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首頁 >>

 

|  1  |  2  |  3  |  4  |

陝西之旅()

 

 

仰聖訪韓城

從華山下來,補遊華陰縣的西嶽廟。離開華陰,我們下一個目的地是韓城,車程大約150公里。一路所見,都是八百里秦川平原的景色。三個半小時後,售票員知道我們要到司馬遷祠,就在一個寫著「龍門毓秀」的牌坊前的路口叫我們下車。

秦川平原

 

毓秀牌坊

下車後下著微雨,我們沿路前行,過了一個仍在興建中的「中國史記城」工地後,仍看不到任何司馬遷祠的路標。只得繼續前行,但前路似看不到盡頭,而且這路是不通公交車的,來往的車輛也甚少,真有點「前不到店,後不巴村」的感覺。

     

司馬遷祠墓

好容易走到長路的轉彎處,才到了芝塬村口,問路邊的村民,他說這裡離司馬遷祠還有兩公里的路呢。跟著走的是下坡路,漸漸看到橫在前面的芝川大橋了,橋下有一個漢扶荔宮遺址,這裡離司馬遷祠還有一公里。

新橋舊址

 

行行已見司馬遷祠高踞山坡之上,由於外圍正在修建「文史公園」景區,又得繞一個大圈,才走到司馬遷祠的遊客中心,結果我們共用了一個半小時,走了四公里的路。冒雨走四公里路去拜謁這位一代史聖,我們認為 還是值得的。

 

仰望高祠

追風司馬廣場的地面鋪嵌了近十幅描繪司馬遷生平的浮雕,引領著我們走到司馬遷雕像前。過了雕像,穿過「文史聖域」石牌坊,就踏上一道仍留著用來抓牢條石的鉚釘的石橋,這道古橋叫做芝秀橋。

史遷雕像

 

芝秀古橋

然後上司馬坡,上坡要走一段用條石鋪就,顯得破舊粗糙、凹凸不平的古道。走在古道上,我覺得既艱難又感動,原來這段約80米的古道仍保留了自宋朝以來的面貌,當中的起伏正是司馬遷坎坷人生的象徵吧。

司馬古道    

走完了古道,來到漢太史司馬祠的第一道門。謁祠還得 再過「史筆昭世」、「河山之陽」兩個牌坊,登「九九台階」才真正到達太史祠門。太史公祠保存了宋代的建築,祠兩邊立著許多舊碑,原始古樸,由於遊人不多,更顯得有點蕭條。

太史祠門

 

蕭條古祠

獻殿和寢宮連在一起,一尊宋代所塑的司馬遷坐像供奉於龕殿中,上有匾額寫著「穆然清風」四字,我想到司馬遷除了他的史學和文學成就外,他那獨立特行、愛恨分明的精神也感召了後世無數的讀書人,以「穆然清風」標舉他的人格力量是很有見地的。

 

宋代塑像

太史祠後有司馬遷墓,墓碑的字是清乾隆時陝西巡撫畢沅所題的;墓塚呈蒙古包狀,相傳為忽必烈所勅建,可見這位蒙古大汗對漢人先賢的器重。

元代墓塚

 

墓頂生了一棵有五個分枝的柏樹,有人認為寓意「五子登科」,不過這與司馬遷沒有什麼關係了。從司馬遷祠墓拾級下坡,瞭望塬下秦川平原一片蒼茫,相信這也是成長於此的司馬遷也曾見過的吧。

   

滿目蒼茫

韓城三廟

韓城是歷史名城,除了司馬遷祠墓外,古跡還有很多。古城始建於隋代,明末重建。城內有三廟都值得一遊。走進城隍街,便看到一個木牌坊寫著「監察幽明」四字,便有種臨近陰界的感覺;到了城隍廟前,只見門牆及八字影壁更寫了斗大的「彰善癉惡」,不禁令人頓生敬畏。

望門生畏

 

經過政教坊、盛明門,所見的文吏、武官塑像都嚴顏怒目,又階別分明,這是我見過最有規模,細節最考究的一間城隍廟。城隍供奉在最後的靈佑殿,殿中的神像和香鼎都是明末的舊物。我最感興趣的倒是後獻殿的牆壁繪畫了「賞善」、「罰惡」、「檢察」、「審判」四護法,形象生動,是上乘的壁畫作品。

 

政教森嚴

護法二神

城隍廟的對面就是東營廟,入門有一個「武靖華夷」匾額的牌坊,主殿供奉的是關雲長。關廟在全國不計其數,東營廟並沒有什麼特別,我較欣賞的廟中的對聯都寫得好,例如其中一副:

生蒲州事豫州戰徐州守荊州萬古神州有赫

兄玄德弟翼德釋孟德擒龐德千秋至德無雙

把關公一生事跡都概括了。關羽一生有功有過,較客觀的評價在關廟當然是看不到的。

 

