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首頁 >>

 

 |  1  |  2  |  3  |  4  |  5  |  6  |

 

徽州古城與新安江

 

有夢到徽州(五)

徽州古時統轄六縣:黟縣、休寧、祁門、歙縣、績溪和婺源,其中的歙縣自秦代以來一直是郡、州或府的治所,自然也是徽州的經濟、文化中心。以前歙縣管轄的範圍很大,如今為了行政的需要又分出了徽州區、屯溪區、黃山區,令人有點混淆。幸好歙縣現仍保留了一座徽州古城,這裡是歷代縣治、府治之所在,沈澱了深厚的歷史、文化。


遊覽徽州古城

2018年11月的一個清晨,我們踏上大橋朝著對岸的古城行進,橋下是新安江的支流練江,晨霧籠蓋著練江,也把對岸的徽派建築群烘染得如詩似畫。

霧鎖江橋  

過橋後約走200米,就看到一列高大的城牆,城牆下有新安派畫家黃賓虹的雕像,牆根還有一個小小的紀念公園。

 

 

 

城牆與雕像

進城須買一張「進城帖」,即包括城內八個景點的聯票。徽州古城是由府城及縣城兩部分聯璧而成,雖說始建於秦代,但現在所見的城牆多是新建的。我們隨著導賞員進城參觀,穿過甕城後有一個「承流宣化」牌坊,過了牌坊就到達寫著「徽州府」門額的城樓,叫南譙樓

 

承流宣化  

走進城門,只見兩邊各有一排斜斜地頂著城樓的12根柱子(原有13根),所以南譙樓又俗稱「二十四根柱」。據說這種建築用了宋代營造法,十分罕見。

 

 

 

二十四根柱

過了南譙樓,就來到徽州府衙。這一座府衙是仿照明代的規制重新修復的。我們從東門進入前院,兩廡共有三班六房,文左武右。中道立了一塊「公生明」碑,用意是對為官者的儆醒。道旁還有息民亭,是開堂前可供雙方和解之處。

 

徽州府衙  

然後才上府衙正廳(即公堂),高掛「明鏡高懸」匾是耳熟能詳的了;最有趣的是在案上插著知府宣判用的四色竹籤(藍白黑紅),藍籤代表無罪釋放,其他則代表輕重不等的懲罰。

 

   

四色竹籤

正廳後是二堂,用來審理一般案件。二堂後是知府廨,即知府和家眷的宅院。宅院後是小巧精緻的花園。園中有鐫刻著「辛丈人」篆文的石頭,用來紀念清代文學家龔自珍曾在府衙居停,「辛丈人」是他對一棵老桂樹的暱稱。

府衙二堂

 

「辛丈人」石

府衙的東面是陽和門,又叫東譙樓,是清同治末年大修後所留下的。出了陽和門,就看到著名的許國石坊,這是全國唯一的八腳牌坊,也是徽州古城的標誌。

陽和門

 

大學士坊

過了許大學士坊,是古城中的仿古商業街,街上有兩個紀念館都值得一看,黃賓虹和陶行知都是歙縣人,前者是新安派書畫大師,後者是現代教育先驅。我喜歡黃賓虹的門人林散之為他寫的一副對聯:

九次上黃山鈎奇峰鈎老木作畫似狂草洋洋灑灑渾渾噩噩   

   一生墮墨池寫金文寫古籀以斜為正則點點斑斑漓漓淋淋

確是不同凡響。

黃賓虹畫

 

陶行知一生從事教育實驗,如提倡「平民教育」、「科學下嫁」、「教學合一」、「小先生制」等,這些理念到現在還未過時。展覽廳用他的話作為門聯:「捧著一顆心來 不帶半把草去」,令人油然生敬。

 

 

陶行知像

從中街轉上北街,行行到了斗山街。這是歙縣的老街,以前是徽商的聚居地,街道狹窄,兩面矗立山牆,「馬頭」高低錯落,這裡集明清民居、牌坊及古井於一體,濃縮了徽派建築的特色。可惜這些古跡沒有很好的保育管理,古民居多閉門謝客,只留門罩及台階讓人憑弔;而貞節牌坊也多成了人家的門樓、門柱,甚至掩藏於門內,已難以引起注目了。走完斗山街,我只找到建於明崇禎年間為江御史平反的豸繡重光坊和據說是在唐貞觀年間所挖的一口蛤蟆井而已。

