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首頁 >>

 

|  1  |  2  |  3  |

 

 

2019年3月,我們一行六人前往浙江省的北部旅遊,包括杭州北、嘉興及湖州兩市,也可簡稱為「杭嘉湖」。明清以來,杭嘉湖地區在江南一帶甚為富庶,是次行程以古鎮為主,兼及一些名勝古跡。


嘉興南湖

甫下杭州蕭山機場,我們即到長途汽車站坐班車前往嘉興。到達嘉興市區的汽車北站,就在附近找酒店下榻。位於嘉興市區的南湖是一個著名景點,我們決定用一個上午去遊覽。

南湖的第一個遊覽重點是湖心島。湖心島是明嘉靖27年由知府所築,島上綠柳依依,繁花似錦,一派江南春景。

江南春景

 

繞著湖邊行進,過了中共元老董必武所建的訪踪亭後,就看到岸邊泊著一艘船,這就是當年中共的一大會址,又叫「紅船」;當然這船並非原物,是供人近看的模型而已。

 

   

一大會址

湖心島其實島中有島,從「紅船」隔著小河往內看,只見一列紅牆上聳立重簷翼角的烟雨樓,雄偉典雅;紅牆上清晰地寫著乾隆御筆的三大綠字:釣魚磯。烟雨樓是湖心島的主景,樓外有乾隆御碑、清暉堂、來許亭、鑑亭等清代遺迹。

烟雨樓

 

清暉堂

南湖第二個重點是豪股塔。我們在伍相祠前的碼頭上岸,岸邊立著一塊大照壁,上書:「忠烈千秋」。伍相祠奉祀的是春秋吳國的伍子胥,千百年來老百姓都為這剛烈的忠臣而抱不平。祠內的七層豪股塔正是為紀念伍子胥而建的,塔內有許多詠讚伍相的詩文。

伍相祠

 

伍子胥像

登上塔樓觀景,南湖遠近的風景盡收眼底,美不勝收。

 

 

 

南湖風景

 

南湖的周邊也分佈了一些近代名人的故居,我們只參觀了朱生豪故居。他翻譯過莎士比亞大部分的劇本,可惜天不假年,只活到32歲。

 

 

 

   

莎劇譯者


西塘晨暮

嘉興市汽車北站有班車直達西塘古鎮,行車約一小時。抵埗後,原想在景區塈鉿穜J,誰知新政策是景區內不可接待外賓,結果頗費了點時間才在景區外找到下榻的賓館。離賓館不遠處有蘇家弄,是古鎮景區的一個入口。安頓後,就開始我們午後至黃昏的遊程。

西塘古鎮有為數約十處可供參觀的園林、舊宅、博物館、陳列館等,大多於下午五時前就關門下班了。我們趕在閉館前,先參觀位於蘇家弄口的西園。西園是明代一戶人家的宅院,園中假山、池沼、亭閣均甚巧緻。

江南園林

 

民初吳江詩人柳亞子常與南社社友聚會於此,所以現今的大廳就成了南社陳列館。我最喜歡的是廳中兩個圓形的門罩,頗能代表西園高雅的品味。

 

 

   

園形門罩

出了西園,沿著上西街往東行,盡頭處有一片人群匯聚的小廣場。前面有安境橋,橋下是古鎮南北走向的河道;離安境橋不遠又有一條小橋,卻橫跨於另一條水道之上,沿著這條水道西行,就是西塘著名的烟雨長廊了。兩岸臨水的通道覆蓋著延綿幾百米的廊棚,棚內多是賣小食或紀念品的店鋪,柱邊掛滿紅燈籠,成為西塘特有的風景。

安境橋

 

烟雨長廊

我們來到時並無下雨,卻正值日落,只見兩岸的廊棚、高樹倒影水上,夕陽的餘暉為水道鍍上一層金黃,此景教人陶醉。

長廊日暮

 

落日鎔金

行到烟雨長廊的中部,有送子來鳳橋。這是一道廊橋,用一堵粉牆在橋中分隔出兩邊走廊,傳說以前過橋有「男左女右」的規定。我覺得最好看的是複廊牆上開了多個漏窗,每個漏窗都是絕妙的畫框。

