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首頁 >>

 

|  1  |  2  |

名樓勝景記武漢(上)

武漢是武昌、漢口、漢陽的合稱,由長江、漢江分割為三鎮:長江的東岸叫武昌;漢口即漢江流入長江的出口,人們把漢江之北稱漢口;漢江以南就叫漢陽。武漢素有「九省通衢」之稱,是南北交通的樞紐。我到過武漢已有六、七次了,可說並不陌生,但也說不上很熟悉,因為每次只以武漢為起點或終站,停留的時間最多是半天一夜,所得的印象零零碎碎,並不完整。

2019年12月底,新冠狀肺炎肆虐神州,其中的重災區是武漢,在抗疫期間許多從武漢傳出的畫面,令我看得既感動又憂傷,我覺得也應動筆寫一點我所見所知的武漢,其中兩個地方最教我懷念,那就是黃鶴樓東湖

黃鶴名樓

 

東湖一景


天下名樓說黃鶴

黃鶴樓與岳陽樓、滕王閣合稱江南三大名樓,它們都因文學作品而名揚天下,分別有范仲淹的《岳陽樓記》,王勃的《滕王閣序》和崔顥的《黃鶴樓》。崔顥的《黃鶴樓》是一首膾炙人口的唐詩:

岳陽樓

 

滕王閣

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
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

崔顥的《黃鶴樓》用神仙傳說起筆,所謂「昔人」是指仙人,有說是王子安,有說是荀環,有說是費褘,都曾乘鶴來過黃鶴樓。根據史料,黃鶴樓始建於三國時代,東吳孫權在蛇山修築夏口城,黃鶴樓原只是西南角的一座哨樓。到了唐代,黃鶴樓已與城垣分離,逐漸成為供宴遊觀賞的樓閣,而神話傳說和大量的詩詞題詠,造就了這座江南名樓。

唐樓模型

 

黃鶴樓原位於蛇山黃鶴磯頭,是臨江的建築,歷史上最後一座黃鶴樓已於清光緒十年被大火焚燬了,現址所見是1985年重建的,而且因為興建長江大橋,黃鶴樓的位置也從江邊內移千米到了蛇山的峰嶺。

 

 

 

長江大橋

如今黃鶴樓已發展為一大景區,其中黃鶴樓位於西面。從西大門進入,穿過「三楚一廔」的牌坊,先看到一座白塔,它是元代留下的喇嘛佛塔,又叫勝像寶塔;民間傳聞,此塔是諸葛亮為關羽水軍設計的導航燈,故又叫孔明燈,可備一說吧。

 

勝像寶塔

 

新建的崇樓屹立於蛇山上,共五層,高51.4米,層層飛簷,每層有12個翹角,樓邊左右有攬虹、瞰川二亭,其下又襯以雲衢、凝翠二軒,若論外觀的峻麗、格局的恢弘,我覺得更勝於滕王閣與岳陽樓。

 

 

 

新建崇樓

樓前台階下有一座「黃鶴歸來」銅雕,由龜、蛇、鶴三種動物組成,雙鶴踏著龜和蛇,鶴來自黃鶴飛來的傳說,而龜、蛇分別代表龜山、蛇山,含意豐富,形象生動。樓的四面均有匾額,朝西頂層懸下「黃鶴樓」的樓名,二層則有「氣吞雲夢」四字,甚有氣勢。樓東頂層則高懸「楚天極目」四字,我從樓下仰望,黃鶴樓更有凌雲沖霄之勢。

 

 

黃鶴銅雕

 

離樓東約100米處放著清代寶銅頂,這是黃鶴樓僅存的舊物了。

 

 

 

 

 

清代銅寶頂

離銅寶頂不遠又立了一座千年吉祥鐘。此鐘原為千禧而鑄,鐘亭的意念卻來自隨州曾侯乙墓的編鐘架,似亭又似架,富有楚文化的風調。

 

 

千禧鐘亭

 

登樓是遊客必然的動作,當然這座全新的五層樓,已不可能重現往昔的情景了。最教我讚嘆的是一層大廳正面那幅題為「白雲黃鶴」的巨型陶瓷壁畫,大氣淋漓,畫的正是崔顥的詩意:黃鶴已去,白雲千載,給予遊人無限的想像空間。

 

 

 

白雲黃鶴

二至三層也有各種彩繪,多取材於歷史典故、名人故事,且有大量黃鶴樓詩詞的書法作品,令人目不暇接。

 

 

故事彩繪

 

四層則陳列從宋代至清代黃鶴樓的模型,展示黃鶴樓的沿革變化,比較之下,現今的黃鶴樓比舊樓都高得多,而且屹立山上,更有超群絕類之感。

 

 

 

清代模型

登上頂層,踏出樓台眺望,西門外連接通往江邊的大路,只見武漢長江大橋橫跨兩岸,「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已不復見了,但對岸由漢江劃分漢口和漢陽兩區與武昌鼎足而立的格局,則了然在目。 我第一次遊黃鶴樓是在2008年,那天的遊客很多,黃鶴樓五個樓層都擠滿中外遊客,根本沒法細看。