東營關帝

韓城三廟中最有名的是文廟。文廟也即是孔廟,韓城文廟名列全國孔廟的第五位,廟內所見多屬元朝的建築。入口處的櫺星門已經古意盎然,越過泮池後,院子中散佈了幾座碑樓,碑文 從一個側面紀錄了明清的歷史。 較罕見的是兩邊各有一小屋,分別是致齋亭和更衣亭,是供韓城官員於每年春秋丁日祭孔時,在此齋戒三天和沐浴更衣的。

 

櫺星門

   

跟著走到戟門,戟門又叫大成門。在唐代,三品官員祭孔時可立戟於門,故有此制,但戟門在當今孔廟中已不常見。過了大成門,就可直趨大成殿了,庭院中有多棵古柏,樹齡都超過千年。大成殿建於高高的台基上,顯得巍峨宏偉。在登殿的堦墀前橫擱了一柱龍槓,據說這龍槓只會在皇帝駕臨時才會移開,韓城文廟仍保留這種儀軌,也使我開了眼界。

戟  門

 

龍  槓

     

禹廟與龍門

韓城古稱龍門,黃河就在它的旁邊流過。傳說大禹治水時,曾在龍門鑿開缺口,讓黃河奔流而下,這地方叫做禹門。韓城的近郊有一座大禹廟,位於周原村內,我們先往參觀。一進廟門,庭院地上畫了一個好大的太極,我們像走進了道觀。

 

太極前庭

始建於元大德五年(1301)的大禹廟在庭院之內,它原屬村廟,故面積不大,現只剩一尊彩繪泥塑的大禹塑像而已,其他合祀的諸神都不大相關。大禹廟現由道士看守,廟內有一塊展板,介紹道教的三官大帝,即天、地、水三官,分別是堯、舜、禹。也許大禹治水有功,就被玉皇封為水官大帝吧。

大禹廟

   

跟著我們前往禹門 (現已闢為黃河龍門風景區),坐公交車到離韓城約30公里的龍門鎮,再找車出黃河邊。也許下雨的關係吧,只見渡口泊著幾艘遊船,卻不見船伕;望著腳下奔湧的黃河,遠處籠著迷濛煙雨,我們為不能乘船去接近禹門而興歎。河上有一條龍門大橋,可通火車,橋的另一頭已屬山西的河津縣了。

黃河渡口

 

龍門大橋

黨家村

從龍門鎮回韓城的途中,我們順道遊了黨家村。黨家村始建於元至順二年(1331),是一條較能保存原貌的古村,有「民居瑰寶」、「東方人類民居活化石」的美譽。入村前,先在山坡俯瞰黨家村以整齊而錯落的四合院拼配起來的全景。

 

俯瞰古村

村中主要聚居了黨、賈二姓,在黨、賈兩祖祠中詳述了黨家村的歷史、家風、習俗,例如黨祖祠有一副對聯:

由朝邑遷韓邑五百載人文蔚起      自元代迄清代二十世俎豆常新

就清楚概括了黨家的歷史。賈、黨兩姓聯姻,賈祖祠展示了很多賈氏家訓,在祠堂前的台堦下特別留了一方「訓誡石」,形象地說明了賈氏家教之嚴。

賈氏家教

   

穿行於黨家村凹凸不平的青石板路上,兩邊房屋的牆磚並不平滑,我們似乎回到了幾百年的歷史空間:宅第門邊的下馬石,標示著主人的顯貴;文星閣的巍峨高聳,象徵這裡曾經文運亨昌;一方御賜的節孝碑,說明這曾是禮教森嚴的堡壘;到處可見的隱括 「福祿壽」三字(福字左偏旁形似一鹿,諧音祿;右偏方上部似鶴頭,象徵壽)的浮雕,又寄托了村民最平凡的願望……我們要爬一段斜坡走上泌陽堡,才能從另一邊出村。

古村一景

文星閣  福祿壽 

據悉泌陽堡是為防禦太平軍而建的,村中也有一些護村護院的碉堡、哨樓,加上地勢之助,幾百年來黨家村未受較大的破壞,原因在此。難得的是這裡仍保留一套完整的儒家文化,很值得現 代人去探古尋源,吸收其菁華所在。

   

泌陽堡

《論語》中記孔子曾讚頌大禹無可挑剔,司馬遷在《太史公自序》提到周公死後五百年有孔子,孔子死後五百年,正是他的時代,隱然以繼聖者自任。今次定韓城為陝西之旅的一站,追蹤大禹、孔子、司馬遷三大聖賢,雖然禹跡微茫難求,但無論司馬遷祠墓、韓城三廟,還是黨家村,都使我們 認識到歷史文化的厚重與淵深,收穫實在不小﹗

司馬遷祠

韓城三廟  黨家村

<<接上頁>>

 

<<接下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