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首頁 >>

 

|  1  |  2  |

 

 

第一次遊鳳凰只能對古城有一個概略瞭解﹐因此201312月在友人的邀約下﹐我樂意舊地重遊。

虹橋夜景

古城一景

古城牆

  萬名塔


沱江夜遊

   

第二次到鳳凰可以住在沱江邊。到埗的時間已是晚上﹐我們在沱江邊吃過晚飯﹐導遊帶我們夜遊沱江。那天是1225日﹐也就是聖誕夜﹐難怪河街的酒吧似乎都很熱鬧﹐不時傳來了歡呼和喝采。

    古城夜街

我們慢慢走出江邊﹐不遠處有一座風雨橋﹐我跑上前去看橋名﹐是用行草所寫的:「雪橋」。對岸的北門城樓、東門城樓及周圍的城牆都已亮了燈,橫截江中的虹橋更是燈火輝煌。

黑暗中的雪橋 城牆亮燈了 虹橋燈光璀璨

雪橋下有人在放蓮花燈﹐我們也隨喜買了幾盞﹐點起蠟燭﹐各自許願後就把它們放進江中去。大家都很興奮﹐因為從未想過會用這種方式來慶祝聖誕呢﹗

放蓮花燈

行行來到了跳岩邊﹐對岸就是北門城樓﹐晚上已很少人過岩了﹐也許鳳凰人並不大慶祝聖誕的。走一段路後就到了虹橋﹐它的倒影格外耀目。過了虹橋﹐路上的照明漸暗﹐我們只能借助對岸的燈光走路了。

虹橋倒影

黑夜過跳岩

經過東關門、萬壽宮後﹐前面最顯著的目標一定是萬名塔了。萬名塔的塔頂藍色﹐塔身泛著白光﹐頗有點幽秘。其實萬名塔是一個字紙爐﹐古人敬惜字紙﹐對於焚化廢紙都懷著一種敬誠之心﹐真值得今人學習。過了萬名塔﹐燈火漸稀﹐我們只好借助手電筒照路﹐步步留神。過了風橋和霧橋﹐我們差不多走完了古城沱江的北岸﹐然後繞到上面的河街﹐到達我們今晚下榻的酒店。在這一個特別的晚上﹐不意間徜徉於沱江之濱﹐從光影璀璨到燈火闌珊﹐感到異常滿足。

 
幽秘的萬名塔

燈火漸稀


尋找沈從文

   

重訪鳳凰﹐好想多看看沈從文的遺跡。翌日清早﹐街上仍是漆黑一片﹐我摸黑踏過沱江大橋﹐只見沱江仍沈睡著。沈先生的墓地是在南岸聽濤山上﹐沿著台階拾級而上﹐過了黃永玉題詞的石碑後﹐再往上走﹐就是一個平台﹐那堥S有慣見的墳頭﹐也沒有墓碑﹐只見一塊鵝蛋形的大石﹐石上擱著一圈小小的花環﹐石下也似乎裝點了花草。

聽濤山上石刻 往墓地的台階 沈從文墓地
  我再細看那塊大石﹐石上刻了並不顯眼的墨綠色的字:

最樸素的墳墓

 

照我思索 能理解『我』

     照我思索 可認識『人 

這就是大文豪沈從文的墓地﹐他留給世人的就是這兩句很平淡卻又充滿睿智的說話。大石後面刻了他小姨張充和的輓聯﹐倒是給沈先生最恰切的評價:

 

不折不從,亦慈亦讓;

星斗其文,赤子其人

 

據說長眠於家鄉的聽濤山﹐並且不立墳墓﹐都是出於他的遺願。他的一部分骨灰也由他的親人撒入沱江中去﹐永遠和這一方水土分不開了。

從聽濤山下來﹐只見沱江已沐浴於晨曦之中﹐可以清晰地看到遠山近樓的倒影了。

沱江晨景()   沱江晨景()

在午後的自由活動時間﹐大伙兒都走到古城的中心逛街購物去了﹐我則選擇到東門外尋找文昌閣小學。我沿虹橋中路向南走﹐經過了南華山景區的牌坊後﹐本想去看一看二王廟﹐可是大門卻剛關上。繼續前行﹐來到一個路口﹐往上走就是岩腦坡,沈從文、黃永玉的母校文昌閣小學就在坡上。這不是古蹟,而是一座繼續作育英才的黌宮。下午五時多是學生散學的時候﹐我隨著接孩子的家長走進學校的操場﹐操場旁的告示板介紹了沈、黃的成就﹐歷任校長之名等﹐也貼出他們的校歌﹐開首的兩句是:


佳哉鳳凰,山川磅礡,鬱鬱復葱葱

  沱江之濱,南華之麓,靈秀毓獨鍾

南華山風景區

充滿傳奇的二王廟

黃永玉的名畫   文昌閣小學的操場
  鳳凰古城鍾靈毓秀﹐人才輩出﹐並非虛美的說話。  

古城印象    

有些朋友從鳳凰古城回來﹐說它很商業化﹐印象不大好。誠然﹐在古城逛街﹐穿行於幾條中心大街之間﹐光滑的青石板﹐過於劃一的明清仿古建築當然談不上古樸﹐不過在紛紛攘攘的商店之間也會夾著一間古廟、一座故居﹐仍在訴說古城豐富的歷史和傳說。

大街的仿古建築  

鳳凰名人故居

在東門城樓側的南邊街﹐路邊有許多擺賣小玩意、小飾物的攤檔﹐小販多是上年紀的苗家婦女﹐她們仍穿著藍、黑兩色的民族服式。十二月底的氣溫只有攝氏五、六度﹐街上遊客並不多﹐我見到她們圍著火盆烤火的情景﹐有些更在大腿上披了毛毯﹐可見營生真的不容易。

賣花的小販  

烤火取暖

如果要在古城分辨本地人及外來人﹐繫在身後的背簍相信是最好的標誌。背簍的用途很多﹐最有趣的是不只讓父母背著嬰孩走路﹐還可讓嬰孩站在簍中進食呢。所以﹐在古城逛街﹐除了享受購物議價之樂外﹐觀察一下當地人的生活細節﹐也是一件有趣的事。古城給你什麼印象﹐往往決定於你抱著什麼心態。

背簍用途()  

背簍用途()

再遊鳳凰古城﹐不意飽覽了沱江夜景﹐刻意尋訪了沈氏遺蹟﹐亦觀察了古城一點點民情風俗﹐算是不枉此行。

     

<<上一頁>>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