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首頁 >>

   
 
 

三啟南雲說韓愈

 

韓愈,河南孟縣人,唐代文學家,力倡古文運動,成為「唐宋八大家」之首。他以「傳道」為己任,一些名句如「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雜說四》),「業精於勤荒於嬉,行成於思毀於隨」(《進學解》),「責己也重以周,待人也輕以約」(《原毀》)等,不少人引以為座右銘。

 

韓愈名句

 

 

他一生仕途屢有起跌,最為人熟悉的應是晚年因諫迎佛骨而被貶潮州的事。我在參觀潮州韓文公祠時看到寫著「三啟南雲」的匾額,「三啟南雲」意即韓愈三下廣東啟導了嶺南文化,我覺得很有意思,就藉下文把我在廣東旅遊時尋訪過的韓愈遺跡略作介紹吧。

 

 

孟州韓園


 

天為陽山降泰斗

 

韓愈第一次來廣州是在唐大曆十四年(779),他跟隨長兄韓會被貶而到了韶州。韶州即今日韶關的曲江,傳說韓愈曾到過韶關的獅子岩及丹霞山,可惜我往遊時並無發現。當時他只有十二歲,即使在韶關留下過足跡,仍談不上有什麼影響吧。

韶州學宮

 

丹霞山水

韓愈第二次來廣州是在貞元二十年(804),當時已37歲了。「初為御史,暫貶南夷」(《進學解》),說的就是被貶到陽山這件事;陽山現今是清遠的一個縣,在唐代地處荒僻,所以韓愈用「南夷」來叫它。韓愈在陽山任縣令一年多,關心民瘼,勤政愛民,現今陽山縣城東北1公里處,有一個賢令山,就是為紀念韓愈而命名的。

賢令山腳

   

賢令山下有韓愈紀念館,入門是一堵大岩壁,上刻「韓源」二字。左邊有韓公井,相傳是韓愈做陽山令時為便民而開鑿的,韓愈有詩曰:
「往來三伏堙A試酌一泓清」
寫的可能是這堛漱咫禲C沿台階走上岩山,有一大平地,中有韓愈坐像,像後一圈圍牆用彩畫介紹韓愈在陽山的政績。

韓愈紀念館

 

韓公井

賢令山現已闢為陽山國家地質公園,山上有摩崖石刻群,仰韓亭下有一片岩壁,其中一塊石刻有「鳶飛魚躍」四個草書字,相傳是韓愈的筆跡,清乾隆陽山令潘元音把它摹刻在山壁上。
 

賢令塑像

 

摩崖石刻

「韓愈讀書台」則在西面山麓,行行來到一個山洞,洞前佈滿蔓草青苔,洞旁刻著「韓文公讀書處」六字,是明人的題刻。此洞又叫遊息洞,洞內有石柱分隔成小室,岩壁留下明嘉靖陳應龍所題的詩,其中四句:「誰將邑宰限奇才,天為陽山降申甫。正氣挽回天地春,斗牛直射無今古」,對韓愈推崇備至。洞邊有流泉,沿引水道流到山下。

 

韓愈讀書處

山下有一個簡陋的亭子,亭內設神位,用紅綢圍著的就是一方韓文公石刻像,像下還有幾尊小神像供人上香,令人啼笑皆非﹗這堶鴠s「韓愈讀書台」,韓愈曾在此寫了《遠覽》一詩,故又名遠覽亭,可惜如今已面目全非了。

韓愈讀書台

連州在陽山北面,現今同屬清遠。連州有一個景點叫做湟川三峽。韓愈在陽山任職期間,曾乘船泛經三峽,在龍宮灘渡宿。現在龍宮灘畔有一幅摩崖石刻,清人徐淇在「雲濤九派」四個大字下鐫刻了韓愈《宿龍宮灘》一詩,前四句是 :
浩浩復湯湯,灘聲抑更揚。
                         奔流疑激電,驚浪似浮霜

為當年湟川的驚險留下了生動的描繪。

 

湟川三峽

韓愈有一個好友王弘中,被貶到連州做司戶參軍,他很喜歡當地的山水,為此建了一個燕喜亭,請韓愈作記。韓愈便寫了一篇《燕喜亭記》,文中對燕喜亭的風景寫得傳神:

