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首頁 >>

   

千垛花田與興化古城

2018年4月,遊過江蘇北部的徐州、宿遷、淮安後,下一站是興化。到興化的主要目的是看千垛油菜花田,而興化是清代書畫大家鄭板橋的家鄉,也想去尋訪一下。


油菜花田千垛

千垛花田風景區位於興化市顧缸鄉東旺村,興化客運總站有專線中巴往返。據記載,至少750年前在此泥土缺乏的水鄉澤國,東旺村的農民已懂得從水下取土,把泥土堆積成呈條狀的農田而浮於水上,稱之為「垛」。

興化垛田

 

近數十年,農民在垛田上種植油菜花,每逢清明前後,千百塊垛田猶如浮在湖上的小島,開滿了金黃色的菜花,成為一道美麗的風景。難怪2009年興化舉辦首屆「千垛菜花節」時,便獲評為「中國最美油菜花海」的第二名。

 

 

千垛菜花節

我們在4月中旬來到千垛花田風景區,時間是遲了一點,因為油菜花已半數結了籽,眼前的花田只能說是黃綠參半吧。不過,興化油菜花田的景觀在全國應是獨一無二的,而且遊程饒有趣味,大家都覺得不枉此行。

 

黃綠參半

 

先跨過一道天橋,橋頂搭了紫藤花棚,油菜花田的黃光從兩旁及前方映入,有點如入夢境的感覺。

 

 

 

紫藤花棚

過了天橋,首先走向瞭望塔,沿著樓梯螺旋而上到了第四層,千垛花田的全景盡收眼底:整片花田中間有一條主水道,而兩邊一塊塊垛田之間穿插著一道道水溝,形成河汊縱橫的佈局,只見大大小小的船舫點綴其間,即使菜花已黃綠斑駁,仍然是一幅絕美的圖畫。

 

 

花田全景

 

瞭望塔下也有數列垛田,田邊放置了木椅,也架設了觀光棧道,引得不少遊人留連、拍照。

 

 

 

垛田棧道

風景區的門票包含一程遊船,可選擇在任何一個碼頭上船。可供乘坐的遊船有兩種,一種是人力的搖櫓船,一種是電動的畫舫。

 

 

搖櫓小船

 

我們一行六人下了一隻搖櫓船,從瞭望塔碼頭坐一段船程到丁香溝碼頭去。搖櫓船慢慢划過或寬或狹的水道,兩岸的黃花離我們時遠時近。

 

 

 

船在水道

有時也會行經或穿過垛田之間的木橋,只見有人匆匆過橋,也有人駐足不去的,都成了一晃而過的風景。

 

 

船過木橋

 

「菜花都結籽了,你們來晚了﹗」船娘倒是很健談的。「我的工資是六十元一天,收到多少張船票就是我附加的收入,挺滿意了。」「這裡的垛田九月種菊花,你們秋天再來賞菊吧。」丁香溝碼頭邊擺滿賣小食和土產的攤子,有同伴指著攤子後面的一個告示牌說:「這是一種進步呀。」我看看那藍底白色的兩行字:「禁止收取小費  請正常購船票」,想起剛才船娘的說話,對友人的觀感深以為然。

 

丁香溝碼頭

丁香溝碼頭的另一邊有一艘三層的船舫,下層是商店,樓上的茶室可當作景區的另一處觀景台。我們從船舫起步,尋路回返景區的入口。這一段行程用的時間最多,也最為舒心、愜意。

 

 

 

樓上觀景

 

我們走在一列列垛田邊的小路上,可以近距離把菜花看得真切;甚至走進黃花叢堙A拈花留影。

 

 

 

近觀菜花

每到一座木橋,我都會駐足良久,看來往的船舫經過:我視經過的船與人為流動的風景,經過的人視橋和我又何嘗不是一霎的風景﹗

 

 

互為「風景」

 

上文述及,景區的船有電動和搖櫓的兩種,其實還有當地農民自用的小舢舨,三種船外形不同、大小有異,有時在水道上相遇,往往產生相映互襯的效果。

 

 

 

船艇相遇

電動船是一艘畫舫,船篷有如琉璃瓦頂,當它出現在隔著一列垛田的另一水道上,乍見那琉璃瓦頂在黃花綠莖之上滑動時,也是一個有趣的畫面﹗

 

 

 

花田一景

 

黃花垛田、彎曲河道、大船小艇以至岸邊綠樹、樹後村莊等,觸目所見都是淡樸自然的水鄉之景,令人神往。景區近出口處有各地品種油菜花的陳列田,知道當中也有開白花的品種,令我們長了見識。

 

 

   

水鄉畫意


三絕留芳古城

回到客運站,再轉車到興化古城。興化的歷史可遠溯至春秋時期,到宋代才開始建城,現在能保留下來的古迹已多屬明清兩代了。

興化人才輩出,最有名的兩人是施耐菴和鄭板橋,施耐菴是《水滸傳》的作者,鄭板橋是「揚州八怪」的代表,以「三絕詩書畫」聞名于世。

施耐菴銅塑

 

