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首頁 >>

 

 |  1  |  2  |  3  |  4  |  5  |  6  |

 

徽派古建三絕

 

有夢到徽州(四)

行走於徽州六縣,每逢路過一些村落,眼球總會被那獨樹一幟的徽派建築所吸引:粉牆黛瓦的屋群,高大整飭的馬頭牆,如果村前有一灣溪水,村後是起伏山巒,更是一幅幅天然的美景。

徽州村落

 

白黑相間的色調雖重複,卻有簡潔明快之美;層疊而錯落的線條,又增加了畫面的靈動。走訪徽州古村,過了相對開揚的水口後,就踏著石板路進村,古村街道一般並不寬闊,兩邊民宅立著高高的外牆,牆上少有窗子,給人一種封閉、幽深的感覺。三次徽州之行,走過多條古村,對徽州的建築積累了一點點認識,就藉本文與大家分享吧。

靈動線條

   

古村街道


徽州民宅的內裡乾坤

有關徽州的古建築,論者有「三絕」之說,即民宅祠堂牌坊。且讓我先描述一下徽州古村一家普通民宅的概貌;封閉的粉牆下開了一道門,門上有青磚造的門罩,坐北朝南;屋內為三合院形式,面闊三間,中間是廳堂,兩側是廂房,而廳堂前四面簷篷圍成一個窄長的天井。樓房是磚木結構,一般有兩層。木構架用磚牆圍護,牆體都築得高於屋脊,形成馬頭式的山牆。

青磚門罩

   

木構樓房

相對於屋外的封閉、低調,徽州人屋內的陳設修飾卻是十分講究的,尤其是廳堂,最當眼的月梁、梁架、雀替以至隔扇門窗等,雖不加濃漆重彩,但多會刻上人物、花鳥、故事等,其雕工之精細往往令人讚嘆﹗至於廳堂的陳設,正壁上高懸匾額,下掛中堂字畫,兩旁例有對聯。靠著正壁有條案,案上東西置花瓶、鏡子各一,中間放時鐘一座,寓意「終生平靜」。有些人家更在廳堂的側門上用梁枋和柁墩造成一個倒掛的元寶,有如一個「商」字,寓意「財到」,又叫商字門

廳堂陳設

 

商字門

同樣為了採光,北方四合院和徽式民宅的天井可謂大異其趣。北方四合院的天井大,採的是天然光;徽州民居天井窄,加上山牆高,所採的是二次折射光,所以光線特別柔和,想像屋主閒坐廳前,仰視天光雲彩,是何等的悠然恬靜啊﹗天井庭院因有匯聚屋面雨水的功能,徽州人叫做「四水歸堂」,水即財也,天井寄托人們聚財的願望。

民宅天井

 

四水歸堂

多說一點馬頭牆,它原是明代廣東籍徽州知府何歆鼓勵村民防禦火患的一項德政,最初只是磚砌的封火牆,後來逐漸發展為三疊、五疊、七疊的造型,其中以三、五疊最多。馬頭牆線條優美,錯落有致,便成為徽派建築的一個標誌。

 

馬頭牆

 

談到防火,我在參觀呈坎村的燕翼堂時又知悉一種妙法。燕翼堂建於明初,屋內有三層樓,廳堂兩邊都有木梯上樓。原來每層樓板下都鋪了一層細沙,然後再鋪方磚。如遇火災,樓板被燒,細沙就會落下滅火,設計十分巧妙。不過,這種設計隨著馬頭牆的普及已不多見了。

 

   

呈坎燕翼堂


徽州祠堂的特異華彩

上文所介紹的主要是普通人家的房子,並未述及富商的豪宅及大官的府第,不過,如數徽州古村中最華麗、宏偉的建築,則一定是祠堂了。祠堂除用於祭祀祖先外,也有宗族聚會、議事的功能,在一姓一村的徽州村落裡,祠堂是至高無上的地方。祠堂有宗祠、支祠、家祠之分,宗祠是一族的總祠,往往是一村之中最重要的建築。宗祠一般有三進,支祠只有兩進,是規格上的不同。

