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首頁 >>

   
 

靈山秀水柳州遊

 

記得上次到柳州,已是33年前的事了。柳州又叫龍城,是廣西東北部的城市,那時正從貴州回程,經廣西而下廣東,停留柳州是過境性質,沒有細意遊覽。

記得那次只到過柳侯祠及魚峰山公園,對於柳侯祠已沒留什麼印象了;但對於魚峰山,一個男女長者各據山頭對唱山歌的場景至今仍歷歷在目。那時有一齣國產電影《劉三姐》很受歡迎,而柳州據說是劉三姐傳歌的地方,能夠目睹這一點點流風餘韻,我當時的興奮可想而知。

柳侯祠

 

劉三姐

 

魚峰山 馬鞍山 鵝山

 

2017年9月的一個下午,我參觀完程陽八寨後,就在三江縣城乘車到柳州。三個小時左右,車子已駛進柳州汽車總站。原來魚峰山就在汽車總站旁,找了賓館下腳後,心想我的第一個行程應是這個久違了的魚峰山了。

翌日清早,我從魚峰山的南入口進園,沿著歌仙路去找小龍潭。過了峰影亭,前面是一個玲瓏小巧的靈泉閣

歌仙路

 

靈泉閣

小龍潭又叫靈泉,穿過閣門,就見到一泓碧水倒影著對面的魚峰山及山下的放歌亭,景致甚美。潭右近岸處有一座「歌仙騎魚升天像」,歌仙就是劉三姐了,從塑像旁的角度去看魚峰山,真有點像躍躍欲試的大魚。

魚峰倒影

 

歌仙騎魚

繞行小龍潭一圈後,跟著去登海拔154米的立魚峰,山門有一對聯:

踏鯉聞天籟 登峰豁遠眸

由於時在清晨,路過的岩洞仍未開放,而亭子則聚集了晨行的人,歌聲樂韻也時有所聞,不過已不是山歌了。

 

 

立魚峰山門  

我沿著石級一鼓作氣地直上山頂,沒料到一站在觀景台,四面八方的景色撲面而來,心胸頓然豁朗。「千山環野立,一水抱城流」,仍是柳州的山川格局,使我即時想到桂林,當然隨著城市發展,出現了縱橫的馬路、錯落的樓房以及形制不一的橋樑, 則是另一種富現代感的構圖。

 

 

柳州一覽

從山頂下來,沿著指示走到三姐岩。這是一個包括了岩洞、題刻、祠廟、亭台的劉三姐專題景區,岩洞婺佶m了電影《劉三姐》的場景群雕,我卻以未能聽到天籟般的山歌為憾。

 

三姐岩

   

魚峰山與鄰近的馬鞍山連成同一景區,馬鞍山海拔271米,是柳州市區最高的山了,登山可借助纜車或電梯。馬鞍山高則高矣,觀景處(易臺)反不及魚峰山的開闊,不過這裡較近柳江,只見三重虹彩造型的文惠橋橫跨江上,在晨霧下與遠近的樓房和山影構成另一幅美圖。

馬鞍山

 

柳江晨霧

馬鞍山有兩個值得尋訪的地方,其一是仙弈岩,岩洞佈滿石笋、石柱、石幔等,都未經修飾。傳說八仙中的鐵拐李和呂洞賓曾在此下棋,故有此名;又據說柳宗元也曾到此遊覽,洞中仍保留了遠至宋朝的摩崖石刻。

仙弈岩

 

犘崖石刻

其一是思柳岩,柳宗元是唐代和韓愈齊名的文學家,因參與政治改革失敗,首先被貶到湖南永州,後來 再貶到更遠的柳州。柳宗元任柳州刺史五年,最後病逝於柳州。思柳岩不是古蹟,應是八十年代開發用來紀念柳宗元的。它是一個很大的山洞,洞壁鐫刻了柳宗元在柳州的詩文,讓他繼續活在人們的思憶中。

思柳岩

 

遊完馬鞍山,我坐車來到位於柳州火車站對面的鵝山公園,原因是柳宗元寫過一首《登柳州鵝山》的詩:「荒山秋日午,獨上意悠悠。如何望鄉處,西北是融州﹖」這是一首普通的懷鄉詩, 也知道1200年前柳宗元到過的地方其實難以考證了。現在鵝山已成為一個市民行山健身的公園,園前的導遊圖沒有標示和柳宗元有關的景點,加上鵝山最近發生多次崩岩的事件,有許多地方要封閉治理,我就不強行登山了。

   

鵝山蒼蒼

     

龍潭公園

午後再出門,坐車到城南的龍潭公園。公園裡有大龍潭,我此行的主要目標是到大龍潭去找柳宗元曾在此祈雨的雷塘廟。入園後沿右路直行,未幾就到了八龍壩。此壩分隔開兩大水域,左面是鏡湖,右面是大龍潭,大龍潭水色幽綠,與鏡湖的澄碧不同。

八龍大壩

大龍潭

原來大龍潭由龍潭和雷潭組成,二潭又在龍山和雷山之下。現在公園整合了一個「雷龍勝蹟」的景區,為我尋訪柳跡提供甚大的方便。進景區後,先到雷塘廟,此廟歷史過千年,當然後世迭有翻修,廟內供奉的 正是雷神和龍神。  

雷塘廟

 

