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首頁 >>

 

|  1  |  2  |

 

寧夏初遊(上)

 

除了香港和澳門,在中國235自治區4直轄市中,我從未涉足的只有寧夏,201911月下旬偕同友人參加一個六天旅行團,終於補足了這中國版圖的最後一塊。寧夏的全名是寧夏回族自治區,原來它僅比台灣和海南大,在全國省市自治區中排行倒數第三,面積相當於廣東省的三分之一。六天媢篕琤u有四天寧夏的行程,不過當地導遊的編排恰當,每天的重點清晰,而且解說詳細,我本人頗有收穫,願和大家分享。


大美黃河

在銀川的酒店渡宿一宵後,第二天早上就離開銀川,朝著位於吳忠市的黃河景區進發了。黃河發源於青海,流經甘肅、寧夏、內蒙古、山西等九省。寧夏處於黃河上游,也屬於河套地區,有因河流製造的沖積平原,土地比較肥沃,故有「天下黃河富寧夏」之說。

我們首先去參觀的是位於青銅峽市2012年才落成的黃河樓,它的主樓建在黃河邊的高台上,若論歷史當難與黃鶴樓、滕王閣相比,但論氣勢則可與二者媲美。

步向黃河樓

 

黃河樓

入景區處是一座八柱七樓的彩繪牌坊,前額是「大哉黃河」,後額寫「美哉黃河」;走過一道橫跨分洪河道的長橋後,還得攀登數十個台階,再穿過玄武門,才到達主樓之下。

彩繪牌坊

 

玄武門

黃河樓由四個門樓(玄武、青龍、朱雀、白虎)所圍攏,此外還有四個角樓拱護,儼如宮城,其巍峨鉅麗,可想而知。主樓共有八層,一至二樓以「黃河頌」、「黃河情」為主題,大凡黃河的地理、歷史以及黃河所孕育的文化都兼容並包,是黃河樓的主廳。三樓至七樓則是「甲骨文」、「青銅器」、「中國各省非物質文化遺產」等專題展廳,展品精到,說明清楚,合起來可相當於一部中華百科全書了,我們這類有時限的旅人,就只能走馬看花罷了。

主題展廳

展廳一景

黃河樓八樓是一個觀景層,大家當然不會錯過。只見黃河在吳忠市區與青銅峽市之間蜿蜒而來,它不是印象中的滾滾濁流,而是一彎清江;樓前所見是分洪的渠道,有堤與黃河分隔;堤岸散佈一些亭閣,形成觀光帶。現正枯水時期,從岸邊到河中蔓生著大片暗黃的蘆葦,倒成了一個黃河的濕地景觀

黃河景觀

 

河道旁豎立一座有如天神的「黃河母親像」,據說目前黃河邊只有三尊,另兩尊分別在蘭州和鄭州,黃河樓能立此像,是一種地位的認同。 參觀完黃河樓後,我們在青銅峽鎮用午飯。

 

 

黃河母親像

午後前往參觀108塔,這個景點與上世紀60年代寧夏修建青銅峽大壩有關,原本淹沒於河底的108塔因而重見天日。加上近年不斷完善水利樞紐,黃河大峽谷更發展為一大景區,108塔只是其中的一個景點而已。

 

108塔景區

 

108塔是喇嘛教佛塔群,建於西夏中後期,距今約有七百年的歷史。它地處黃河西岸唐徠古渠的引水口,背靠賀蘭山餘脈,座西朝東,最特別的是塔群由上而下按奇數排列成12行,成就108之數。不管從下面仰望,抑或從遠處觀看,都氣勢磅礡,蔚為奇觀﹗

 

塔群奇觀

沿著108塔一邊的台階走上最高的一座佛塔,塔下有佛光寺,寺門卻緊閉著。佛教把人生的煩惱總結為108種,建造108塔是便於善信去消除煩惱的。再細看向下鋪展的群塔,全用覆鉢形,塔頂是一個葫蘆(諧音福祿),但葫蘆的排列是隔行單、雙交替;而葫蘆下的寶蓋又有八角形和蓮座形的變化,造型真是既樸素,又靈巧。

 

錯綜變化

 

從這裡放眼遠望:對面賀蘭山脈連綿起伏,黃河與唐徠渠之間隔著一道的蘆葦堤,天與水的淺藍互映,山與堤的土黃相應,構成一片和諧、純美之境。 離開吳忠,續往一百公里外的中衛,並渡宿一夜。

 

   

純美之景


金色大漠

中衛是一座古城,早上我們參觀築於北面一截舊城牆之上的高廟。高廟又叫保安寺,始建於明永樂年間,已有六百多年的歷史。

中衛高廟

 

