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首頁 >>

   
 

尋跡東坡在惠州

 

蘇軾在晚年寫的《自題金山畫像》詩為自己一生作了總結:「問汝平生功業,黃州惠州儋州。
詩中的「功業」實指他一生經歷的三場浩劫,表面曠達,內堿O無限的辛酸﹗

蘇軾在44歲那年,因「烏臺詩案」而被貶到湖北的黃州,他在黃州東門外土坡上墾田躬耕,開始以「東坡」為號,以後人們都喜歡叫他蘇東坡。十五年後,他又不容於當政者,再被貶到偏遠的廣東。他在惠州留了不到三年,政敵見他仍活得自在,繼續流放他到更遠的海南,一個被形容為「天涯海角」的地方。

黃州赤壁

 

海口蘇公祠

我曾到黃州,但尚未涉足儋州,而惠州因為交通方便,已多次往遊了。惠州有一個西湖,也因東坡而聞名,風景實在不錯;惠州的市區及周邊,跟東坡有關的古跡和景點甚多。本文集中介紹惠州,帶大家追踪蘇東坡留下的足跡,至於黃州和儋州,希望日後能作補述吧。

惠州西湖

   

     

合江樓與嘉佑寺

尋找東坡足跡,我提議可先到東新橋邊去看合江樓。宋神宗紹聖元年(1094),59歲的蘇軾帶著侍妾朝雲和少子蘇過來到惠州,知州詹范安排他們暫在合江樓安頓。

合江樓位於東江與西枝江的交匯處,景致不錯。天性樂觀的蘇東坡寫了《寓居合江樓》一詩,開篇四句就這樣描述:

海上葱曨氣佳哉,二江合處朱樓開。

蓬萊方丈應不遠,肯為蘇子浮江來。

二江交匯處

 

現今重修過的合江樓也是一座朱樓,巍峨典麗。第六至第八層陳列東坡詩詞的書法作品,我走出樓臺觀看二江合流之景,四面風來,舒暢極了。有人認為安置東坡在此過於優待,所以蘇軾在合江樓只住了十多天,就被迫遷往嘉佑寺去。

 

朱樓聳峙

嘉佑寺位於東江南岸,當時地處偏僻,又濕又潮,環境惡劣。嘉佑寺在民國時已拆毀,原址成了今日學背街的東坡小學。一個周六午後,徵得門衛的允許,我們走進了東坡小學。操場一邊靠山處,豎立一尊東坡石像,石像上有松風亭,令我想起《東坡志林》中所提及的故事;石像下的圍牆展覽東坡詩詞和墨跡。

 

松風亭

   

操場的另一邊是名為「東坡屋」的活動中心,壁報也貼滿大量蘇軾的名作,相信學生在此耳濡目染,必能吸收傳統文化的菁華,對日後處世待人大有裨益吧﹗

 

   

東坡書法


     

西湖勝迹

合江樓和嘉佑寺都在舊惠州府城的東門外,現今濱江西路仍保留一段明初的古城牆。西湖原名豐湖,在蘇軾貶謫惠州之前,豐湖本有一條長橋,已毀壞不堪,百姓如要到對岸幹活,十分不便。東坡把皇帝賞賜的犀帶捐出,倡議於豐湖另造東西兩橋以便民,得到僧人、道士及群眾響應,合力築堤建橋。現在遊覽西湖,一般會從平湖門(東門)步入,所走的一道湖堤,就是當年百姓從西村前往西山的新路,為了紀念東坡的貢獻,人們就取名為蘇堤

明代城牆

蘇堤

每次在蘇堤躑躅,都感覺涼風習習,夾道榕髯搖搖。蘇堤兩邊,一邊是豐湖,湖上有豐湖書院錯落的建築;一邊是平湖,湖上浮著點翠洲,風景秀麗。

榕髯搖搖

 

平湖點翠

湖堤每隔數十米的地上都橫放一方「書頁」,全是東坡的詩句,例如他的一首《時運》:

我視此邦,如洙如沂。邦人勸我,老矣安歸﹗

東坡的可愛處,就是不管多惡劣的環境都能安身立命,並能發掘出人間的美好。

東坡詩頁

 

行行來到西新橋,這橋是新建的,已非舊貌,但想到這是東坡主催建造的二橋之一,又讀到橋邊東坡《西新橋》詩中記錄大橋落成時百姓歡欣慶祝的情景:

父老喜雲集,簞壺無空携。三日飲不散,殺盡西村雞。

心中也不禁一陣欣悅。

 

西新橋

了西新橋,孤山泗州塔就兀立眼前了。孤山原名西山,泗州塔位於西山之巔,始建於唐末,現址是明代重建(1618)的,距今剛好四百年。

蘇軾《江月》詩中寫到「一更山吐月,玉塔臥微瀾」,當中的玉塔就指泗州塔。泗州塔是惠州西湖的標誌,拍攝湖景時幾乎是不可或缺的背景。泗州塔共七層,每層都有望口,登塔俯瞰,湖光山色盡收眼底。

泗州塔

 

東坡紀念館則在泗州塔鄰近的小丘上,紀念館下有蘇東坡全身塑像,東坡手握書卷,一臉悠然。

 

   

