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首頁 >>

   
 

古城說贛州

 

被評為中國歷史文化名城的地方,我已到過不少,曾撰文介紹過的有西安、韓城、紹興、鎮遠、柳州等,若數華南地區中,於尋訪途中能予我莫大滿足感的,還有贛州。2015年12月我隨旅行團初到贛州,由於行程有限且時間不足,當然難以盡興,但這古城的韻致已令我傾心,期待有日重遊。2018年3月,我從吉安下贛州,終於細意遊了一遍,再沒遺憾。

贛州的城區被兩條江水所環繞,西面是章水,東面是貢水,兩水在北面匯合,就成為贛江。贛州的「贛」字是「章」和「貢」的結合,而贛江又縱貫了全省,因此江西的簡稱也是「贛」。

章水和西河大橋

 

貢水與東門

在二水相交的三角地帶,是贛州的入口,歷來乃兵家必爭之處,因而秦漢以來已在此築城,自然也是地方政府的所在。如今章、貢二水岸邊,從西津門到建春門有3600多米的城牆,基本上保留宋代的面貌,如與廣州、肇慶、惠州等所遺下的城牆相比,實在難能可貴。

西津門

 

建春門


古城牆之旅

遊覽古城牆,可從北門亦即那「三角」的尖頂開始。北門位於八境公園之內,北宋嘉祐年間,孔子第46代裔孫孔宗翰任虔州知府時,用磚石重砌城牆,就奠定了現今的規模。

古城奠基人

   

他在城牆上加建樓臺(當時叫石樓),以便觀賞贛州美景;離任時,更畫了一幅《南康八境圖》,叫蘇軾題詩並作序,八境臺從此名滿天下。現樓是1987年重建的,登上樓臺的最高層,環視八方,視野甚廣,雖古代的「八境」大部分已不知所在了,但朝北看,只見章、貢匯流處的龜角尾公園,市民和遊客和樂熙熙,也算是當代之一景吧。

八境臺

古八境之四

章貢匯流處

從北門沿城牆往西可走到鬱孤臺,鬱孤臺屹立於賀蘭山上,居高臨下,甚有氣勢。此臺始建於唐代,現址是1984年重建的,新臺有一副對聯:

鬱結古今事 孤懸天地」,嵌入「鬱孤」二字,有無限蒼茫之感。

蘇軾《虔州八境詩》中有一首就寫鬱孤臺的,但最為人熟悉的必是辛棄疾《菩薩蠻》詞了:

鬱孤臺下清江水,中間多少行人淚。西北望長安,可憐無數山。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江晚正愁予,深山聞鷓鴣。

 

   

鬱孤臺

臺下立了一尊辛棄疾像,披風握劍,正凝望腳下的章水,雖然風景已非昔日,但他那憂悒孤寂之情,仍深深感染著遊人。

凝視江水

   

從鬱孤台下來的西津路聯同向城牆邊延伸的建國路,現已發展為「鬱孤台歷史文化街區」,把所謂贛州河套老城的景點逐一復原,正當路口有一座大牌坊,叫做四賢坊,牌坊有一副對聯:

趙抃疏險灘劉彝福壽惠千古 濂溪創理學文山丹心昭四賢

四賢是哪四位﹖趙抃、劉彝、周敦頤、文天祥是也。

   

四賢坊

趙抃是有名的「鐵面御史」,他和劉彝在水利方面都有功於百姓。劉彝更是一位治水專家,貢水邊樹立他的銅像,就是紀念他開鑿福壽溝以解贛州城水患的。

劉彝治水

   

周敦頤曾做虔州通判,他又是理學家,城邊有一條濂溪路就是紀念他的;文天祥曾做贛州知州,蒙古兵南下時,他就是在贛州起兵勤王的,他的忠節深為贛州人所景仰。孔宗翰、趙抃、劉彝、周敦頤、蘇軾、辛棄疾、文天祥都是宋朝人,在這堨i追踪宋賢的流風餘韻,只覺得贛州的歷史沉積厚重,「宋城」之名當之無愧﹗

   

文山正氣

穿過四賢坊,來到重建的軍門樓。軍門樓原是宋代瓮城的一道城門,門邊仍保留一小段城牆,據說在城牆上可找到刻有宋朝年號的牆磚。我沒在這裡找到什麼,只知道贛州的「銘文城磚」在全國古城牆中是獨一無二的,於是開展一段「尋磚」之旅。

軍門樓

   

我從鬱孤臺下江邊的城牆上起步,雖然紫玉蘭開得正盛,但我的眼神總不離一塊塊擦身而過的城磚,尋尋覓覓,我終發現磚上刻有文字了﹗用陰文或陽文,字迹有些模糊,有些卻清晰,如「朱明海造贛州」、「林文泗造贛州」等,其中的姓名應是磚匠吧。行行來到北門,上北門城樓是要買票的,在這裡較易找到刻有銘文的城磚,銘文比較長,可惜字迹部分清楚,部分殘缺,竟沒有一則可以通讀。

玉蘭綻放

銘文城磚()

我從北門下來,循著牆根走向湧金門,繼續搜索牆磚上的銘文,竟又有發現﹗我找到多塊刻著「乾隆伍拾壹年城磚」的磚塊,清楚說明這截城牆修築的歷史。過了湧金門,沿貢水岸邊走到東面的建春門,在城樓的垛口上又發現銘文,橫排竟刻著「公元2000年秋」,原來這個傳統維持到當代。

湧金門

 

銘文城磚()