江灣蕭江宗祠

 

唐模許氏支祠

第一進叫儀門,又叫門廳、過廳,徽州人常用巍峨的五鳳樓來營建儀門,極雕飾之能事;第二進叫享堂,是舉行祭祖及宗族議事的地方;第三進叫寢室,用於供奉祖先牌位。在我看過的徽州宗祠中,讓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呈坎貞靖羅東舒先生祠和龍川胡氏宗祠。

 

巍峨五鳳樓

 

羅東舒先生祠是明嘉靖年間羅姓後人為紀念宋末元初的先祖而建,其間經歷不少波折,延至萬曆年間才陸續建成。祠堂由照壁、櫺星門、碑亭、儀門、兩廡、拜台、享堂及後寢等部分組成,據說該祠祭祀仿照孔廟的禮儀進行,所以建築規格在徽州是極高的。

羅祠儀門

 

羅祠享堂

享堂的巨柱全用金絲楠木,正中垂懸由明末書法家董其昌題寫的「彝倫攸敘」大字匾額,下掛孔子畫像,兩旁才是羅姓祖先的容像。最教人驚歎的是後寢大殿共有十一開間,外觀華麗壯偉,尤其殿中的斗拱、梁構,雕工的繁細令人叫絕,據說當中的鰲頭雀替因酷似龍頭而曾為羅家帶來麻煩呢。

 

寢殿木雕 

寢殿之上有一個閣子,用來供放羅氏家族曾收到的聖旨、詔書、官誥、黃榜等,也是徽州宗祠中僅見的,所以這個寢殿又叫寶綸閣

 

寶綸閣

 

績溪縣的龍川胡氏歷代名人輩出,因此胡氏宗祠也建得甚有氣派。宗祠是建於兩層台基之上,第一層只有兩級台階,叫露台;再上五級台階才到大門前。門樓是七開間的五鳳樓,其中一條額枋刻的是先祖胡宗憲平定倭寇的事跡,取材極為罕見。此後的儀門、享堂、寢樓,初看似與一般宗祠大同小異,當循著祠中的標示細看時, 才令我歎為觀止。

   

胡氏宗祠

首先是正廳左右的20隻隔扇門,刻在裙板上全是荷花圖,只見花有含苞、初綻、盛開、並蒂之分,葉有平鋪、翻捲、舒展、低垂之別,而荷與蟹(和諧)、荷與蝦(和順)、荷與鳥或蛙(和鳴)等組合,以至上有飛鳥、下有荷花、鯉魚(天時地利人和)的構圖,在在反映匠人的巧思。

正廳隔扇門

 

荷花圖(和鳴)

其次是寢樓兩廊的隔扇窗,共有48幅花瓶圖,每個花瓶的形制都不同,瓶上所插的花卉也絕不重複,真是百花齊放,百世平安。胡氏宗祠的荷花圖和花瓶圖,堪稱徽州木雕經典之作。

 

花瓶圖兩扇

 

祠堂供奉的都是男性的祖先,女性一般是不能入祠堂的。徽州區棠樾村的清懿堂卻是一座女祠,在徽州絕無僅有,在全國範圍內也甚少見。清懿堂是清嘉慶年間鮑啟運在重建鮑氏支祠敦本堂後,別出心裁地另建了一座女祠,以供奉鮑家的女主,以表彰她們的貞節孝義。

 

清懿堂

清懿堂中有一塊曾國藩題寫的牌匾「貞孝兩全」,其中的「兩」字是穿頭的,寄寓女子得以出頭之意。我認為清懿堂最可觀的是門廳外兩堵八字牆的磚雕, 層次繁多,玲瓏剔透,華彩紛呈,堪稱徽州磚雕之最。

磚雕精品

   

徽州宗族榮譽的標記:牌坊

在傳統的中國,一個地方能夠獲准樹立牌坊是光宗耀祖的大事,一村一族都會引以為榮。牌坊按功能主要分兩種:表揚功德和旌表節孝。

徽州過去建有牌坊不下千座,現在保存完好的可能已不夠二百。在眾多牌坊中,棠樾村口彎曲而有序地排列於青石板甬道上的七座牌坊,可說是一項奇跡,也成了徽州獨特的風景。

   