唐憲宗元和十年(815),柳宗元出任柳州刺史,適逢柳州大旱,柳宗元就到雷塘(即大龍潭)為百姓求雨。現在雷塘廟外仿造了一個圓形的祭台,可憑此想像當年祈雨的情景;此外又建了一個禱雨文碑亭,亭內石碑鐫刻了柳宗元所寫的《雷塘禱雨文》,這篇韻文寫得情辭並茂,真可與韓愈的《祭鰐魚文》相媲美。

禱雨祭台

禱雨文亭

從雷潭出來,我登上雷山。山中實無甚可看,但從山上俯看鏡湖被群峰圍繞,岩秀水清,竟有幾分像肇慶七星岩。分佈於湖邊的遠近有多個小山,均可攀登,如仰獅山、臥虎山等。我已無力攀爬了,但鏡山和美女峰的組合還是不應錯過的。

 

鏡湖一景

鏡山高65米,半山穿了一個洞,與高29米的美 女峰遙遙相對,形成「美女照鏡」一景。看完「美女照鏡」後,突然雷聲大作,隨即大雨淋漓,我只好匆匆趕回大門。不知雷神是否感我心誠,要用大雨為我送行呢﹖

美女照鏡

   
     

柳侯公園 東門

柳州下了一夜的雨,天明後雨還是時下時歇。柳宗元在清代被追封為文惠侯,柳侯公園的正門就在文惠路上。入門即見一座石雕像,柳侯神情憂鬱。 走完一段用篆刻呈現柳宗元詩文的「金石韻」路後,就來到柳侯祠前。祠名是郭沫若題的字,門聯則用了清同治時永州知府集韓愈碑文詩句而成的一副:

山水來歸黃蕉丹荔 春秋報事福我壽民」。

柳侯石像

 

進門後直行到中殿,殿中矗立著刻於南宋嘉定十三年(1220),也是目前所發現最早的荔子碑,內容是韓愈所撰《柳州羅池廟碑》末段的送神詩,因首句是「荔子丹兮蕉黃」而簡稱荔子碑。韓愈撰的文,蘇東坡寫的字,記的是柳宗元的事,故又有「三絕碑」的美譽。

 

   

荔子碑

過了中殿,兩廡均是碑廊,保存了一些珍貴的題刻。然後到了大殿,外面一匾題為「福四民」,用了柳宗元《劍銘》中一句。大殿中有柳宗元坐像,三位部將侍立在旁。最興奮的是能看到祭桌前玻璃廂裡陳列了明代出土經考證是柳宗元筆跡的《劍銘》石刻,因首句是「龍城柳」,故又叫「龍城石刻」。

柳祠大殿

 

龍城石刻

柳侯祠外是羅池,環池都是綠樹,池水暗碧。這是柳宗元生前最愛到的地方,相傳他死後托夢給部將說:「館我於羅池」,於是柳州人就建了羅池廟來紀念他,也即是柳侯祠的前身。

羅池幽幽

 

池邊還有一個柑香亭,柳宗元曾種柑樹二百株,並寫了《柳州城西北隅種柑樹》一詩,其中兩句為「幾歲開花聞噴雪,何人摘實見垂珠﹖」後人為紀念柳宗元種柑的事,又在羅池邊築了這座柑香亭。

   

柑香亭

元和十四年(819),柳宗元死於柳州任上,第二年他的靈柩運回長安下葬。柳州人在其靈柩停放處建了一個衣冠墓紀念他,現在所見的衣冠墓是重建的,墓碑有郭沫若題的字。衣冠墓附近有一片叢林,悉心栽種了許多樹木,並佈置了處處石景,用以重現柳宗元在柳州所寫詩文的意境,如《柳州榕葉落盡偶題》《柳州峒民》等,我覺得很有心思,這一帶園區叫做「柳文寓景」。

柳宗元墓

柳文寓景

為了等候柳侯祠開門,我在雨中逛了公園一圈,公園中心有一個柳湖,臨湖的建築如柳州書畫院、棋牌院等都很古雅。我特別喜歡柳柳閣,那是由兩個三層重簷的塔樓連體而成,寓意「柳柳」密不可分,柳宗元被貶柳州,死後人們又叫他做柳柳州,柳州就成了他的代號。

柳柳閣

 

他在柳州五年,施行許多德政,在柳蔭島上有一道福民橋,也是用來紀念他的。柳宗元在柳州的詩文大都表達貶謫之憂,鄉關之思,他或許沒想到千載之後柳州人對他仍有如此誠摯的思念吧﹗

   

福民橋

柳宗元初到柳州時,寫了一首《登柳州城樓寄漳汀封連四州刺史》的詩,其中兩句很有名:「嶺樹重遮千里目,江流曲似九回腸。」從柳侯公園出來,沿文惠路信步走到文惠橋,橋畔有東門城樓。這座城樓是明洪武年間改建的,也是柳州舊城六座城門中僅存的一座了,柳宗元登過的城樓當然也不存在了。登上東門上的譙樓,只見文惠橋的車輛熙來攘往,不過橋下柳江蜿蜒流去,遠處山影幢幢,似乎也是柳宗元當年所見的吧。

東門城樓

城樓外望

古來勝跡原無限,不遇才人亦杳然」,柳州山水之美,可與桂林和肇慶比肩,最重要的是因為曾有過柳宗元和劉三姐,柳州才成了廣西名勝之地﹗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