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首頁 >>

 

|  1  |  2  |  3  |

 

 

湖州少駐

在南潯泰安路坐公車到湖州,只用了一小時。進入湖州市區所見,比嘉興更現代化,而歷史氣息又更淡薄了。我們下榻酒店的客房,下臨貫穿湖州市區奔流不息的霅溪。溪上橫跨著明嘉靖18年所建的潮音橋雖仍古樸,不過作為一個古渡口,當年商店林立,熙來攘往的情景已一去不復返了。

霅溪奔流

 

潮音古橋

沒有計劃在湖州停留很久,但也爭取去看兩三個有代表性的景點。第一個目標是蓮花莊公園,蓮花莊是元代書法家趙孟頫的別墅,南潯古鎮的小蓮莊就是仿傚此莊而築的。

 

蓮花莊公園

 

公園入口不遠處的圍牆上嵌了趙孟頫所作的一篇《吳興賦》(吳興是湖州的別名),碑文是趙於40多歲時用行書寫成的。

 

   

吳興賦

輞川一景

公園的山丘上有苕上輞川,是在趙孟頫別業的遺址上重建的一片園林,曉清閣、雙亭、印水書房、松雪齋等都曾留過趙孟頫夫婦及其友人的足跡。蓮花莊公園景色優美,確是一個讀書作畫,涵泳性情的好地方。

附近有湖筆博物館,湖州以出產毛筆聞名,館內介紹湖筆的歷史及製作程序,並有趙孟頫藝術展,也值得一看。

湖筆博物館

 

翌晨參觀市中被一列黃牆圍起的鐵佛寺。此寺來源甚古,屢毀屢建,現址是2009年重建的,幸好寺中的古物保存完整。所謂「鐵佛」是指一尊北宋時代的觀音像,菩薩的面容端莊慈祥,令我一見難忘。

鐵佛寺一景  

慈祥法相

除了鐵觀音外,寺內還陳列唐代經幢、蠶石,也少不了趙孟頫的真跡,
如「天寧萬壽禪寺碑」等。

 

趙孟頫真跡

剛進寺時,只見觀音殿前一樹白玉蘭落了一地,意境甚美;離開大雄寶殿,回看殿側有兩株紅梅在黃色寺牆的映襯下份外嬌嬈,便感到滿心怡悅了。湖州是歷來文人薈萃之地,此行尋訪只及其勝跡之一二,不無遺憾,即便如此,但湖州給我的印象畢竟是美好的。

 

觀音殿前

 

 

塘棲勝跡

離開了湖州,下一站是塘棲。塘棲已屬杭州餘杭區,我們打算在塘棲古鎮渡宿一宵。第二天早上往超山觀梅,然後就下杭州去。塘棲古鎮位於京杭大運河側,因得益於漕運,在清康熙、乾隆之間十分繁盛,其名氣絕不下於烏鎮、西塘與南潯。後來大運河開了新線,塘棲就逐漸沒落,無復昔日的風光了。

 

塘棲古鎮

我們前往古鎮本來沒抱很大的期望,只想看看那一座仍橫跨著古運河的廣濟橋而已。塘棲古鎮到處只見施工地段,正要建成4A旅遊景區,現在參觀仍不用購票。大運河兩岸的景區已見規模,不過房子大都是仿古新造的。

 

廣濟橋

 

建於明朝弘治年間有超過500年歷史的廣濟橋仍是景區的重心,這是古運河上唯一大跨度的七孔石拱橋,橋長近80米,橋欄有64根望柱,河上近橋孔之處還有四座石雕瑞獸的防撞墩,論規格和氣勢,非一般江南水鄉的橋梁可比。

 

 
 

防撞墩

廣濟橋始建的年代已不可考,到了明朝已坍塌不存,它的重生有賴於寧波人陳守清,為便利兩岸交通,他籌募一筆巨款,用了九年時間,才成就這座至今仍屹立河中的廣濟橋。陳守清於是被稱為「廣濟橋之父」,橋邊有他的青銅塑像。

 

 

陳守清像

 

