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首頁 >>

   

梅關古道行

201212月下旬,我參加了一個名為「粵北風釆」的旅行團。因為正值寒冬,當時最期待的行程是踏上梅關古道去尋梅。


初見梅花與關樓

記得那天參觀了南雄珠璣巷後,就來到梅關古道,導遊給我們一個半小時自由活動,並叮囑到了梅嶺的關樓就得回頭了,不然就不夠時間了。古道的起點是來雁亭,我見亭前的梅樹已開了花,心中不禁充滿喜悅。

 

來雁亭

 

驛道是青石板鋪就的,行進時不免步步為營。路旁有許多碑刻,多刻著與梅花有關的詩句,但我最留意的是梅花的踪影,只見開的多是白梅,有些開了半樹,有些只開了一撮而已。

梅花碑刻

 

白梅半樹

白梅的花型偏小,近看不大起眼;倒是走到較遠的位置回看時,白花如煙似霧地溶成一片,才感到一種淒迷之美。路中也有幾株蠟梅,在冷風中透著香氣,倒也賺人喜愛。其實路上有不少古跡,如夫人廟、六祖寺、狀元樹、東坡樹等,看說明時略知一二,行過後已沒留什麼印象了。

 

淒迷之景

最興奮的一刻是到了關樓,前面的門額刻著「嶺南第一關」,是明代南雄知府蔣杰所題的;門邊有一副對聯:「梅止行人渴  關防暴客來」,是清人李化所撰,寫得很精警。

 

梅嶺關樓()

 

 

過了關門,就踏入江西境地了。城關的背面也有門額,寫著「南粵雄關」,而樓前又立了石碑,碑上刻著「梅嶺」兩個紅色大字,則是清代南雄知府張鳳翔所題。

 

 

梅嶺關樓()

我往下走到不遠處的望梅閣,俯瞰梅嶺在江西那邊的峽谷和驛道,有想繼續走下去的衝動;回望梅關雄踞嶺上,確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

 

望梅閣

 

初遊梅關古道,看到了梅花和城關,是不無滿足感的;但同時又頗感不足,對古道上的故事知道不多,而且沒有走完整條驛道,畢竟是一件憾事。

   

入贛之路


重上驛道識張相

20183月初,我從贛州南下大庾,目的是重上梅嶺,由江西的大庾走到廣東的南雄,補走上次沒走的路。在我國的南方,自古以來就橫亙著五嶺,把南北的交通隔斷,大庾嶺是五嶺最東的一座。梅嶺位於庾嶺的中段,海拔只有400餘米,從秦代開始,梅嶺成為皇朝經略嶺南的據點,梅嶺驛道就是從大庾跨越梅嶺直到南雄所開的一條官道。如今我們走的驛道則是唐朝開元四年(716)原籍韶州曲江曾任右丞相的張九齡,在辭病南歸時特別上表皇帝提請開闢的。

「梅嶺」碑刻

 

張九齡銅像

在重遊古道時,我聽到看守夫人廟(為紀念張九齡愛妾幫助開路而建)的張道士的一番解說:「你看中間的路和兩邊的路是不同的,中間較窄的部分是秦漢時的舊道,那時只容一人步行或推車經過;兩邊較闊的路才是張九齡擴充的,他的設計是中間仍是人行道,而兩邊則可行馬車,並規定了右上左下。

夫人廟

 

古道滄桑

「路上有一道道橫走的小溝,是用來作啥的﹖是用來排泄山洪的,你看張九齡想得多周到﹗」

「還有青石板上夾著白色的顆粒叫做瑩石,以前夜間可以照明……」張道士的說法大抵代表嶺上人的一種見解吧,確令我長了見識。

小溝和瑩石

   

江西段:古道的古跡和故事

重遊梅關古道,時令已過了梅花時節,路上間中也有一、兩株紅梅,不過也夾雜了山櫻或桃花,遠觀時已難分辨了。

 

古道紅梅

是次行程從大庾一邊的「古驛道」牌坊起步,踏上古道,最先經過的是雲封寺,此寺始建於南唐,當然現址是近年重建的。在講經堂前闢了一個張九齡紀念亭,亭中有張文獻公的官服坐像,供人瞻仰。

寺旁有975年的楓香樹,標誌著此寺的歷史。大殿的台基髹了一副回文對聯,讀來也頗有趣:「寺封雲煙雲封寺 人誦佛號佛誦人」

驛道牌坊    

過了雲封寺,開始上山。登山處有一道單拱石橋,可能不少人都忽略了,它叫接嶺橋,據考訂已有千年以上的歷史。反而山腰那一個新建的驛站,太現代化了,倒沒有什麼可看。

   

千年古橋

江西段的驛道大約佔全程的三分一,景點相對較少,但沿路有很多關於梅嶺歷史和故事的說明牌,如「蘇軾與梅嶺」、「王陽明火攻庾嶺山賊」等;也有古代碑刻,如「重來詩國」碑(湘軍與太平軍作戰時所留)等,讓我每走一段路就可停下觀看,正好寓學習於休歇,何樂而不為﹖

「重來詩國」碑

   