建春門外有東津橋,是一道長四百米的浮橋,用近百隻木船以鐵索相扣,上鋪木板而成。此橋始建於南宋,現在的浮橋也是重造的,只見木橋上行人往來不絕,橋頭既賣河鮮,也賣土產,儼如市集,與江邊巍峨的城門構成一道獨特的風景。

東津浮橋

   

古城牆邊尚有一處幽美之境,那就是蔣經國的俄式小屋,是他1940至1945年在贛州的舊居。我進去參觀時,李花開了一園,令人流連不已。在貢水旁的中山路上,有一座太子樓,標示1939,這是蔣經國來贛州做行署專員的年份。那時太子樓是一個隱蔽特務活動的場所,現在成了一家酒樓。

俄式小屋

 

滿園李花

老城的古跡還有許多,如位於厚德路的贛州文廟,從櫺星門、狀元橋到大成門逐級升高,尤其是大成殿黃色琉璃瓦頂間著綠色圖案,展現少有的皇家氣派。文廟旁是厚德路小學,校園堳O存了始建於宋代的九層六角磚塔,叫做慈雲塔,在贛南也很有名氣。

文廟殿宇

 

慈雲塔


通天岩

贛州除了古城牆及老城可以細遊外,在市郊7公里處的通天岩也不宜錯過。通天岩可看之處,首先是在紅砂岩山崖挖出的多個洞窟,包括忘歸岩、龍虎岩、翠微岩、觀心岩等,這些石窟保留了許多造像,而岩壁上仍有大量的古人題字,又叫摩崖題刻。

石窟造像

   

造像方面,最有觀賞價值的是位於廣福寺外「通天巖」三個大字右側的八個觀音造像,其中一半仍保存完整,形態生動活潑:其一坐著,雙手合拱;其一趺坐,雙手放於腹前而成手印;其一站立,雙手合什,裙裾佩帶的紋理清楚;其一半坐半提腿,一手放於膝上,泰然自若。這一組菩薩像都是唐代的,據說沈從文曾到此參觀,嘆為觀止。

觀音造像()

 

觀音造像()

通天岩的羅漢像則出於宋代,數量也較多,我最喜歡的是在玉岩亭周圍岩壁上的一組羅漢,其中一尊以手托頭若有所思的就非常生動,人們叫他做「思子羅漢」;此外在好漢坡入口附近,獨自隱匿在綠樹中的「念珠羅漢」也很好看。

思子羅漢

 

念珠羅漢

至於摩崖題刻,當你穿過「通天勝境」後拾級上坡時,準會被左方紅砂岩壁上的一幅字大如斗的題記所吸引,那是南宋贛州提點李大正的字跡。最有名的卻數忘歸岩洞口壁上王陽明的一首詩:「青山隨地佳,豈必故園好。但得此身閑,塵寰亦蓬島。西林日初落,明月來合早。醉臥石牀涼,洞雲秋未掃。」書法勁健挺秀,是王守仁珍貴的遺墨。通天岩保存了自北宋到民國的題刻128幅,都鐫刻在紅砂岩上,字迹大多清晰可讀,十分難得。

大字題刻

 

大師墨寶

對我來說,尋訪名人也是一大樂趣。古今名人中,與通天岩最有淵源的有三位。剛才提到明朝的理學大師王陽明,其實他文武全才,做過各地巡撫。他駐節贛州時,曾在觀心岩結廬講學,追隨他的學生在岩內也留下不少題刻,如周仲的兩句詩:

岩中豁豁僅容膝,日日觀心面岩壁

可以反映當時的情景。

陽明風範

 

觀心問道

通天岩最有代表性的人物是陽孝本,他是北宋名士,隱居通天岩二十多年,在翠微岩的後山仍有他的墳墓。當時慕名到訪的文士很多,特別是蘇軾被貶南下路過贛州時與他的交往,更令通天岩成為勝地。

 

楊孝本墓

廣福寺前有一座清韻亭,相傳蘇軾就在這裡拜訪陽孝本的;廣福寺旁有陽公祠,祠旁有一棵蘇鐵,相傳是陽孝本手植,用以紀念他和東坡的友誼的。

 

楊蘇友誼

   

第三位名人要說的是蔣經國了,在前往廣福寺的路上,會經過一幢雅緻的小屋。原來這是蔣經國主政贛南時所建的舞廳,堶惘章洃斳略階L在贛南的事功,看來也留下了令名。

小蔣舞廳

 

傳奇古寺

最後想寫寫廣福寺,它的外觀樸拙卻「內有乾坤」。寺後崖上的華嚴三聖雕像,是北宋的遺物。原為方丈室的雙桂堂又叫將軍樓,因為西安事變後張學良曾被軟禁於此而得名,現在樓上還留有張學良和趙四小姐的臥室。廣福寺以山體為屋宇,殿頂有洞口,「通天」之名由此而來。

雙桂堂

 

殿頂通天

而寺內有一個長而深的山洞,藏有《六祖壇經》的石刻本,故名藏經洞;洞中有一個小室,傳說蔣經國曾在此停宿,又叫避暑山房。最後談談一件趣事,在我前赴廣福寺途中,遠遠就聽到廣福寺僧在誦經了,那誦音甚有節奏,但我竟然聽到當中夾雜民歌《敖包相會》的調子,不知是出於幻覺還是誤聽,總之廣福寺給我的印象甚深。

   

城頭月落

由於經濟、社會的發展,中國有些歷史名城已經名不符實了,但在贛州,你仍可感受到濃厚的古城氣韻。內地許多景點常冠以「第一」來招徠,往往是誇大其辭,但通天岩享有「江南第一石窟」的美譽,我認為實至名歸。


   

<< 全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