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首頁 >>

 

 |  1  |  2  |  3  |  4  |  5  |  6  |

 

略道風情記古村

 

有夢到徽州(三)

大約從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隨著內地的經濟漸有改進,有時間去旅遊的城市人除了遊山玩水外,也喜歡訪村到鎮,興起了村鎮旅遊的熱潮,「十大最美鄉村」一類的選舉時有所聞。2000年11月黟縣的西遞、宏村一同被列入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名錄,這個含金量甚高的榮譽頓時令徽州的古村名揚天下。

黟縣西遞

 

徽州舊稱「一府六邑,古村五千」,由於地處山區,又遠離中原戰亂,多數古村所遭受的破壞不大,加上2009年黃山市啟動「百村千幢」保護工程,徽州古村遊就成為熱門的旅遊項目。三次徽州之行,我曾尋訪過十多條古村,當中的風物、人情令我留下美好的回憶。

   

黟縣宏村


小談古村的風水

坦白說,我並不懂風水,在走訪古村的過程中,知道徽州建村的先人為了村莊的福祉,在風水方面竭智盡慮,覺得有趣之餘也有一點啟悟。最典型的例子是宏村。宏村建於山(雷崗山)下,西面有河溪(西溪)環繞,村子好像一頭牛橫臥的身軀,村民便以山為牛頭,村口的兩棵五百年老樹(一為紅楊,一為銀杏)為牛角,而架在河溪的四座橋被視為牛腳,形成一條意念上的牛形村。

牛角紅楊

   

宏村的水源是西溪,原本溪水並不流入村裡的,宏村人匯聚好幾代人的努力,開鑿了九曲八折共1200多米長的水圳,把西溪的水引進百戶千家;然後在村中挖了一個小湖叫月沼,在村南又開了一個大湖叫南湖,於是水圳如同牛腸,月沼成了牛胃,而南湖就是牛肚了。宏村的山川形勢本非完美,宏村以人力去彌補不足,水圳與湖沼的開鑿真是一項偉大的水利工程,福澤萬代,這是宏村最教我感動的地方,而月沼和南湖也成了宏村兩道美麗的風景。

宏村水圳

月沼一景

美麗南湖

呈坎村原屬歙縣,現劃入徽州區。呈坎的格局從風水來看真是天造地設,全村被八座山圍繞,每座山代表一卦,如南面的觀音山是乾位,北面的鯉王山是坤位,一條潀川河蜿蜒繞過村邊,河的一邊是民宅,另一邊是農田,猶如一個太極。所謂「呈坎」也是風水的術語:「地仰露為呈,洼下為坎。」呈坎即陰陽相濟也。

   

呈坎形勢圖

村裡共有兩圳三街九十九巷,佈局有如八卦迷宮,聽說外人入村,如無嚮導,是很難找到出口的。當然,呈坎村的價值並不只是奇妙的風水佈局,它保留大量的明朝建築,民宅如揚州八怪之一羅聘的祖屋燕翼堂,祠堂如為紀念宋末元初學者羅東舒而建的貞靖羅東舒先生祠,都是非常珍貴的文物。

羅聘祖屋

 

羅東舒祠


一姓一村重傳承

凡有一姓,必有一村。」徽州的古村大部分只有一姓聚居,例如宏村姓汪、呈坎姓羅、西遞姓胡、唐模姓許等。參觀呈坎時,我們在村口找了一位村民作導遊,她自我介紹是住在後街崇厚堂的羅姓人,我們叫她做羅大姐。

 

村民導遊

 

幸好有她的帶領,我們不但沒有迷路之虞,而且所聽到的資料比預期豐富得多,例如參觀製墨大師羅小華故居,她說上屋是羅氏兄弟所住,下屋才是羅氏眷屬的住宅,她特別指出羅小華當年衣錦還鄉,帶了幾房姨太太回來,把她們那幾家小屋造得特別精緻﹗

 

 

穿行於村中的街巷時,她強調呈坎的舊屋大多建於明代,牆高窗小,而外牆的構造特別結實;街上拐彎抹角處牆邊有凹入的位置,她說是「造來讓人的,凡事退一步就好辦嘛」;而這家原是做什麼的,那家現在還有什麼人,她如數家珍,猶如一本地方志。跟隨羅大姐參觀,我們心情之暢快是早前參觀西遞、宏村時所無的,因為在那些熱門的景區裡,聽講解往往是幾十人一隊跟著一位導賞員,擠不到前面就聽不到解說,行色匆匈,走馬看花是難免的了。

羅宅下屋

明代高牆

 

且退一步

西遞是胡姓之村,村前是一個很大的明經湖,湖邊泊著畫舫,湖上有白色的鴨子在悠遊;湖的對岸矗立一座巍峨的牌坊,這就是西遞美麗的水口,一進村就予人氣派不凡的感覺。那牌坊叫做胡文光牌坊,建於明萬曆年間,胡文光曾任荊王府長史和膠州刺史,牌坊的規格和雕刻均切合他顯貴的官職。

明經湖前

 

