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首頁 >>

 

|  1  |  2  |

名樓勝景記武漢(下)

2019年12月底,新冠狀肺炎肆虐神州,其中的重災區是武漢,在抗疫期間許多從武漢傳出的畫面,令我看得既感動又憂傷,我覺得也應動筆寫一點我所見所知的武漢,其中兩個地方最教我懷念,那就是黃鶴樓東湖

來武漢,最大的心願是一登黃鶴樓,第一次只能抱憾而回,第二次才讓我有足夠時間去尋覓這座名樓的流風餘韻。在武漢,我曾三度踏足東湖,季節的湖光、花影,至今仍令我回味不已。


武昌殊勝在東湖

2013年11月,武當山旅行團的最後一天上午來到東湖邊。但第一次遊東湖得先從博物館說起,因為湖北省博物館就座落於東湖之濱,所以我們第一個行程就是參觀博物館。湖北省博物館是全國省級博物館中算是位居前列的,館藏十分豐富,常設的展覽也有十多個,包括楚文化展、曾侯乙墓、秦漢漆器藝術、鄖縣人等。

楚文化展

   

限於時間,我只能循著館中的指示牌去尋找合稱四大鎮館之寶的越王勾踐劍、曾侯乙墓編鐘鄖縣人頭骨化石和元代青花四愛圖梅瓶。

其中1978年從隨州曾侯乙墓出土的編鐘可說是驚艷世界,全套編鐘共六十五件,分三層排列,聽說每個鐘均能奏出呈三度音階的雙音,全套編鐘齊奏起來,旋宮轉調,音色美妙,很難想像2400多年周代小國的諸侯竟有這樣整全和精緻的禮器﹗曾侯乙墓的國寶甚多,如銅鹿角立鶴、尊盤、金盏等,不逐一介紹了。

曾侯編鐘

鄖縣人頭骨

鹿角立鶴


聽濤秋色

從博物館出來,未幾到達東湖聽濤景區的大門,導遊給我們一小時自由活動。那時正值深秋,通往湖邊的樹多已披黃掛赭了。

 

東湖入口

走到湖邊,有一帶荷塘,荷花當然沒有了,留下滿塘暗綠、淺褐夾雜的荷葉,在柳條掩映下竟是一派濃艷的秋色。

 

 

殘荷柳影

 

經過亞洲棋院後,踏上荷花橋,慢慢走到湖中的小島。島上有一座仿木結構的三層建築,古色古香,名叫行吟閣,是用來紀念楚國詩人屈原的;《楚辭.漁父》有「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澤畔」之句,就是閣名的出處。 閣前矗立屈原的全身塑像,翹首向天,面有憂色。

 

 

 

屈子行吟閣

我登上閣樓,樓前的樹木又呈現斑斕的秋色:銀杏黃、楓槭紅、楊柳青、松杉綠,望向湖上,烟水茫茫,只見湖岸泊著數艘紅篷的遊船而已。 島上有屈原紀念館,館內設屈原生平簡介和楚地文物展覽,但展品不多,聊備一格而已。

 

秋色斑斕

 

連接著小島的另一面是落羽橋,兩邊整齊地排列高大的杉樹,水杉的顏色都變得啡黃、暗赭了。

 

 

 

落羽湖堤

走完長長的湖中小路,來到「碧潭觀魚」景區,這是一組以曲橋亭廊把自然湖泊貫串起來的園林建築。湖中飼養不同品種的金魚,不過我已沒有時間觀賞了,只好匆匆回程,趕及指定時間歸隊了。

 

 

碧潭觀魚

   

春雨磨山

第二次遊東湖是我同友人組織的鄂東之旅中的一個行程。2014年4月,武漢的中午仍下著雨,我們參觀完傳說保留了關羽遺跡的卓刀泉寺後,出來找的士前往東湖磨山景區。司機有點詫異為什麼我們要到那堨h,我問東湖還可看櫻花嗎,他說今年的櫻花早開過了。雖然看不到櫻花,但既安排了東湖的行程,大家只好隨遇而安。 車外雨水不斷,的士繞著湖濱走了一段頗長的路,只見東湖一片蒼茫,不乏迷濛之美。

   

卓刀泉寺

來到磨山景區的大門,門前積水處處,我的鞋襪都弄濕了,風衣不耐春寒,身上覺得很冷。進園後知有杜鵑展,大家都說看不到櫻花,就用杜鵑來補償吧。園中杜鵑尚未到盛花期,縱已綻開的也被雨水打得濕重零落,令人不忍卒睹。

磨山大門

 

杜鵑初放

離開杜鵑園,接著走一段山徑,沿途樹木蔥蘢,雨也漸小漸歇了,因為登山而令身體暖和多了,人也精神起來。愈往上行,愈可看清楚山下東湖的面貌:只見近處有彎曲的湖堤,把東湖劃分內外兩個水域,堤上排列修長而整飭的杉樹,而堤外似浮著草木叢密的小島,在烟雨迷濛中宛如仙界。

烟雨東湖

 

