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首頁 >>

 

 |  1  |  2  |  3  |  4  |  5  |  6  |

 

話說黃山

 

有夢到徽州(一)

徽州是指安徽南、江西北的一個區域,古時包括一府六縣,即徽州府下轄的黟縣、休寧、祁門、歙縣、績溪和婺源;現在黟縣、休寧、祁門、歙縣四縣屬於安徽黃山市,績溪已劃入宣城市,而婺源則撥入江西上饒市。不管行政上有何重新的界定,徽州六縣的地理環境及文化傳統都十分接近,完全可以成為江南的獨立板塊,而且越來越受到各方的注視。

休寧縣城

 

徽州古城

明代戲曲家湯顯祖寫過一首詩:
欲識金銀氣,多從黃白遊。一生癡絕處,無夢到徽州。
這首詩夾雜了湯氏的憤懣和遺憾,不過現在很多人都只截取後兩句,強調徽州是一個可供人尋夢的地方。2018年3月我第一次踏足婺源,11月和朋友組織了一次徽州旅程,今年1月又獨遊了徽州數地,徽州已成為我的一個夢,使我沈湎其中。

績溪龍川

   

重上黃山

重上黃山是我的第一個徽州夢。黃山本屬黟縣,現在劃入黃山市的黃山區。我第一次上黃山是2000年一家人參加旅行團,記得從玉屏索道上站開始就一路攀山,當中的疲累已不大記得了,只記得好強的女兒率先爬到光明頂,揮動手杖慶祝的一幕。

 

玉屏索道

那時是夏天,也記得黃山的峰巒壑谷很美,但沒看到雲海,至於奇松、怪石,除了迎客松、飛來石之外,可能無人指點,已不留什麼印象了。

 

 

黃山怪石

 

2018年11月第二次上黃山,我們選擇從雲谷索道上山,從北海走下西海,然後回到天海,這次幸運地看到了雲海;據有經驗的導遊說,上黃山能見雲海的機會只有三分一而已。我們的運氣只維持到黃昏,因為上光明頂去看落日時已下著雨,當然看不到日落;第二天也無緣看日出,而且要在雨霧中下山,天海以及玉屏景區全是白茫茫一片,真是好景不常。

 

 

黃山霧景

兩個月後,我第三次上黃山,目的是補看前山的景物,這一天陽光充沛,山景雖乏虛無縹緲之韻致,但峰峰石骨峰峰松,千彚萬狀,也教我賞心悅目。

 

 

黃山晴天

   

黃山三絕

我不細述三遊黃山的歷程了,且讓我談談黃山的三絕。據說黃山有五絕:
奇松、怪石、雲海、溫泉、冬雪。後二者我沒有資格評說,雖然我曾路過溫泉景區,但並沒有在那堛w溫泉;上黃山也遇不到冬雪,聽說黃山自去年12月以來,只下過兩次雪,真是可遇不可求。我只可談談黃山的松、石和雲海

 

黃山松景

松樹真是黃山的一大特色。黃山的名松為數不少,我能看到的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玉屏峰下有迎客、陪客、送客三松,其中迎客松蒼勁挺拔,樹冠平展如蓋,而側枝斜出,恰似伸臂迎客,確是賺人喜愛。

 

 

迎客松

 

名松較多分佈於北海景區,如探海松、連理松、黑虎松等,在我看來並無驚喜,例如黑虎松的樹冠已帶焦黃,缺少點氣勢;只有團結松的橫枝密密地層疊而上,仍予人生機蓬勃之感。

黑虎松

 

團結松

其實山上松蹤處處,有的傲然列陣,有的獨領風騷,各呈美姿,並不比名松遜色,只是沒有名堂而已。追蹤山上的名松,使我產生一個疑問:黃山松之奇,奇在哪堙S

 

傲然列陣

最近一次登山,我坐玉屏索道上行,纜車傍著岩邊爬升,只見一簇簇、一叢叢的松樹依著光滑的崖壁而生,或攲或直,形態萬千,真是一條觀松長廊。中國的名山都有適應各自生態的松樹,例如泰山松、華山松等,但沒有哪處的松會像黃山松那樣密集地附生於峭壁危岩,甚至破石而出,令人嘖嘖稱奇,於是我恍然了。重溫《徐霞客遊記》中的一段文字:
由此而入,絕巘危崖,盡皆怪松懸結。高者不盈丈,低僅數寸,
   平頂短鬣,盤根虬幹,愈短愈老,愈小愈奇。

佩服徐公觀察和描繪的精到,「奇松」應作如是觀。

索道觀松

 

黃山屬花崗岩,因山體青黑,故曾名為黟山,而地殼運動形成了許多奇峰、怪石,例如蓮花峰,任你從不同角度看,都像綻開的蓮花;又如蓮花峰下的鰲魚峰,細看酷似昂首的巨鰲,有欲鯨吞天下之勢。至於怪石分佈甚廣,更不勝枚舉。

 

   

鰲魚峰

最有趣是在排雲亭前看西海大峽谷,奇峰怪石紛至沓來,包括仙人曬靴、仙女繡花、文王拉車、仙女彈琴、天狗望月、負荊請罪、武松打虎、仙女曬鞋等,有些可以近觀而形神俱肖,如仙人曬靴、仙女曬鞋;有些則須遠望而加上想像,如天狗望月、武松打虎,都可令你會心微笑﹗

