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首頁 >>

   
 

欽才仰哲贛東行

 

2017年4月,我和朋友們漫遊江西東部,踏足過幾個名山,包括龍虎山、龜峰、靈山、三清山等,頗為暢快;對我來說,最大的收穫卻是尋訪了許多名人的勝跡、當中有文學家、政治家、道德家及愛國志士,都是我所欽佩和敬仰的。


 

撫州二才子

 

贛東之旅的第一站是撫州。市內有一個名人雕塑園,在花木扶疏的公園裡放置了66尊塑像,其中我們較熟悉的有王安石、晏殊、曾鞏、陸九淵、譚倫、湯顯祖等,說撫州是才子之鄉,並非過譽。其中堪列冠亞的肯定是王安石湯顯祖,他們同是撫州臨川人,在市內各有一個紀念館。

王安石像

 

湯顯祖像

王安石紀念館是1986年為紀念王氏逝世900年而建的。館內有一座熙豐樓,樓前矗立王荊公石像,氣宇軒昂,大有一往無前的氣勢。王安石推行熙寧變法,揚言「天變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可惜以失敗告終,更釀成後來百年的黨爭。

王安石紀念館

 

熙豐樓是王安石生平的展館,入館大廳也有王氏塑像,一副對聯用了他的兩句詩:「今人未可非商鞅 商鞅能令政必行」,肯定他的變法精神。王安石不僅是政治家,也是文學家。

 

宋之商鞅

值得一提的是館內的仿宋府第園林設計,亭廊、湖沼都極幽雅。王安石罷相後退居南京,每日騎驢徜徉於山林之間,也寫了不少好詩。躑躅園裡有荊山亭,亭前對聯正用了他《北山》詩句:「細數落花因坐久 緩尋芳草得歸遲」
 

幽雅園林

 
 

湯顯祖紀念館比王安石的大,更像一個主題公園。湯顯祖紀念館的主體建築是玉茗堂,堂前也立了湯像,一臉悠然,好像還在沈湎於自己的「四夢」中。湯顯祖從遂昌解官歸家後,就建了玉茗堂,專心戲曲創作,寫成《牡丹亭》、《紫釵記》、《南柯記》、《邯鄲記》,人稱「臨川四夢」。

 

湯顯祖紀念館

湯像後的堂皇建築當然不是原來的玉茗堂,而是借用其名而成的湯顯祖展館,底層介紹湯氏生平甚詳,二、三層用繪圖、蠟像及聲光技巧,引領參觀者進入浪漫繽紛的戲曲世界。圍繞玉茗堂外,用「臨川四夢」的情節擬構了許多建築和場景,如牡丹亭、黃粱飯店、三生橋等,足以令湯顯祖迷盤桓半天。

遊園驚夢

 

《牡丹亭》是湯顯祖一生得意之作,其中對「情」的著名演繹: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
,對當時及後世都有很大的影響。

 

 

   

牡丹亭

湯顯祖和莎士比亞同於1616年去世,2016年是中外兩大戲劇家逝世400周年,撫州也曾舉辦紀念活動。我們特別走到人民公園去拜謁湯顯祖墓,墓道有一座牌坊,橫額寫著「因情成夢」,湯氏就藉著「情」和「夢」,使他厠身一流文學家。

湯顯祖墓

 

情夢牌坊


 

理學兩宗師

 

離開撫州市,續往金溪縣。陸九淵,人稱象山先生,金溪人。我們先僱車前往青田村去尋訪陸象山墓。路過一帶江南田園後,便到達青田村。原來陸墓已擴展成為「象山文化園」。入門是一個牌坊,匾曰「百世大儒」,門內有幾方介紹「金溪三陸」(即陸九韶、陸九齡、陸九淵三兄弟,同是理學家)的石壁。

大儒牌坊

 

經過一些村屋後,就來到一條原為官道的明代石橋。橋下湍瀨峻急,但溪流轉入了前面的一帶河灘,又顯得十分恬靜。橋邊楊柳青青,最誘人的是有兩三樹泡桐,白中帶橙的小花開滿樹上,也落滿地上。

 

湍瀨與泡桐

過了橋,要走一段山路去找陸墓。路旁時有小牌節錄了陸九淵的名句如:「宇宙即是吾心,吾心便是宇宙」,「學苟知本,六經皆我注腳」,其立論引來同行朋友莫大的興趣。我則甚享受這一段鳥聲盈耳的山路,而山下田疇阡陌青蔥悅目,使我真切感受到田園景色的美好。瞻仰過陸象山墓後,從另一條路下山,山下有一亭一泉,「蒙泉」二字更是陸九淵所題的呢。