蛤蟆井

黃氏節烈磚門坊

   

新安碑園和漁梁壩

離開古城往江邊走,面對太平橋頭有一座飛簷翹角的樓閣,這就是太白樓。傳說李白到歙縣尋訪隱士許宣平,失諸交臂後曾在此飲酒賦詩,可惜如今太白樓已不讓登上,難以憑此一覽練江了。

太白樓  

新安碑園就在毗鄰,我認為更不可錯過。除了園中收藏大量石刻碑碣以及陳列自東晉至明代各大書法家真迹的墨妙廊外,碑園更是佈局巧緻的江南園林,其中的漏窗已令我賞玩不已。

 

 

碑園漏窗

歙縣還有一個重要的景點,就是離古城約1.5公里的漁梁村。我們先在練江邊下了一隻搖櫓船,只見有十六孔的太平橋就在不遠處,練江對岸小山上還有一座建於北宋的長壽寺塔。這時江上罩著的輕霧未散,坐在船上觀看朦朧的江景,聽著咿呀作響的搖櫓聲,彷彿墜入一個沈沈的夢裡。

 

練江霧景  

不多久,只見岸邊有一座攢尖飛簷的三角亭凌空而立,叫做李白問津亭,也是由李白尋訪許宣平的故事而衍生出來的吧。我們在問津亭上岸,走不多遠就到了漁梁古村的入口。

 

 

李白問津亭

漁梁村始建於唐代,明清時漸成了徽州人「出新安」的水埠,有過一段繁榮的日子,街上有一座崇報祠,門後仍掛著康熙年間知府朱廷梅所題「水聚徽盛」的匾額,可以為證。

 

水聚徽盛

   

現在的漁梁村已難尋當年的盛況了,一色木板店門,一條由石卵鋪就的路,街中有唐代所建的施氏橋,又叫獅子橋,仍散發著古樸的韻味。

   

古意盎然

訪村的目的是去看有「安徽都江堰」之稱的漁梁壩,由於新安江流到這裡出現了6米的落差,為了緩流蓄水,自唐代已開始建壩,現在所見的是明清時代不斷改良後的面貌。上面提到的崇報祠,就是為了紀念歷代建壩有功的官員及名士而築的。大壩的一邊靠岸處仍可見百步台階的碼頭,可藉此想像一下當年熙來攘往的貨運以及難捨難離的送行場景,歷史似乎在一霎間凝住了。

漁梁壩

碼頭一景


新安江山水畫廊

徽州多山多水,可謂山重水複,而一條貫穿徽州各縣的新安江,可以說是徽州的母親河,所以徽州的別名是新安,徽州人也可叫做新安人。橫江從西北,率水從西南分途流入,在屯溪老街的岸邊匯合而成了新安江,這地方叫做三江口。 新安江從此流經遼闊的歙縣地區再蜿蜒東去,跨越浙江省界,最後到達杭州,這就是幾百年徽州男子出門經商的必行之路。所以到屯溪除了逛老街外,我建議一定要去看看三江口。

三江口

 

看三江口可在屯溪老街入口前的鎮海橋上看,或走到新開發的黎陽水街的江邊去看,不過屯溪十景之一的「屯浦歸帆」已不復舊觀了,或可憑一幅彩畫加以緬懷吧。

 

   

屯浦歸帆

有夢到徽州,遊黃山是我的一個夢,遊新安江是另一個夢。新安江是過去外地人進徽州或徽州人往外走的水道,權德輿《新安江路》詩:

深潭與淺灘,萬轉出新安」

可見行程甚為艱險,也有無限風光。隨著公路、鐵路發達,相信已極少人會坐船溯遊新安江了。歙縣開發了一個叫新安江山水畫廊的景區,讓遊人坐船來回深渡與潭漳之間,領略一下山水之美與漁村風情,我們就在此渡過一個愉快的上午。