過了天王殿,橫於眼前是極陡的石台階,兩邊欄板的磚雕精緻;走十二級台階到達嘉慶28年重建的磚牌坊,枋額正中刻上「無上法橋」,左、右則各刻「月窟」、「天根」,分別來自佛、儒、道的用語,中間兩柱的對聯,三教合流的意旨就更明顯了:

儒釋道之度我度世皆從這     天地人之自造自化盡在此間 

 

磚雕牌坊

無怪乎天王殿兩邊,既有羅漢堂,又有地宮(即地獄),而殿堂的扇門畫卻多用傳統揚忠勸孝的民間故事

 

 

民間故事

 

繞過「華藏玄門」後的大照壁,高廟的主建築群兀立眼前,重樓疊閣,檐牙相扣,集中、緊湊、高聳、曲迴,畫棟雕樑,令人目不暇給﹗底層有大雄寶殿,但格局很小,且不能內進;後殿放一尊白玉臥佛,則可以參觀。大雄寶殿以上的兩層樓閣也不能登上,我只好繞行殿下,從不同角度去觀賞這精美繁富的殿宇群,沒法想像西北地區竟有如此的傑作。

 

精美建築

參觀完高廟,續往距離市區20公里的沙坡頭。沙坡頭位於騰格里沙漠東南邊緣,聽說騰格里沙漠全由流動的沙丘組成,沙坡頭一年有330天刮風,原是一個極兇險的地方;即使是中衛市區,以前也常受沙塵暴的侵擾。

 

 

騰格里沙漠

 

1956年竺可楨來到中衛,研發一種「麥草方格法」,結果成功治沙,到今天中衛已很少有沙塵暴,沙坡頭也漸成為熱門的旅遊景點。

 

 

 

麥草方格

我們先走進一片園林,只見遍植棗、杏、梨等樹,大多老幹虬枝,可知已有相當時日。據說這奡翱O朱元璋十五子朱瞻的避暑山莊,想像沙坡之下春暖花開時的奇景,令人嚮往。我們在滑沙中心乘索道纜車上了坡頂,這奡N是名副其實的沙坡頭了。

 

 

登坡索道

   

沙坡頭集沙漠、黃河、綠洲、山巒而為一,是不可多得的自然美景:沙坡之下是黃河流經的一帶村落,對岸又是連綿起伏的群山;而那河灣很像太極的圖形,故被稱為「黃河太極圖」。

沙坡頭

 

黃河太極圖

由於眼前有沙漠,有黃河,令人想起唐詩的兩個名句:「大漠孤烟直,長河落日圓」,故坡頂立了一座王維題詩的塑像,又成了「王維詩境」。我雖認為王維的《使至塞上》不大可能於此地取材,但此時若要和人辯論,又未免有點煞風景了。

 

王維詩境

跟著從坡頂坐擺渡車前往北區,準備「向沙漠進軍」。途經一段包蘭鐵路後,就漸漸進入沙漠地帶。我看到兩邊澄黃的沙地裡也間歇地生長著如駱駝刺等綠色植物,同時也看到一方方每年由不少義務工作者所墾殖的「麥草方格」,心中有莫名的喜悅。沙漠的遊樂項目有滑沙、騎駱駝等,不過均有年齡限制,六十以上只有一項可玩:乘坐沙漠巴士。這巴士的車輪較高,是為了在沙漠馳騁而設計吧。

沙漠駝踪

 

我們就讓這巴士乘載著在高低起伏的沙丘之間顛簸跌盪,幸好不消十分鐘,就在一個停泊點下車了。時值中午,沙漠被照得金光燦燦。眼前並非一望平沙,仍是高低起伏的沙丘。只見近處沙上插著幾根枯木,或雕成圖騰,或刻上文字,為這單調、寥廓的大漠平添了趣味 。

 

 

枯木之景

最吸引的是遠處沙丘上一面迎風招展的紅旗,旗下還有一叢枯樹。

我踏著鬆軟的黃沙走去看看,那旗上寫著「絲路驛站」四字;那叢枯木也有名堂,叫「花棒」,是特意栽種的。「又名沙漠姑娘,七月花開,燦若雲霞」,這簡短的說明又引起我美好的遐想。

 

「沙漠姑娘」

 

其實所謂「走進沙漠」就只有這一站,逗留的時間大約半小時,能做的也只是到處走走、拍拍照而已,不過可在藍天耀日下親炙這茫茫大漠,大家似乎已很滿足了。

我們回中衛市內吃午飯,然後坐三小時的車,又回到銀川。

   

走進沙漠


   

<< 轉下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