踏著自行車趕來,像要為我們引路。我們便隨著他走到前方的橫街,轉入橫街不遠處,就見到那藏於一道圓門中的「孔子聞韶處」了。老者也陪同我們參觀,臉上露著笑容,可惜他的臨淄土話我們仍是聽不懂,只知道這裡叫韶院村,村人都姓王。

 

孔子聞韶處

2016年我以懷集為起點,南下封開、德慶去訪尋肇慶的古迹。記得我剛走出封開江口鎮的汽車站時,四顧茫茫,只好拉著行李箱在街上問路,一位在外地工作回家過年穿著紅裙的少女很爽快地領著我前行。她說自己也甚愛旅行,每次假期都有一個目標地點;又說在封開大寒天氣可上麒麟山看樹掛,清明前後江邊會開著漂亮的紫花……

封開江邊碼頭

 

我隨著她走了一段頗長的路,才到達江濱公園,她說這公園內有北回歸線標誌塔,附近的酒店和賓館條件較好,就和我揮別了。現在我已想不起她是什麼樣貌了,但她走路時那飄動的裙裾仍是歷歷在目!

 

 

   

北回歸線塔

以上一老一少,一南一北,我和他們都可說是本無相關的路人,藉著偶遇,使我感受到他們本然的熱心和善良。下面所說的偶遇卻與問路無關,是我這個路人沒預期而得到的善意的幫助:

2017年7月,我前往閩北浙南一帶去訪尋有名的廊橋,在犀溪參觀完西浦狀元故里後,在牌坊對面一家小超市前等候過路的班車。

西浦狀元牌坊

   

小超市門前地上晾曬著一篩無花果。那時將近中午,天氣酷熱,我借著無花果樹的樹蔭以稍避驕陽的威力。一個婦人從小超市拖著小女孩出來,小女孩趣緻可愛。由壽寧開往泰順的中巴大約半小時一班,我已等了半小時,路上仍看不到一輛公車的來往。感覺愈來愈熱,我的汗衣及T裇已經濕透,連雙腿也冒汗不止,我只能用毛巾反覆地擦汗。這時,剛才見過的婦人從小超市隔壁的煤氣店出來,她看了我一眼,未幾就從小超市端著一杯茶走過來。「你在等車嗎?天氣很熱,喝一杯茶吧,可解暑。」我接過茶,說聲多謝,就一口氣把茶喝完,只留下杯底的茶葉。「往泰順的車快到了,再等一會兒吧!」那茶雖帶點苦澀,但苦後我覺著經久不散的甘甜。

   

無花果

獨遊者不像自駕的遊人,不常有汽車接送的方便,有些景點沒有公交可到,有時只能靠走路,來往於可以等車或找車的地方。

2017年3月,我獨自往遊廣西賀州的漢玉石林,當中由漢白玉所形成的石景頗為奇特,可能因為我進去的時候已不早,所見的遊人不多。景區中有一個攝影站,有一位工作人員駐崗,可為遊客拍攝照片,我就湊興拍了一張,然後取得一張免費的小照片。

漢白石林

 

離開玉石林,跟來時一樣,我要步行約一公里回路花村坐車。忽然,聽到背後有人煞車,回頭一看,原來是剛才為我拍攝小照片的大姐剛下班,她主動請我坐上她的摩托車後座,我便不好推辭了。與在犀溪所得的一杯茶一樣,我所得的善意都是出其不意的,所以特別深刻。

 

 

路花村車站

我獨遊的交通工具主要是公車,沒有公交就找摩托車或三輪車(也叫三腳雞)。現在大城市大多已不容易找到三腳雞了,但在二、三線的城鎮三腳雞仍是常見的交通工具。2017年我在河南開封的朱仙鎮,參觀完清真寺後,想在寺前的廣場找三腳雞出岳廟。

 

朱仙鎮清真寺

 

我見一部三腳雞停了下來,便趨前去問:「你的車載人嗎?」

車上是一個小伙子,臉上露出一點錯愕。「你要上哪兒去?」「岳飛廟。」

他即從三輪車下來,拉開後座用來擋風的透明帷幕,說:「上車吧!」

我問:「多少錢?」「小意思,不用錢。」

原來這裡的三腳雞已成為市民自用的交通工具了,不是用來營業的。小伙子載我穿過一條像市集般的街道,轉出大馬路就看見岳廟和關廟了。這一段車程並不很長,但在嚴冬中我充滿暖意。

   

朱仙鎮街景

以上的一女一男,斷不能說他們是我的「司機」,在他們的善意幫助下,我不能否認我是一個幸運的路人,也是幸福的乘客。


司 機

當然,如在大城市出行,除了公車和地鐵外,僱一部計程或不計程的汽車也是在所難免的。所以每次旅行總有機會接觸到幾個司機,除了甚好與甚壞外,一般不留什麼印象。給我壞印象的司機主要來自貪心和計較,當你一出機場和車站,常會遇上前來拉客的司機,說可載你到什麼地方,一問價,車費大多超出合理的水平。所以,我一般不會在車站前僱車的。有時雖已說好了車費,下車時有些司機會用地方不好找而多走了路之類的理由而多索車費,也很令人煩厭。其實,大多司機都很健談,他們會推介一些當地的好去處,一般都不是旅遊書上的熱門景點,我也常藉此掌握了有用的資訊。