新安江一景

   

11月的早上天氣甚冷,我們在深渡碼頭上了一艘遊船。遊船駛出碼頭所在的河灣,經過岸邊一片粉牆黛瓦的村落後,漸漸晨霧把整個江面都蒙住了,江上所見只有在大霧微茫中時隱時現的一葉小舟而已。

深渡碼頭

 

小舟一葉

遊船沿著新安江上溯,晨霧漸稀漸散,兩岸又出現了徽派的房子和村落,時見婦人浣衣、孩童嬉戲,一派悠然;最好看的是當遊船靠近岸邊時盪起的一串串洄瀾中所留下的一绺绺民居的倒影

 

漩洄倒影

船行大約半小時後,第一個上岸的地方叫冰雪九龍谷。冰雪何來﹖來自谷中的冰雕館。遊客要租大衣才可進去參觀,不看冰雕的就在外面看看孔雀,這個景點可算無聊。

 

冰雪谷

 

又坐了十多分鐘的船,經過九砂村後,到達第二個景點:綿潭。在綿潭碼頭有一座巍峨的錦衣坊,枋額寫著「誥封錦衣衛指揮僉事汪瓚」,汪瓚因抗倭有功,又獲封明威將軍,故綿潭又稱將軍埠。

 

 

錦衣坊

綿潭曾是新安江上繁忙的水碼頭,客商喜歡留此看戲,所以俗諺有云:「打不完的漳潭魚,砍不完的九砂柴,看不完的綿潭戲。」我們在綿潭的節目,就是看了一段綿潭戲

 

綿潭戲

 

離開綿潭村,續往漳潭村。漳潭有三個景點,首先到紅妝館參觀,這是一個以徽州婚嫁習俗為題的展館。館中展覽大戶閨秀的陪嫁品,包括「十里紅菕v、「天下第一床」、「天下第一轎」等,極盡奢華富麗,與徽州古村的樸素形象成了強烈的反差。

 

   

天下第一轎

然後步入村中去看一棵稱要十人才可環抱的千年古樟,又被譽為「天下第一樟」。此樟傳說是北宋時張良的後人所植,而漳潭也是張姓的聚居地。為了紀念張姓的顯祖,村民就在千年古樟的附近修建了一座漢張留侯祠,祠中供奉張良的塑像,匾額題為「相國神仙」。

千年古樟

 

漢張留侯祠

遊船從漳潭回航,在綿潭對岸停下,讓遊客去看一個名為「新安漁風----九姓捕魚」的表演。話說北宋徽宗二年,朝廷平定了方臘之亂,由韓世忠押送歙縣九姓共106人的亂黨回汴京。船至綿漳遇上風暴,韓世忠得夢後決定放生九姓,並禁止他們再上岸。九姓從此成了江上漁民,世代奉韓世忠為恩人。

九姓捕魚  

表演就從漁民於岸邊揖拜韓世忠的牌位開始,這時江上已井然有序地佈置了各式漁船、漁具和漁鷹等,為隨後的表演整裝待發。

 

   

整裝待發

捕魚表演先有五個環節:絲網捕魚、撒網捕魚、义魚、鸕鶿捕魚、魚盤趕魚,捕魚方式層出不窮,令人目不暇給。跟著一隻漁船載著韓世忠的神像上岸,祭師於是唸誦祭文,祭天祭地祭恩公,才完成了祭祀的儀式。

魚盤趕魚

 

護送韓世忠

大圍捕的壓軸節目隨即上演,之前五支捕魚隊伍同時出動,各逞其能,岸上鑼鼓助興,掀起一片熾熱的氣氛;最後觀眾的目光都聚焦於一個大網,當大網逐漸收攏,一條條魚兒在網中蹦躍而起,為「九姓捕魚」帶上圓滿的高潮。

擂鼓助威

 

一網千金

「新安江山水畫廊」是一段安排很緊湊,而自主性很低的「精華線路」,雖然如此,能有半天可兼覽江上的霧迷與晴朗,也認識了新安的一些古跡和民俗,便覺得此程的收穫也蠻不錯。

     

<< 轉上頁 >>

 

<< 轉下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