棠樾牌坊群

棠樾牌坊群中旌表節孝的有五座,包括兩座孝子坊、兩座節婦坊、一座父慈子孝坊,表揚義行的有樂善好施坊,表彰功名的有尚書坊。這個忠、孝、節、義的比例分佈未必能分映古村的普遍情況,據說明清時代徽州的節婦坊亦即貞節牌坊為數最多,因為徽州男人大多出門經商,往往一去就十幾甚至幾十年,不幸的還客死他鄉,留下的媳婦要侍奉公婆和撫育兒女,並且從一而終,她們的苦痛和犧牲換來的是死後代表一村榮耀的牌坊,想來也是一件悲涼的事。

鮑燦孝子坊

 

樂善好施坊

一般牌坊只有前後兩面,在徽州古城中有一座許國石坊,前後左右共有四面,俗稱八腳牌樓,成了徽州牌坊的一個標誌。

 

許國石坊

 

許國是歙縣人,於明萬曆年間平定雲南叛亂有功,晉升為少保,封武英殿大學士,故其牌坊又叫大學士坊。四面式牌坊據說只有皇親國戚才能用此規格,許國石坊的破格可見其承受的恩寵。石坊梁柱皆用茶園青石,每塊重量以噸計,最矚目的是柱礎外側台基上,裝置了12座石獅子,有蹲坐,有奔躍,神態各異,豪放古樸,可說是石雕中的精品。

 

額枋石雕()

不過,如論功名顯赫,績溪龍川的弈世尚書坊則較許國石坊有過之而無不及。此坊建於嘉靖年間,比大學士坊還早22年。

 

奕世尚書坊

 

所謂「弈世尚書」是指績溪人胡富和胡宗憲,他們都是戊戌年中進士,剛好相隔60年。胡富為官清正,曾任南京戶部尚書;胡宗憲軍功顯著,曾為兵部尚書,一文一武,相得益彰。

 

 

胡宗憲塑像

「弈世尚書」的枋額是明代書畫大家文徵明所題,三門四柱五樓,高達10米,現在背面須用鐵條撐持了。細看坊上的石雕亦甚精美,兼具高、淺浮雕、透雕、圓雕等技巧,甚有欣賞價值。

 

額枋石雕()

 

補充一下,古代牌坊分四個等級,依次是御製、恩榮、聖旨、敕建。前兩者都是皇帝親自提出建造,分別由國庫撥款或地方承擔;後兩者由臣下或地方提請,經皇帝准奏後由地方或個人出資建造。牌坊的級別往往在最頂的額枋上顯示,如寫上「聖旨」二字等。

 

「聖旨」坊(鮑文淵妻)

在徽州我沒看到最高級的「御製」牌坊,第二級「恩榮」多見於比較顯貴的功名坊,如許國石坊、弈世尚書坊和在前文曾述及的胡文光牌坊、同胞翰林坊等。第三級的「聖旨」牌坊最常見,如棠樾牌坊中的鮑文淵妻節孝坊、鮑燦孝子坊等都是。

「恩榮」坊(同胞翰林)

 

至於第四級「敕建」(又叫「勑命」),我看見的不多,徽州斗山街的豸繡重光坊是一個例子。至於在許多景區大門所見到的新牌坊,就談不上任何等級了。

 

   

「勑命」坊(豸繡重光)  

民宅、祠堂與牌坊,人稱徽州古建三絕,其實徽州古建築還有古橋、古亭、戲台、廟宇等,限於篇幅不能兼顧了,不過上文也提及徽州另外的三絕,即建築藝術中的三雕(木雕、磚雕、石雕),可惜取例不多,只能管中窺豹,聊見一斑而已。

木雕(宏村南湖書院)

磚雕(休寧古城岩)

石雕(西遞西園)


<< 轉上頁 >>

 

<< 轉下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