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首頁 >>

 

|  1  |  2  |

 

寧夏初遊(下)

 

一頁西夏史

第四天上午,參觀完中國枸杞館後,我們來到寧夏博物館。寧夏博物館共三層,有四、五個展廳,在有限的時間下,我只好集中參觀兩個介紹寧夏歷史的展廳,從「朔色長天」到「大夏尋迹」。

寧夏博物館

 

先秦時代,在現今寧夏地區活動的民族統稱為西戎,秦漢時演變而為匈奴。從北朝至唐朝,又分化成鮮卑、突厥、回鶻、黨項等部族。黨項是發源於四川白水河的羌人,故又稱黨項羌,歸順唐朝後接受冊封,成為後來大夏的先祖。到了北宋,黨項族開始強大,1038年李元昊自立為王,建都興慶府(即今日銀川),改國號大夏,與宋、遼鼎足而立。大夏王朝傳了十世,維持了189年,1227年被蒙古所滅。掌握了以上的基本資料,下午參觀西夏王陵時就有一個基礎了。

 

大夏尋迹

西夏王陵位於銀川西夏區,屬於西夏陵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的一部分。我們先在講解員帶領下參觀西夏博物館。館內除了鋪陳西夏歷史外,更分廳介紹西夏的文化、宗教、社會、經濟等方面,資料豐富。

 

西夏博物館

 

例如西夏人參考漢字的點、橫、豎、撇、捺等筆畫,並用象形、指事、表音等法則創製自己的文字,當我從出土的器物和碑刻中看到這些方塊文字時,雖不能解讀,卻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和許多外族王朝一樣,接受漢化是不變的現象,西夏傳至崇宗和仁宗兩朝,提倡儒學,興文重教,是西夏最繁榮安定的時期。

 

西夏文字

西夏信奉佛教,在展廳中除看到大量佛像外,也有多幅彩繪經變(佛經故事),其中在《普賢變》的一角竟出現了唐玄奘與孫悟空,可見《西遊記》人物形象在成書之前已有藍本呢。

 

 

唐僧師徒

 

西夏博物館還有專門介紹王陵的展廳,西夏王陵共有十二個,因為元昊追諡祖父、父親為太祖、太宗,所以也建了王陵。十二王陵都分佈於賀蘭山下,由於史料的缺乏,因此除了仁宗的壽陵外,其餘都未能確定。 不過當中最大的一個叫泰陵,從其位置與規格看,一般都相信是景宗元昊的葬地。

 

 

   

王陵展廳

廳中陳列很多在王陵出土的文物,有雕塑、碑座、脊飾等,當中最珍貴的是一頭鎏金銅牛;而我很喜歡俗稱妙音鳥的菩薩造像,正名為迦陵頻伽,她雙手合什,背插雙翼,形象可愛。看著這些遺物,腦中就建構起西夏王陵尚未頹敗前的大概印象。

鎏金銅牛

 

迦陵頻伽

參觀完博物館,我們穿過一條地下隧道前往遺址區的觀光車站。觀光車繞著王陵遺址的範圍走了一匝,一路只見莽蒼蒼的賀蘭山,山下都是遼闊而枯黃的草坪,草坪上分佈了形狀、大小略有不同的土包(陵塔),按次序12號陵是一組,46 號是一組,78號是一組等,車子最後來到3號陵,也就是唯一開放的泰陵。

賀蘭山下

   

下車後,天氣格外寒冷,我們順著神道步進泰陵,從西夏陵展廳看到的是模型,這時都化為殘垣斷壁依次呈現:闕台、碑亭、月城、南門、獻殿……高24米的陵塔雖然已變成一個蜂窩似的土墩,但在綿延的賀蘭山下仍是整個泰陵的矚目點,想像它原是一座圓形的密檐寶塔,確有王者氣派,難怪已成為銀川的標誌。

 

步進泰陵

陵塔土墩

王陵一景


巍巍賀蘭山

在青銅峽108塔的山上,看見延綿不已的賀蘭山餘脈;走進西夏王陵,賀蘭山又成了一個宏偉的背景,於是我對賀蘭山岩畫的行程更有期盼,因為我終有機會走進賀蘭山去。

 

岩畫景區

「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這出自《滿江紅》的名句其實是用了漢軍征伐匈奴的典故,不應理解為岳飛曾經「踏破賀蘭山」,因為他誓要驅趕的是金兵,並非西夏。賀蘭山是位於銀川西北一列長長的山脈,旅程第五天的下午,我們的旅巴朝著賀蘭山進發,只見海拔一般有二千至三千米的賀蘭山在蔚藍的天幕下,幾乎不生草木的黃褐色山體袒露了粗獷的褶紋,充滿陽剛、豪邁之氣﹗

粗獷豪邁

   

來到了賀蘭山岩畫遺址公園,在導賞員的帶領下,先步過太陽神廣場。「太陽神」是賀蘭山最具代表性的一幅岩畫,在先前參觀的博物館都已看過,可謂無處不在。綜合我所聽到的講解:祂的眼睛代表兩個「日」,寓意「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方式;眼睫毛共有12根,代表12個月,而頭上的24根頭髪就代表24節氣了,當然還有鼻子和嘴巴。

 

太陽神形象

然後走進世界岩畫館,展品涵蓋五大洲70個國家,老實說只能匆匆一瞥而已。館中有一個「分類圖譜」,按人面、牛、馬、羊、虎等匯集各種圖形,我覺得其中變化多方而又妙趣橫生的,肯定是人面了。