東坡像

最值得一看的遺跡是朝雲墓。朝雲是蘇軾在杭州所收的侍女,在蘇軾兩任妻子辭世後,她一直陪伴東坡,忠心不渝。 她為東坡生了一個兒子遯兒,東坡為此寫了《洗兒》詩:

人皆生子望聰明,我被聰明誤一生。
但願此兒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公卿。

可惜遯兒未足歲就夭折,朝雲也不幸染上瘴疫,在來惠州第二年七月病故,死時才34歲。

朝雲墓

 

東坡與朝雲

東坡按照朝雲的遺願,把她葬在棲禪寺旁的小山上;如今棲禪寺已不在,但朝雲墓仍保存下來。墓旁有東坡所撰的墓誌銘,墓前有一座紅柱綠瓦的小亭,亭前本有東坡親撰的楹聯:

不合時宜惟有朝雲能識我 獨彈古調每逢暮雨倍思卿」,令人讀之悽然。

墓誌銘

   

由於朝雲晚年信佛,清代林兆龍又在亭柱加了一副對聯:

如夢如幻如泡如影如露如電 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因上聯用了六個「如」字,故又叫六如亭。從朝雲墓下來,湖邊設置了許多雕塑,大多以東坡故事為題材,這堨s做東坡園。山邊也有一片假山、園池,穿過園林就到景賢祠,祠內供奉的是惠州名賢,不只是蘇軾了。

 

六如亭

如繼續尋跡東坡,還有兩段行程:一是西行至鰐湖,那埵鰐魚島,風景不錯,據說陳堯佐曾在此祭鰐,蘇東坡則築池放生;

 

鰐魚島

   

一是從孤山下走上九曲橋,經點翠洲、枇杷洲到芳華洲,洲上有逍遙堂,東坡寓惠期間,常在此與僧人、道士交往,雖然有關遺跡已湮滅了,但也可發點思古之情吧。

九曲凌波

 

逍遙堂


     

湯泉與羅浮山

東坡在惠州兩年七個月,周邊的地方也留下他的足跡。湯泉位於惠州市北面的小金鎮,據說他曾三遊湯泉,並「沐浴于湯泉,晞髪于懸瀑之下,浩歌而歸」,所以這堣S叫東坡湯泉。

嶺南第一湯

 

湯泉側有一瀑布,叫九龍飛瀑,瀑布由白水山頂往下流,經過九重曲折,最後墜落龍潭。龍潭邊石壁所刻的「一洗胸中九雲夢」,正用了東坡遊湯泉所留下的詩句。

   

九龍潭

倘要舉一首東坡最為人熟悉的惠州詩,一定是這首了:「羅浮山下四時春,盧橘楊梅次第新。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

東坡初次吃到荔枝是在來惠的第二年,他曾為此寫了一首《四月十一日初食荔枝》,自此以後,他的詩時有提及荔枝,可見他對此嶺南佳果的喜愛。

東坡啖荔

 

荔枝詩碑

羅浮山位於惠州市西北67公里處,是廣東四大名山之一。沖虛古觀前有白蓮湖,湖畔有一塊石碑,碑上就刻了上引的絕句。距沖虛觀不遠有東坡亭,亭子很小,傳說東坡遊羅浮山時曾於此品嘗荔枝,並寫下這首名作,當然未必可信。

白蓮湖

 

東坡亭

倒是白蓮湖左側有一道石橋叫做會仙橋,也流傳一個東坡遇仙的故事。話說東坡一次來遊羅浮山,過橋時遇到一個採藥的村姑,就信口吟詩:「尋幽探勝入羅浮,乘醉策杖覓歸途。雨後山花香更美,村姑回眸勝仙姑。」他不知所遇的正是八仙中的何仙姑,何仙姑見他無禮,即回敬他一首:「東坡遊罷過西湖,舉杯邀月作狂徒。是非只為多開口,記得朝廷貶你無﹖」這個故事當然是後人的杜撰,當中也有調侃東坡,聊博一粲吧。

會仙橋

   

     

白鶴峰新居

前文提到東坡一家離開合江樓後,只能寄居嘉佑寺,朝雲也在嘉佑寺病逝。東坡一直很想在惠州營建自己的房子,結果選定城東白鶴峰半山腰的一處空地。紹聖四年(1097)二月,新居落成,他在江蘇宜興的長子蘇邁也帶著家眷趕來團聚,東坡以為白鶴峰應是他終老之所了。沒料到消息傳來,當政者不讓他安定下來,繼續把他流放到海南儋州去。後人把他的故居改為東坡祠,一至保存到清代。

   

白鶴峰(東坡祠重建中)

如今白鶴峰只是一處斜坡,東坡故居的遺址原在惠州衛生學校中,現在學校已經拆卸,正在復建東坡祠。我曾進入施工地盤去看看,那口東坡井已找不到了,只見東坡亭及東坡石像被擱置一邊,不知將來命運如何﹗聽說東坡祠重修後會在2018年開放,只好翹首以待,使東坡文化能更好地推廣吧。

衛生學校(已拆卸)

 

命運堪虞

惠州是廣東省的歷史文化名城,除了東坡遺跡外,惠州市內的名勝還有不少,如惠州府城、中山公園、南湖公園、飛鵝公園以及近年重修的豐渚園、豐湖書院等,加上湖光山色之美和交通愈趨方便,是很值得作兩至三天之遊的。

中山公園

飛鵝公園 

豐渚園


   

<< 全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