在到達望梅閣之前,經過庾將軍祠,庾將軍是西漢元鼎五年(公元前112年)平定南越國叛亂後留在庾嶺戍守的裨將,庾嶺原名合嶺,亦因紀念他而改名。望梅閣和梅關關樓並沒有什麼改變,我站在北門和南門前,重溫那些題刻、門額和對聯時,只覺山風颯颯,涼意沁人,恍惚回到幾百年前官吏、文士、商人、脚夫絡繹於途的歷史空間,十分奇妙﹗

守嶺庾將軍

 

舊地重遊


廣東段:驛道上的三個人

從梅關南門繼續下行,就是通往南雄的廣東段驛道了,這段路我前後走過三次,其間的古跡和故事很多,我只重點介紹三個人吧,其他只好略過了。

蘇軾與梅嶺

 

最先經過立於路旁的一塊無字碑,這碑與一隻白猿精有關,而這故事也成了《喻世明言》的一篇。然後到了東坡樹,大抵這是蘇軾曾在其下歇息過吧。1094年東坡被貶惠州,途經梅嶺時曾寫了《贈嶺上老人》一詩:

「鶴骨霜髯心已灰,青松合抱手親栽。

問翁大庾嶺頭住,曾見南遷幾個回﹖」

可見當時東坡已沒指望北回了。

 

「東坡樹」

不過七年後,東坡竟又踏上梅嶺驛道,從儋州北歸,可能這次沒有再遇上嶺上老人了,他又寫了《贈嶺上梅》

梅花開盡雜花開,過盡行人君不來。

不趁青梅嘗煮酒,要看細雨熟黃梅。

其實東坡兩次都沒有看到梅花,後來也沒有機會來嘗青梅酒或看黃梅了,因為半年後他在常州病逝。

青梅

   

第二個要介紹的人是六祖惠能。唐高宗時,惠能得到弘忍的真傳衣鉢後就逃亡了,南下時也得經過大庾嶺,奉命捉拿他的惠明在梅關古道追上了。惠能不慌不忙,把傳法的衣鉢放在一塊大石上,做軍官出身的惠明竟無法拿得動它。後人就在此處建廟紀念,叫做六祖寺,寺前有一副對聯,也隱括了這個傳說:

衣鉢南來眾僧追足  惠明求道此地分燈」。

惠明終被惠能感化,而當時放衣鉢的石頭仍在。

六祖寺

衣鉢亭

衣鉢亭旁還有一個泉眼,傳說是惠能以禪杖點石鑿出的,叫做卓鍚泉,也是古時嶺南名泉之一。後人在此圍成衣鉢井,現在井水仍為寺僧所用呢。

    卓錫泉

根據清道光年間所編《南雄州志》收載吟詠梅嶺的詩有145首,我在路上所見碑刻上的梅嶺詩也有十首以上,其中詩作入選最多的竟是陳毅,他的《梅嶺三章》出現了最少三次。1934至1937年間以項英、陳毅為首的紅軍曾在梅嶺打遊擊,處境非常艱難,例如陳毅的《偷渡梅關》所記:「敵壘穿空雁陣開,連天衰草月遲來。攀藤附葛君須記,萬載梅關著劫灰。」後來梅山突圍一役,更是死堸k生,當時他被圍山上,「傷病伏草間二十餘日,慮不得脫」,他已作好犧牲的準備,並寫了絕命詩留在衣底,就是《梅嶺三章》了,其中第一首:「斷頭今日意如何﹖創業艱難百戰多。此去泉臺招舊部,旌旗十萬斬閻羅。」他說死了仍要招集舊部繼續作戰,真是可歌可泣﹗難怪景區另開闢了一個元帥嶺,新造了一處戰場的景觀,以強化這段事跡的宣傳。

「梅嶺三章」

陳毅頭像

元帥嶺

在廣東段起點不遠處有一座「北伐軍出師處」的石碑,紀錄孫中山兩次北伐曾取道梅嶺的歷史,題字的陳丹淮,正是陳毅的次子。

北伐軍出師處

 

回到廣東段梅關古道的起點來雁亭,終於償了走畢全條驛道的心願。全程1874米,走走停停,共花了三個半小時,毫不覺得疲累。

 

道旁詩句

「一路梅花一路詩」,這是梅嶺對旅人的最大誘惑。賞梅要遇上適當的時節,看不到花也不是憾事。「一首詩歌一故事」、「一個傳說一頁史」,其實梅嶺的詩歌、傳說、人物和歷史都是梅關古道的珍貴庫藏,更值得我們去認識和發掘呢。

嶺上梅花

   

大庾有牡丹亭文化園,往日的南安府衙是湯顯祖《牡丹亭傳奇》的靈感來源及取材之地,在翻修過的景區堙A有這文學經典的一些細節可給你重溫;南雄有珠璣巷,匯聚了百家姓氏的祖居和宗祠,是嶺南人尋根問祖的最佳處。如你有興趣一走梅關古驛道,也不妨順道尋訪這兩個景點,那麼行程就更充實了。

大庾牡丹亭

 

南雄珠璣巷


   

<< 全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