陸象山墓

  田疇阡陌

回到金溪縣城,我們參觀了仰山書院,這個前身是朱熹和陸九淵曾在此講學的崇正書院已不留舊跡了,現在已成為陸九淵紀念館了。談到理學,大家都知道朱熹和陸九淵是雙峰並峙的大師。朱熹提倡「格物致知」,主張多讀書以明理;陸九淵鼓吹「發明本心」,強調頓悟。南宋淳熙二年(1175)朱陸在鵝湖寺相會,曾作了一次論辯,史稱「鵝湖之會」。

仰山書院

 

離開金溪,又遊過鷹潭、弋陽後,繼續前往鉛山,我們來到了鵝湖書院
鵝湖書院是江西四大書院之一,現址多是明清的建築。講堂四壁有朱熹題的「忠、孝、廉、節」四大字,所用的學規正是朱熹首倡的。

 

   

鵝湖書院

 

在御書樓的廳房,重現了「鵝湖之會」四賢(朱熹、呂祖謙,陸九淵、陸九齡)論辯的場景,彷彿時光倒流到八百年前。朱熹別號紫陽,婺源人。是次江西行程尚未到婺源,但在上饒市區就有一個紫陽公園,堶惘陪P知亭、朱熹書院等,都是為紀念朱子而建的。

朱陸論辯

 

致知亭


 

文苑兩義士

 

再回到弋陽,它是宋末愛國詩人,人稱疊山先生謝枋得的家鄉。我們參觀了位於信江畔的疊山書院。現存的古雅書院是明代重建的,其中明倫堂已闢為謝疊山紀念館。

疊山書院

 

 

宋亡後,謝枋得拒絕新朝的徵召,過了八年流亡生活。終被元人拘押北上,他寫詩留別友人,後四句是:「義高便覺生堪捨,禮重方知死甚輕。南八男兒終不屈,皇天上帝眼分明。」最後不屈絕食而死,他的氣節可與文天祥相比。

謝枋得詩《武夷山中》

 

謝枋得像

原來謝枋得最仰慕的人是辛棄疾。他曾號召同道者抗元,聚義之處就在鉛山金相寺,曾一同祭祀辛棄疾,他寫了一篇《祭辛稼軒先生墓記》

 

辛棄疾像

鉛山參觀鵝湖書院,那裡也是辛棄疾和陳亮相會之地,二人縱談十日,極論世事,辛棄疾的名作《破陣子》(醉裡挑燈看劍)就為此而作。在鉛山,我們拜謁了位於永平村的辛棄疾墓。原築於宋代的辛墓已不存在,眼前所見的是清乾隆年間辛氏後人所立的,墓頭插滿紙花,應是今年清明祭祖所遺下的吧。墓下有一亭子,既無匾額對聯,亦無任何介紹文字,這個墓園比想像中簡陋。

憑弔辛墓

   

然後繼續追訪辛棄疾晚年閒居之地瓢泉。辛氏曾在瓢泉一帶建屋並經營園林,又叫期思別墅。現今期思別墅也不存在了,僅只留下一個瓢泉。眼前是大小不一的兩個水氹,比想像中還小,中有小溝貫通,因形狀如葫蘆瓜的一半,所以有此名字。

村屋待拆

 

瓢泉猶在

瓢泉旁立了一塊碑,指出瓢泉新居於1195年落成,並錄了辛棄疾一首《洞仙歌》(飛流萬壑)以記此事。瓢泉所在地方現叫稼軒鄉,從告示得知已有計劃修建一個叫「詞鄉----稼軒」的新景點,不知幾時成事,只好翹首以待。 辛棄疾23歲率眾南歸,空有文韜武略,四十多年都不得重用,只能把報國赤誠藉詞章抒洩。他在江西有兩處閑居之地,首先是帶湖,後來帶湖居所毀於火,才搬到瓢泉新居 。

稼軒詞《破陣子》

稼軒詞《西江月》

     

我們的行程續往上饒,現今上饒市區仍有一個帶湖,也就是辛棄疾仿傚蘇東坡要經營的稼軒舊址。「古今陵谷茫茫,市朝往往耕桑」(《清平樂》),明知道今天的帶湖不可能找到稼軒的遺跡了,但還是走到帶湖山莊的湖邊憑弔一番,念誦他的一首《菩薩蠻》
稼軒日向兒曹說:帶湖買得新風月。頭白早歸來,種花花已開。
功名渾是錯,更莫思量著。見說小樓東,好山千萬重。

辛棄疾被投閑置散,先後在帶湖、期思閑居近二十年,寫了不少描畫田園的優美詞作,如《西江月》(明月別枝驚鵲)等,並死於瓢泉。他原是山東濟南人, 我把他列入江西名人之中,相信無人異議吧。

帶湖一角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