巍峨牌坊

其實西遞的始祖並不姓胡,而是唐昭宗的皇子李昌翼,因逃避朱溫之禍而流落民間,並改姓胡。後來他考中明經科進士,才遷至西遞,茲後世代繁衍。在參觀西遞時,最使我難忘的是在追慕堂的一幕。這個祠堂建於乾隆年間,祭祀大廳甚為軒敞,在大廳的一側放了一排桌子,桌後有一位女士逢人都解說胡氏源於李唐的歷史,又說即使今天,西遞胡、李兩姓仍是不通婚的。她說自己是胡姓村民,在這裡是作義工的,目的是要告訴遊人西遞有這光輝的過去。

追慕堂

 

追慕堂的寢室供奉的正是唐太宗的塑像,兩旁侍立魏徵和李靖,可見祖上的尊榮在徽州人的心中有多重的份量。

 

 

遠溯李唐

回頭再多說一點風水,其實村落選址最基本的要求不過是六字:「背山、環水、面屏」,即背有青山依靠,邊有綠水環繞,放眼前方還有小山平林,就是理想的風水環境了。來到位於宏村西北約1公里的盧村,我立時被它的山青水秀所迷住了。

盧村水口

 

檢票口本是一道古橋,橋下的水是從村後的羊棧山流來的,一條羊棧河貫通了整個村莊。沿著河邊入村,河邊的房屋、樹木都倒影在清澈的河面。走到河溪分道處,溪上橫著一道短小的拱橋,這時正有二、三村婦在稍駐閒聊,此情此景,真是「青山、綠水、小橋、人家」的最佳組合。

 

   

橋上人家

盧村自然是盧姓的聚居地,到盧村主要是去看一所出名木雕樓:志誠堂。走進志誠堂的大廳,一位老婆婆正在教訓兩個幼兒,因他們的頑皮而又呵又罵。見我們進來,她主動領著我們從正廳走到側廳,給我們唸讀每一副對聯,並強調這是盧家子孫要牢記的家訓,例如其中一聯曰:「能受苦方為志士 肯喫虧不是癡人」。
她說盧家共有四房人,她是大房的媳婦。參觀木雕樓,給我最深印象的倒不是那些繁富、精湛的木雕,而是這位執著祖訓又充滿摯誠的老婆婆。

盧村志誠堂

盧村木雕

牢記祖訓


知情兩得記唐模

追尋知識和開放胸懷本是旅遊的兩大宗旨,但礙於自己的性向,往往偏重前者而忽略了後者,為了尋根究柢有時也會挺累。參觀徽州區唐模村倒是我徽州旅程中的一段特殊經歷。唐模村原名檀干,許氏遠祖可追溯至唐朝,所以後來改名唐模,就有「以唐為模」之意。唐模有徽州最美的水口園林,過了沙堤亭和同胞翰林坊,就來到有「小西湖」別稱的檀干園

唐模小西湖

 

檀干園

園中有清聽軒、忠烈廟等,積澱了沉厚的歷史;而湖上有玉帶橋連接鏡亭,而笠亭則像孤懸一隅,三個湖面漣漪迎風,涵泳天光雲彩,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是清麗的畫境。村內的勝跡還有很多,一道檀溪穿越全村,聽說檀溪共有十道古橋,其中建於明嘉靖年間的高陽橋是村中的主橋,也是徽州廊橋的精品。

清聽軒

 

高陽古橋

過了高陽橋,就是唐模的一段風雅水街了,一邊排列著各式店鋪,都有廊棚覆蓋,臨溪還設了美人靠;而對岸則是民居,其中不乏徽商的宅院,工緻而體面的門罩仍在炫示昔日的輝耀。

風雅水街

 

徽商宅院

此外,還有徽州名人許承堯的故居,他是晚清最後一科的進士,並曾任職翰林院,所以大宅又叫翰林府。徽州古村應有的,這裡似乎都有,而且都顯得格外精緻。

 

許翰林府

 

參觀唐模村時值中午,我們沒有找導遊,目的是想有一段較為從容自主的遊程,並且在村埵Y點東西,權充午餐。在進村的路上,有村民在路邊擺賣水果,一位同伴買了一根竹蔗,削皮後每人都分得一大橛,嚼起來頗考牙力呢﹗到了原是許承堯故居後花園的老作坊,一位旅友也買了糕點跟大家分享。

 

 

結伴同遊

在去尋找千年銀杏的路口,我見有賣毛豆腐的檔子,就買了十元給大家試試。原來毛豆腐是一種經發酵的豆腐,是徽州的民間美食,大家都覺得不錯。有兩位朋友在添食之餘,還要帶走兩瓶腐乳呢。

千年銀杏

 

毛豆腐

我覺得最好吃的另一位遊伴在靈官橋邊所買的石頭粿了,它類同燒餅,也是徽州的美食,無論是鹹是甜,都香脆可口。我一向對地方小食興趣不大,但這一趟在唐模邊遊邊吃的經歷,使我體悟到旅程中除了滿足知性的需要外,滿足一下口腹之欲,當中的小情小趣也會令人回味不已。

石頭粿  

上文述及宏村、呈坎、西遞、盧村、唐模四村,各有風采,本來無分軒輊。只因宏村、西遞被列入世遺,漸成了炙熱之地,和國內許多著名景點一樣,人太多就難以感受其中的閒情逸致;相對而言,盧村和唐模都有雅靜的水街,前者樸素,後者秀麗,如可留在村中徜徉一天半日,該是浮生之樂事。

   

西遞臨街彩樓


<< 轉上頁 >>

 

<< 轉下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