2015年4月我們在黃州找了一部汽車,著他載我們到鄂州,途中停留多個景點,是一天的行程。那司機姓羅,黃州人,他平常載的客人多只來往武漢與黃州之間,但他很樂意接載我們這一程,因為我們要去的如浠水聞一多紀念館、蘄春李時珍紀念館等連他也沒去過,就權當自己的一趟旅行吧。他在車上把他所知道的地方特色給我們介紹,他的角色不只是司機,更是我們的嚮導了。

聞一多紀念館

 

李時珍紀念館

2018年秋的徽州之旅,我們遊完宏村後續往湯口鎮,司機是一個很有禮貌的年青人,每到一處地方,他都先下車為我們開門,並一次次提我們「小心點」,給我們留下甚佳的印象。

黃山湯口鎮

 

從黃山下來時,大家都同意再找他載我們下歙縣。那天約了早上8:30出車,他8:05已到了。他送我們到呈坎、唐模、棠樾,還幫大家買有折扣的門票,雖然我們參觀的時間長了些,他沒有絲毫催促之意,結果17:15才把我們送到徽州古城外的酒店。為酬謝他一天辛勞周到的服務,我們多給他20元作打賞,他竟不肯接受。這個青年叫小王,是此程所遇到的徽州好人之一。

   

徽州古城

近年,隨著通訊科技的快速發展,僱車可用「滴滴」約車的形式,出行就更方便了。2019年春的浙北之旅,我們在湖州參觀完湖筆博物館後,黃先生用手機聯絡「滴滴」車載我們到大潤發百貨公司,不過只來了一部車。黃生叫那司機先載走三人,然後回頭來接餘下的三人。司機如約折回接人,再送一批人到大潤發。下車時黃生給他車資,他竟拒絕收錢,說已耽誤了我們的時間,這一程是義務的。沒想到不到一年我們又遇上像徽州遇過一樣好的司機,他也是一個年青人,顛覆了我們以為司機多貪財好利的偏見。

湖州車站

湖筆博物館


乘客

旅程中,司機是帶我們到目的地的必須倚仗的角色,如果是獨遊,同車的乘客有時也是很好的旅伴。坐火車、地鐵或者長途汽車,偶爾也會遇上一個可以交談的鄰座。我不是一個愛說話的人,在車上最常做的事是讀書或看地圖,可能就因為我這種閱讀行為給我引來同道,彼此就閒聊起來。話題最多是圍繞著旅遊,互相交換一些旅遊經歷等;我也喜歡請他們推介當地的勝景,藉此開闊了我的眼界。

間中我們交談的話題有時也不限於旅遊,記得2017年12月獨遊了商丘、開封和鞏義後,我在鄭州坐高鐵回程。鄰座是一位年輕的女子,當高鐵已走了數站,時近中午,我吃了一份車上叫賣的簡餐後,鄰座就問我遊過河南什麼地方,她說仍很懷念讀書時代的旅行。話匣子便打開了,她是鄭州滎陽人,大學畢業才兩年,讀的是經濟,卻又很喜愛詩詞。

鄭州東區

 

我說我剛尋訪了杜甫的家鄉,她說她更喜歡李白。高鐵到了武漢站,我們談起黃鶴樓,她就唸誦了李白的《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後來高鐵來到郴州,她說也喜歡秦少游的詞:「霧失樓台,月迷津渡……」她又輕輕地吟誦起來。我們聊的話題也不全是文學,她也問起我關於「港獨」的問題,可能她在深圳工作,較易留意到香港的新聞吧。從鄭州到深圳的車程差不多七個小時,難得有這樣的旅伴,真是非始料所及。

   

郴州旅舍

和坐火車不同,高鐵是不賣無座位車票的。坐高鐵而無座位,我也有三數次這樣的經驗,大多因為錯過了原來的班次。2017年3月,在福州南站誤了時間,要改簽下一班往太姥山的動車但沒有座位,就上了餐卡。

福州南站

 

福鼎太姥山

餐卡通道只有幾張窗旁的活動小椅,都已坐了人,他們大抵也是因為沒有座位而坐餐車的。為了消磨這困憊的個多小時,我只好倚著窗邊看書。未幾一個原坐在小椅也在看書的小伙子忽然站起來說:「你坐吧!」我連忙致謝,然後我們互換位置,他站著繼續看書。我漸留意到他很愛和人交談,而且笑容可掬,手堮陬菄漱@本書,書名是《正能量》。近年來,旅程中坐公車、坐地鐵,年青人給老弱婦孺讓座的風氣愈見明顯,我也多次受到禮讓,惟獨從福州到太姥山這一段動車旅程的印象較為深刻而已。


   

<< 待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