行行到了山上的朱碑亭,所謂「朱碑」者,朱德詩碑也;朱德曾在遊東湖後寫下讚美的詩,亭中就把這詩用紅字鐫刻在石碑上。

 

楚天極目

 
 

山上朱碑

過了朱碑亭,開始進入楚文化景區。楚天臺矗立山上,共四層,重簷歇山頂,是磨山景區最巍峨的建築。登上頂層,瞭望東湖之景,楚天空闊,烟靄微茫,意境甚美。二、三層介紹楚國名人事跡,包括屈原、楚莊王、老子、莊子等。

 

走到底層,有一場楚樂演奏即將開始,很慶幸剛好趕上。只見舞台後面架起兩行的編鐘,有樂師二人站立準備;前面列坐古裝男女,分別負責琴、瑟、簫、笙的演奏。未幾,樂聲揚起,一位舞姬從台側上場,舞姿翩蹮;然後,前坐的一位樂師引吭歌唱,唱的正是屈原四言的《橘頌》,令我喜出望外:

后皇嘉樹,橘徠服兮。受命不遷,生南國兮。深固難徙,更壹志兮。……

   

楚樂演奏

磨山的楚文化景區比聽濤景區那邊規模較大,稱得上是楚文化大觀園。從楚天臺沿台階走下湖邊,湖岸散佈以楚地神話傳說和名人故事為題材的大型雕塑,例如「鳳標」、「和氏獻璧」等;最令我驚嘆的是一座「離騷碑」,把屈原2400多字的《離騷》鐫刻在猶如小山的石壁上,是對這位偉大詩人的崇高敬意。

   

楚臺鳳標

 

離騷碑

   

至於「楚才園」是一部用石頭雕刻的楚國歷史,「南國哲學園」則標舉老子、莊子等南人的哲思,均可供暢遊。

 

楚才園

 
   

此外,還有仿古的「楚城」和「楚市」,據說每年的「楚文化旅遊節」會有開城迎賓、開市招親等節目,屆時的熱鬧可以想見。不過我們在雨中遊覽,幾乎沒有其他遊人,不免有點蕭瑟之感。

 

   

楚市一隅


東湖櫻花

2016年3月下旬,取道武漢下九江前,我在武漢留了一天,希望再到東湖看櫻花,以補充上次的遺缺。武漢看櫻花的熱點有兩處:武漢大學和東湖,參觀武大須預約,我沒有作此準備;只好直奔東湖磨山景區,幸而趕上這年的櫻花節

東湖櫻花節

 

東湖櫻園是中日友誼的結晶,1979年周恩來78歲冥壽,時任日本首相田中角榮送來78株櫻樹以紀念亡友,鄧穎超就把櫻樹帶到磨山山麓栽植,後來漸成了櫻花園。現在園內植有櫻花樹超過5000株,包括吉野櫻、八重櫻等品種,花色以粉白、粉紅為主。櫻花從3月初開到4月初,分早、中、晚三期,我進園時櫻花雖仍盛放,不過已進入中晚期了。

 

   

吉野櫻

進園的櫻花大道,兩旁夾植二月藍或油菜花,豐富了人們眼中的色彩。當然,蓋天覆地的粉白、嫣紅才是主角,只見看花的人,無不心花怒放:或穿行花徑,笑語盈盈;或花間樹下,欣然留影。

櫻花大道

 

櫻林留影

從櫻花大道走到湖邊,似從濃郁走出清淡,由繁褥回到簡約,湖邊散植了數株矮小的櫻花,取名「雨情垂枝」,橫枝臨水,倍覺嬌柔可愛。

 

雨情垂枝

 

湖的另一邊橫架紅色拱橋,橋的兩頭正開著櫻花,紅橋白花倒影湖面,構成一幅絕美的圖畫。

 

 

 

櫻白橋紅

過了紅橋,走到日式五重塔下,這又是一處熱鬧之地。除了櫻花,這一帶較多垂絲海棠,乍看與櫻花無異,細觀原來是海棠。海棠花色較櫻花深,花瓣也沒有櫻花般叢密,嬌嫩雅緻,更耐欣賞。難怪古人詠海棠的詩句特別多,如「枝間新綠一重重,小蕾深藏數點紅」(元好問)、「海棠不惜胭脂色,獨立濛濛細雨中」(陳與義)等,受愛憐的程度更勝櫻花

 

垂絲海棠

   

武漢經過76天封城後,在今年4月8日解封了。看到武漢渡過嚴冬,剛可趕上和春,武漢人歡欣雀躍,好像浴火重生一樣,我也放下了鬱結;尤其從新發的視訊中,時會出現華燈璀璨的黃鶴樓以及如潮如海的東湖櫻花,我就油然而樂。武漢的勝迹佳景當然不限於黃鶴樓和東湖,但此二者確給留下最深的印象,值著宅家抗疫之暇,作了一番重溫追記,聊表一點心意而已。

東湖櫻花園

武昌黃鶴樓

   

<< 接上頁 >>

 

<<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