仙人曬靴

 

武松打虎

此外,在前往始信峰途中遠望石笋矼下的十八羅漢朝南海,在玉屏樓側看松鼠跳天都,也令我叫絕,不過我最喜歡的一景是猴子觀太平了,攀上獅子峰去看那立於另一峰頂的石猴,循著石猴的視角遠眺太平鎮,那感覺太美妙了﹗

十八羅漢朝南海

松鼠跳天都

猴子觀太平

我向來遊山愛看石景,每座名山總會有幾個特別的石景,但論石景之怪奇與眾多如黃山者確實不多,就我的遊歷所得只有三處可媲美吧:浙南的雁蕩山、閩北的太姥山和湘西的張家界,可謂各自精彩,難分軒輊。於是我又有一種見解,黃山的峰石雖有可觀之處,但倘說是天下獨絕,似乎又言過其實。

採藥老人(張家界)

 

不記得是誰說過:黃山無峰不石、無石不松、無松不美,的確黃山的峰、石、松有密不可分的關係,例如我從文殊台往下走向天都峰的路上,被前面一座石峰所吸引,那石峰像一個婦人,胸前攬著一株小松如花束,造型甚美;下去一看,原來挨近山邊有數座類似的石峰並排而列,如同島嶼,這一景叫做蓬萊三島

 

 

蓬萊一島

至於北海賓館附近散花塢中的一景,更可稱奇絕了,它原是聳立塢中一座柱狀孤峰,頂端長著一株松樹,盤曲如花,造就了夢筆生花這個美景。原來松、石的組合,才是黃山所以美絕的原因,再加上雲海,那就使黃山變成人間仙境了。

夢筆生花

 

松石組合

黃山的雲海分佈廣、變化多、景色美,在中國群山中首屈一指已是公論,所以黃山的地域以東、南、天、西、北五海命名,但上黃山能否見雲海還得看機緣。去年11月從白鵝嶺索道起步前往始信峰,當沿著蹬道走上臥雲峰時,只見北海大峽谷雲海漫漫,前景是松蟠石峙,中景是峰巒浮沉,背景 的天空是白中透藍;未幾,從山的一邊飄來一縷霧氣,把前面的峰、石又烘得若隱若現,看得我難捨難離。午後走下西海大峽谷,所見的山景、石景多罩上一層煙霧,只覺已身在仙界了。時近黃昏,微雨中爬上光明頂,日落是看不到了,幸好仍可在煉丹峰上看到天都、蓮花二峰為雲霧繚繞,似真疑幻,黃山之美盡在此中矣。

北海觀雲

西海一景

雲中天都


黃山兩功臣

黃山自唐朝開始,已有僧人道士棲居其上。李白曾兩次到黃山,目的主要是尋訪道士,足跡所及包括芙蓉峰、軒轅峰、白鵝嶺、桃花峰等,即使他也留下一些詩篇,但在明朝末年以前,黃山仍未受到太多的注視。

   

桃花峰下

黃山的開發得感謝一個僧人普門,他為了要在山上修建佛寺,先在朱砂峰下建了慈光寺,再在三十六峰之間鑿出一條山路,於是玉屏峰上有了文殊院,光明頂有了大悲院,然後天都峰、蓮花峰也逐漸為人所知了。所以上黃山,我提議大家也參觀一下慈光閣。

玉屏樓(文殊院舊址)

 

孔雀戲蓮花

慈光閣如今成了黃山遊客中心,已無僧侶留駐了,但一些遺跡仍在,包括披雲橋、千僧灶、法眼泉等,特別是普門禪師塔,很值得一謁。普門法師於萬曆39年(1611)創建慈光寺,天啟5年(1625)坐化後就歸葬於寺後,我們去憑吊骨塔,作為對這位黃山開山人致敬吧。

慈光閣

   

普門骨塔

可以說,如果沒有普門的開山築路,就沒有徐霞客的黃山之遊。徐霞客在萬曆44年(1616)二月初到黃山,在朱砂峰下浸溫泉,然後遊慈光寺,上山又遊了北海的石笋矼、獅子峰等,但因雪路難行,未能盡興。萬曆46年(1618)九月,徐霞客再遊黃山,他在文殊院前瞭望,寫下精彩的文字:
左天都,右蓮花,背倚玉屏風,兩峰秀色,俱可手擥。
   四顧奇峰錯列,眾壑縱橫,真黃山絕勝處﹗

然後他不憚高險,不避艱辛,堅持要上天都,登蓮花,當登上了黃山最高峰時,又寫道:
四面岩壁環聳,遇朝陽霽色,鮮映層發,令人狂叫亂舞﹗

正因為他的遊記,使黃山成了許多文人、畫家朝拜之地。現在溫泉景區的入山口,在「大好河山」摩崖石刻之下有一個徐霞客雕像,那僕僕風塵的形象,更令我油然生敬。

徐霞客雕像

 

在西海賓館舊址橋邊的一塊石上,刻了徐霞客的一句話:
登黃山,天下無山,觀止矣﹗
後來徽州人把這話推衍為「五嶽歸來不看山,黃山歸來不看嶽。
我則認為:五嶽要看,黃山更要看,中國名山都有絕景,能否有奇逢,就看你的誠意和緣份。

   

橋邊石刻


   

<< 轉下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