出者突然成丘,陷者呀然成谷;
   窪者為池,而缺者為洞

燕喜亭亦因此而成為名勝之地。燕喜亭現仍保存於連州中學內,周圍有一片山林,只見樹木陰鬱,石山幽古,石壁有不少摩崖題刻,年代遠至南宋紹興、淳熙年間。林石之間藏有幾座亭子,如十詠亭、臥龍亭、鐵城亭等,均形制古舊,置身其間,頓覺時光倒流。

龍宮灘

燕喜亭

林石幽古


 

一片江山易姓韓

 

韓愈第三次到廣東是在元和十四年(819),因上表反對皇帝迎接佛骨而被貶至八千里外的潮州做刺史,他為此事寫了《左遷至藍關示侄孫湘》: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貶潮陽路八千。欲為聖朝除弊事,肯將衰朽惜殘年﹖
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知汝遠來應有意,好收吾骨瘴江邊。

     

韓愈此次南下,本以為凶多吉少,沒料到他留在潮州雖只有八個月,在他去後竟得到潮人無限的欽仰和緬懷,以至有「江山易姓為韓」的說法。現在潮州古城有一條牌坊街,街中由北至南樹立了22座牌坊,南面第一座牌坊正面門額是「十相留聲」,紀念唐宋曾到過潮州的十位宰相;背面額曰「太山北斗」,說的正是韓愈,足見他在潮州的份量。

十相留聲

 

除了牌坊街外,古城中有條昌黎路,路中有一間小學,經過門前就可看見韓愈的塑像。遊覽潮州西湖,在大廣場後的山麓有一個景韓亭,亭中有傳是韓愈手書的《白鸚鵡賦》,可見韓愈的遺跡隨處可見。

韓愈小學

韓愈在潮州最為人稱道的應是驅鰐除害吧,唐代的潮州比連州、陽山更偏遠,河上仍有鰐魚出沒,他初到潮州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動員官民大力驅鰐,結果做出了成績。現在韓江北堤有一個祭鰐臺。祭台後有一亭子,亭內刻了韓愈的《祭鰐魚文》,亭柱有饒宗頤所寫的對聯:
谿石何嘗惡 江山喜姓韓
說的是過去的惡溪現已變成韓江,江上的筆架山也易名為韓山了。除了驅鰐除害外,韓愈獎勵農桑,頒令贖放奴婢,為潮人延師興學等,推行了許多德政,難怪得到百姓的感戴。

太山北斗

祭鰐台

 

西湖景韓亭

到潮州不可不一謁韓文公祠,韓文公祠位於韓江東岸的韓山山麓,從西岸的廣濟門跨越湘子橋,就到達韓山之下。湘子橋傳說與韓湘子有關,而韓湘就是前詩所提到的韓愈的侄孫。

韓江韓山

 

湘子橋

進韓祠要先走一段甬道,然後登上51個台階,不說不知,51正是韓愈來潮州時歲數。韓文公祠始建於北宋,而令韓祠名滿天下的是蘇軾寫的一篇《潮州昌黎伯韓文公廟碑》,原碑已破毀,現在祠中所見的是乾隆二十四年重刻的碑文,文中蘇軾對韓愈的讚語:
         「文起八代之衰,而道濟天下之溺;
            忠犯人主之怨,而勇奪三軍之帥

是後人給韓愈最好的評價。

謁韓之路

韓文公廟碑

 

鑲嵌於北壁的「曹娥碑題名」和「謁李渤題名」兩方碑文,學者啟功確認是韓愈的遺墨,旁邊還附有他的題記,也十分珍貴。

韓愈遺墨

 

過了韓文公祠再往上行,回望腳下韓祠的建築群錯落有致,嵌瓷的脊飾也別具特色。韓祠倚山臨江,從樹隙中可窺見湘子橋的十二座橋墩伸至江中,有十八梭船與另一邊廣濟橋連接,是潮州城最美的風景。

 
 

韓祠俯覽

往上走到侍郎閣,是1989年新建的,已成了韓愈紀念館,館內有一位熱心推廣潮州文化的大姐,使我印象深刻。 從侍郎閣下來,走到天水園。天水是指韓愈在潮州的一個門徒趙德,天水是他的字。園內有一座「韓公別趙子」的雕塑,寄寓韓愈興辦的文教薪火相傳,饒有深意。

 

侍郎閣

 

薪火相傳

 

1200年前,大文豪韓愈於陽山為令、連州作客,留下了詩文:而在潮州廣行德教,對嶺南文化影響深遠。可惜「三啟南雲」,我只知其二,不能道全,尚望有識者賜教﹗

韓文公像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