 

 

分類圖譜

   

我最期待的是走進賀蘭山口去實地觀看那些已存在了最少幾千年的神秘岩畫。坐電瓶車直到岩畫遺址區,也就是賀蘭山口,賀蘭山的南坡是寧夏,北坡已屬內蒙古了。一下車,就看見三五成群的岩羊正在吃草,岩羊是國家重點保護動物,見人會走避,但溫馴可愛。

賀蘭山景

 

可愛岩羊

入山走一段木棧步道,道旁種植旱柳。賀蘭山上少見植被,大多亂石堆壘,嶙峋突兀,卻有一種雄渾之美。入山感覺氣溫越來越低,連最初可見的溪流也漸鋪上薄冰了。靠近山邊有一叢樹,竟已銀裝素裹;樹後又有一個瀑布,瀑流大都凝結成冰簾雪幕了,在大山粗獷的褐黑中竟包含柔美的雪白,得見此奇景,大家不禁興奮莫名。

 

銀裝素裹

我沒有忘了去看散佈山壁上那些磨刻在石頭上的岩畫,幻想著在遠古洪荒時代,我們西北部族的藝術家們,出於一個任務或者興趣,以簡陋的工具為畫筆,記錄了他們的生活和故事,靈思和妙趣。眾多的人面像仍是我最喜愛的,如「大眼睛」;當然我也看到了那個藏身岩中,高懸山麓的「太陽神」。

 

岩畫:大眼睛

 

此外,如「父子鹿」、「雙羊出圈」等,既是那個單純歲月的生活情景,又是一種人畜和諧的境界。岩畫中有少量的西夏文字,見證了這古老的傳統代有承傳。

 

 

岩畫:西夏文(能昌盛正法)

回程時要穿過韓美林美術館,韓美林是當代著名的藝術家,從1980年代,曾七次到賀蘭山觀摩岩畫,吸收了岩畫天真樸拙的精神,用現代的手法創作了不同形式的藝術品。2010年他把三十年與岩畫有關的作品回贈銀川,於是才有這座美術館。我很想在館中慢慢欣賞,奈何團隊沒有預留參觀的時間,十分可惜。

 

韓美林美術館

 

離開賀蘭山,要趕往西夏風情園去看馬戰。西夏風情園位於銀川新開闢的西夏古城。這是一個兼具文化與娛樂功能的主題景區,先由穿了古裝的導賞員帶領參觀西夏市井街,街上各式店鋪林立,感覺猶如置身於影視城。

 

 

 

 

西夏風情園

我對其中的一所狀元府較感興趣,雖然那府第仿建得比較粗糙,但當中也道出西夏仁宗引進科舉,宗室子弟李遵頊考中狀元,後來還繼承了帝位的故事,充滿傳奇色彩。相信這個狀元皇帝,在中國歷史也是絕無僅有吧。

 

西夏狀元府

 

然後到表演場去等候下午四時三十分馬戰的開演,所謂馬戰是一場名為《西夏烽火》的實戰演出,內容是說李元昊原本臣屬於遼主,後來力拒遼軍的入侵,終於奠定了西夏的地位。大家多為演員的馬上功夫和戮力演出而喝采,我則為又掇拾了一點西夏歷史而感滿足呢。

 

 

   

馬戰演員


回鄉印象

寧夏回族自治區的人口約有七百萬,其中回民約佔三成,是全國回族最為集中的聚居地,所以又有「回鄉」的稱號。寧夏據說共有三千多間清真寺,可見回民的生活與他們的宗教密不可分,處處洋溢回疆的氣息。

旅程第五天上午,我們來到西關清真寺,雖不是銀川最大的,但那以綠色為主調的建築也很有氣勢。禮拜大殿共有兩層,座西朝東,殿頂是圓形穹頂;大殿兩側各有一座邦克樓(宣禮塔),每個塔頂在三個圓球之上掛了一彎新月,充滿伊斯蘭風情。禮拜大殿並不開放,回族講解員在殿前介紹了一些回教禮儀、習俗後,就帶我們到小賣部去推銷寧夏特產了。

西關清真寺

 

禮拜大殿

我們在銀川共住宿四晚,酒店雖不接近老城,但我也爭取用了兩個清晨走到南門一帶去尋訪古跡,到過南門樓(又叫小天安門)、承天寺、十字鼓樓和玉皇閣,其實只能看看外觀,因為這些古建築即使開放,也得等到九時以後。最難忘的是我與三個朋友在第五天清早出行,在承天寺外本已吃過熱呼呼的早餐,但當走在十字鼓樓前的步行街時,大家都凍得手冰腳冷、面紅耳赤,朋友用手機測查氣溫,是攝氏零下八度。「寧夏確是零下呀」,既是一句笑話,也是一次經歷呢。

小天安門

 

零下出遊

黃河、大漠、雄山,還有西夏歷史,是次寧夏初遊真的收穫不錯。當然,寧夏擁有五個市,就是銀川一市也有三區兩縣,這個「塞上江南」還有許多我們未探的勝迹;加上它與陝西、甘肅、內蒙古相鄰,希望來日的旅程有機會再加入寧夏,使我可以重溫這片土地那一派天然古樸的情趣。

     

(註:本文所用的部分照片,由旅友程先生提供,特此致謝。)


<< 接上頁 >>

 

<<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