樓頭眺望

 

只記得曾在落梅軒聽了一會兒古琴,出來在黃鶴古肆的商店買了一些紀念品,就是那次的經歷,只能「到此一遊」而已。初遊黃鶴樓,收穫的只是深深的遺憾。

 

 

 

黃鶴古肆

重遊黃鶴樓已是2016年,才知道黃鶴樓已發展為一個擁有近80個景點的大公園,不只是一座名樓而已。

 

 

公園南門

   

我從南大門進入,最先呈現眼前的一片風景優美的園池,叫做鵝池,這是為紀念王羲之在黃鶴樓下放過鵝而造的。池上有鵝碑亭,亭壁嵌了清人仿寫的「鵝」字;圍繞池的四周有碑廊,當中可找到有名的碑刻23方,包括李白的「壯觀」、黃庭堅的「燕入群花」碑等。

鵝池一景

 

「壯觀」碑刻

續往上行,路旁橫亙著一列刻在山壁,長達40米的花崗石浮雕畫,畫中鏤刻九十九隻翔舞的仙鶴,蔚為奇觀,此畫又叫「九九歸鶴圖」。

九九歸鶴浮雕

浮雕附近有毛澤東詞亭,毛氏曾為武漢寫了《菩薩蠻.黃鶴樓》和《水調歌頭.游泳》兩首詞,分別刻在石碑的正反兩面。這兩首詞在內地流傳甚廣,
例如《菩薩蠻.黃鶴樓》:

茫茫九派流中國,沉沉一線穿南北。
煙雨莽蒼蒼,龜蛇鎖大江。黃鶴知何去?
剩有遊人處。把酒酹滔滔,心潮逐浪高!

 

毛澤東詞亭

說起歌詠黃鶴樓的詩,最經典的當然是崔顥的《黃鶴樓》。在前赴黃鶴樓的途中,看見一座石照壁式的浮雕,叫做「崔顥題詩圖」。浮雕圖的一角是袖袂飄飄的崔顥正提筆賦詩,正中刻了書法家沈鵬手書的詩句,這照壁被譽為「詩書畫刻四絕」。

 

崔顥題詩圖

 

有關黃鶴樓賦詩,歷來流傳一個「李白擱筆」的故事,相傳李白來黃鶴樓遊覽,本來也想作詩留念,但看到壁上崔顥的題詩,竟甘拜下風,擱筆不寫了。

在蛇山南坡有一座重簷飛角的亭子,就是擱筆亭。擱筆亭在明清時也是一處名勝,現亭是新建的,亭額是詩人臧克家的題字,亭聯由戲劇家曹禺所撰,倒是一個難得一見的組合。亭聯為:

樓未起時原有鶴 筆從擱後更無詩

   

李白擱筆亭

參觀完黃鶴樓下來,沿著山路往北行,可到費褘亭、呂仙洞,都是因黃鶴樓的仙道傳說而來的景點,呂仙就是呂洞賓。行行到達白雲閣,這是位於蛇山山頂和黃鶴樓相呼應的建築,閣高41.7米,白雲、黃鶴相得益彰。可惜此閣已不讓登上,樓下是有關黃鶴樓歷史的展廳,門內有楹聯學家白雉山的長聯,頗堪賞讀。

白雲閣  

閣前崖邊有一座由石柱架成的湧月臺,是現仍保存下來的明代遺物,彌足珍貴。

 

 

 

湧月臺

沿石階下行,通到紫薇苑,這是南景區鵝池之外另一處雅緻園林,種植花木甚多,不限於紫薇而已。

 

 

紫薇苑  

園中有一口古井和兩座新亭,亭子分別名為樂天亭和夢得亭,「樂天」是白居易,「夢得」是劉禹錫,是唐代兩大詩人,也是一對摯友。他們分別到過黃鶴樓並留下了詩作,紫薇苑裡有這兩座紀念建築,我覺得是令人愜心的事。

 

 

樂天亭

出了紫薇苑,續往東行,看見一座功德坊,就到了東景區。東景區主要是為了紀念岳飛而建的,南宋紹興四年,岳飛曾在黃鵠山(即蛇山)下駐兵,為朝廷追擊叛軍。這堨艉F一座高8米的岳飛銅雕,只見岳飛扶鞍勒馬,一臉憂憤;銅雕旁的石上也刻了岳飛「還我河山」的手迹。

 

岳飛銅雕  

在銅雕的不遠處,還有1937年所建的岳武穆遺像亭,此亭之建正值日本侵華之際,應有激勵軍人抗敵之意。其實岳飛景點和黃鶴樓關係不大,若與毗連的首義園一併遊覽,更有意義。

 

 

岳飛遺像亭

1911年辛亥革命武昌起義成功,俗稱紅樓的辛亥革命紀念館就在黃鶴樓南門之下,也很值得順道參觀。

 

武漢紅樓    
 

   

<< 轉下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