送子來鳳橋  

漏窗風景

過了送子來鳳橋再往前走,天已漸黑,岸邊有些做了酒樓的大船都亮了燈。我們便從橋拱很高的環秀橋返回對岸。傍晚環秀橋的橋洞也亮了燈,仍能辨讀橋洞兩旁的對聯云:「船從碧玉環中過  人步彩虹帶上行」。

環秀橋亭

 

西塘的夜色不錯,但我們要在上西街找地方吃晚飯了。飯後在街上參觀了在晚上仍然開放的紐扣博物館。嘉興是水鄉,製紐扣的原料是貝殼(叫貝扣),原來製造一個貝扣須經九個工序,並不簡單呢。

 

 

 

紐扣博物館

在西塘過宿一宵,第二天早上我又兩次進出景區。六時多出門,穿過蘇家弄轉出下西街,街上的店鋪大都還未開門,只見青石板路上鍍了一層晨光,古鎮是昨天沒有的恬靜﹗

 

 

古鎮晨光

 

經過最窄只有0.8米有「西塘一線天」別號的石皮弄的弄口後,就到了環秀橋。橋上已站滿等待拍攝日出的人,當我走到橋上,一輪朝日竟在此時從東面的屋角冉冉升起,心中不由得也升起一陣欣悅。

 

 

 

 

西塘日出

不過我沒有停下,過了橋後繼續走那段昨天沒走完的烟雨長廊。走完了長廊,就到了塔灣街。塔灣街的河灣很闊,河邊整齊地停泊了一排遊船。

 

 

河灣遊船

   

走到有黃色圍牆的隨糧王廟,廟內供奉明末一位為救濟西塘百姓而殉職的金姓官員,廟前水邊有當年運糧船的模型;廟的對岸是一個水上戲台,既用以酬神,也可以娛人,水鄉風味十分濃厚。

隨糧王廟

 

水上戲台

這時陽光尚未正照,河面顯得格外清澈,把岸邊的船、屋、樹的倒影都印在河中。塔灣街的晨曦真美,令人留連忘返。可惜我須於七時左右回到賓館吃早餐,只好折回。

 

塔灣晨曦

早餐後,第三次進入西塘景區,沿上西街東行,又來到安境橋。沿著河邊往南走,只見對岸房屋後面都有小小的水埠,清晨只見小艇在水道來往,活現江南枕水人家的風情。

 

 

水鄉風情

 

過了酒吧街,行行到達燒香港。這燒香港隔著河道分為南、北兩街,兩岸的楊柳既高且密,滿目青翠,令人心曠神怡。

 

 

 

 

燒香港

走到南街的盡頭有倪宅,跨過五福橋就到了北街。從北岸回程,走到姜家弄口,有餘慶堂,現成為明清木雕陳列館。堂裡除展示精美的木雕構件外,也藏了西塘最短的弄堂(即家中有大事時供女眷用的通道),真令我開了眼界。

 

 

最短弄堂

 

從姜家弄出來,跨過安善橋到北柵街,就進入橋道縱橫的區域。如果乘船在這一帶去看西塘,當有另一番滋味。我則在岸邊逐一去尋訪大小不一、形式各異的橋,有的橫直相倚,又平拱各異,如萬安橋和安泰橋;有的小巧玲瓏,雕鏤精細,如獅子橋與戊寅橋。

 

 

橋道縱橫

臥龍橋是西塘景區北部的盡頭,也是鎮中的大橋之一。橋下有遊船碼頭,難怪這一帶的遊人眾多。

 

 

臥龍橋

 

從臥龍橋出來,回到安境橋,返回上西街,補看瓦當博物館;續往下西街,參觀完王宅種福堂,把西塘古鎮的景點差不多都走過一次了。

 

 

   

種福堂

此次遊西塘古鎮,可以無拘繫地到處閒遊,靜賞了日暮與清晨的美景,覺得旅遊之樂,莫過於此了。


   

<< 接下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