景區還有郭璞井、運河穀倉、乾隆御碑等遺迹,但我很想去看看的花園橋、三條半弄等塘棲舊建築,卻因這一片「市河歷史街區」仍在修復中而無緣參觀,恐怕修復後已不是我想看的了。

 

不過,塘棲古鎮大運河的夜景還是很美的。

歷史街區

運河夜景

塘棲鎮的超山是杭州的觀梅勝地,2012年我跟一個江南賞梅團曾到超山,那時冬寒未退,所經過的山路只能找到一株半株的白梅,未能看到一片香雪海的盛景。這次重遊,已幾乎沒有白梅了,一條探梅路上開的盡是紅梅,遊人猶如墮進紅粉海洋之中。

超山紅梅

 
 

探梅路上

我最急切要看的倒不是梅路或梅林,而是上次錯過了的唐宋二梅。首先走到宋梅亭,亭子對面用石欄圍起的就是已有800多年的宋梅,只見橫枝上仍開著點點的白花。然後往前走進大明堂,1300多年的唐梅橫臥於浮香閣前,唐梅不及宋梅粗壯,現在只見葉不見花了。

宋梅

 

唐梅

近代金石書畫大師吳昌碩酷愛梅花,對超山的宋梅情有獨鍾,遺願死後埋骨超山。我走到吳昌碩墓前拜謁,以表仰慕。

 

吳昌碩墓

 

墓旁設有紀念館,取名「安得梅邊結茅舍」,館內介紹吳昌碩與超山之緣,他曾撰詩曰:「十年不到香雪海,梅花憶我我憶梅」,對梅花的癡情如此。

 

 

   

吳昌碩紀念館


良渚問古

離開塘棲鎮後,續往良渚鎮。自從1936年良渚鎮發現距今約五千年前的新石器時代晚期文化的遺址後,良渚文化便成為考古的一個重點。1980年代開始,考古人員在良渚不斷發現新的遺址,出土文物越來越豐富;2007年更確認有一個良渚古城,這個發現震驚世界。

良渚博物院座落於美麗洲公園內,環境優美,參觀的人大多是學生和青年,管理人員都很和藹可親,令人有賓至如歸之感。

 

良渚博物院

 

館內主要有三大展廳,第一展廳「水鄉澤國」介紹良渚位於環太湖流域西南部的地理及氣候,用各遺址出土的器物來展示良渚文化的特色,其中陶片上有大量刻符,學者認為是我國的原始文字。

 

 

原始文字

最令我驚訝的是一個嵌玉的漆器,令人難以相信五千年前已有如此精美的工藝。

嵌玉漆器

 

第二展廳「文明聖地」重點介紹良渚古城的遺址,古城有清晰的宮殿、內城、外城的三重佈局,並有大型的水利系統,不單是良渚文化、政治、信仰的中心,也是人類文明的重要起源地之一。

 

 

良渚古城遺址

良渚文化若與黃河流域的龍山文化比較,毫不遜色;就算和位於西亞、南美等世界早期文明起源地的古城遺址相比,良渚古城亦可並駕齊驅。

 

展板:文明起源地

 

第三展廳「玉魂國魄」展覽的全是良渚出土的玉器,在世界範圍堨氻憭えO中國所獨有的。良渚玉器除了用作禮器或飾物的玉璧、玉玦、玉璜外,最具代表性的是內圓外方,並可疊成數重的玉琮。

 

 
 

良渚玉琮

玉琮的四面均刻有神人獸面紋,其中羽冠獸面,眼鼻口都很突出,又叫「神徽」,相信是先民通鬼神的法器,也是權力的象徵。由於良渚玉琮的精美與獨特,已被列入國寶了。

 

 

 

神人獸面

   

離開良渚鎮,當晚坐公交再轉地鐵,就到了杭州,浙北之行也告一段落了。

(後記:3月參觀了良渚博物院,7月得知良渚古城遺址申遺成功,成為中國第55處世界文化遺產,

           頓生起與有榮焉之感。)


<< 接上頁 >>

 

<<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