鄭板橋石像

興化古城有鄭板橋故居,是位於東城外鄭家巷的一列青磚小屋,南北共八間。廳堂陳設簡樸,不過是一張條桌,兩張椅而已,中堂掛一幅畫,兩邊是鄭板橋自撰的對聯:

水上蒼蚊殘夏扇 河間紅樹早秋梨」,

用「蒼蚊」、「殘扇」入句,大抵只有揚州八怪才會這樣。

鄭板橋故居

 

簡樸廳堂

書房則放了一張書桌、一張古琴,我留意到書房前簷下有一叢綠竹,使我想起他在《題畫竹》中所寫:「余家有茅屋二間,南面種竹。夏日新篁初放,綠陰照人……凡吾畫竹,無所師承,多得於紙窗、粉壁、日光、月影中耳。」庭院所見,確以竹樹為多,難怪鄭板橋一生都與此君為伴。

簷外竹樹

 

宅院南面有兩間小屋,分別是書齋和灶房。書齋簷下嵌了磚刻的門額,寫著板橋體的「聊避風雨」,據說這奡翱O家塾。灶房很狹小,只有一個灶台而已,灶頭掛了一副對聯,生動而真實地反映屋主的生活和趣味:

白菜青鹽粯子飯 瓦壺天水鞠花茶

(粯子,米屑也;鞠,同菊。)

聊避風雨

 

灶房對聯

小屋旁有小路,蜿蜒引至屋後的園池,繞池是一列遊廊,前額曰「梳煙」,只見楊柳依依,中有盛放的紅花繼木,點染了無恨春意。

座院叢竹

 

春意園池

遊廊也是碑廊,一邊園牆嵌上當代書法家書寫鄭燮詩文的作品,趙樸初集板橋詩句寫了一首絕句:

不仙不佛不賢聖,外道天魔冷眼看。十丈長牋三斗墨,幾枝脩竹幾枝蘭。

不啻是鄭燮的最佳寫照。

 

梳煙碑廊

興化故居是鄭板橋少年讀書和晚年閒居之地,素雅、真樸一如其人。為對鄭板橋有更多的認識,我們繼續前往位於古城中心的興化市博物館,鄭板橋紀念館就在博物館內。

 

 

興化博物館

   

鄭板橋被譽為「三絕奇才」,「三絕」中的書法應是世人印象最深的吧,他用非隸非楷的六分半書所寫的橫幅「難得糊塗」和「喫虧是福」廣受歡迎。

三絕奇才

 

板橋書法

其實他的對聯也很出名,例如他40歲在鎮江焦山別峰庵讀書時所寫的

室雅何須大  花香不在多」及60歲在濰縣與童生韓鎬論文時留下的

刪繁就簡三秋樹,領異標新二月花」,都為人所津津樂道。

 

 

鄭燮對聯

鄭板橋生於讀書人家,家境並不富裕。三歲時生母汪氏去世,乳母費氏對他極好,撫育提携無微不至。鄭板橋44歲才中進士,第二年驚悉費氏去世,為表達對她的感恩,便畫了一幅《乳母負燮圖》,觀之令人感動。他也為此寫詩曰:

平生所負恩,不獨一乳母。長恨富貴遲,遂令慚恧久。

   黃泉路迂闊,白髮人老醜。食祿千萬鍾,不如餅在手。

 

乳母負燮圖

 

鄭板橋大約20歲考中秀才,跟著科場再無寸進。為了生活,他曾在真州設館教學,當讀到他的《自嘲》詩,可謂笑中有淚:

教館原來是下流,傍人門戶過春秋。

   半饑半飽清閑客,無鎖無枷自在囚。

   課少父兄嫌懶惰,功多子弟結冤仇。

   而今幸作青雲客,遮卻當年一半羞。

   

自嘲詩

鄭板橋不喜歡教書,30歲後就以賣畫為生,他擅畫蘭、竹,漸有名氣。十載揚州,他與一群志同道合的畫友如金農、黃慎等交往,後來形成一個獨特的畫派:揚州八怪

揚州八怪

   

鄭板橋進入官場要等到50歲那年,最初任范縣縣令,54歲調任濰縣縣令。濰縣本是繁華大邑,但剛遇上連年災荒,竟弄至「大饑,人相食」的地步,鄭板橋履任的第一要務就是救災:他開倉賑民,然後修城築池,招致饑民赴工就食。待災情稍緩,重修文昌祠,推動文教。官濰七年,鄭板橋沒有停止詩文和書畫的創作,他的《濰縣署中畫竹詩》成為廣為傳誦之作:

衙齋臥聽蕭蕭竹,疑是民間疾苦聲。

些小吾曹州縣吏,一枝一葉總關情。

板橋竹畫()

 

板橋竹畫()

鄭板橋只做過兩地縣令,愛民如子,同時也看盡了官場黑暗。61歲,因提請賑款而觸忤大吏,便毅然辭官歸田。去官以後,繼續與同道書畫往來,詩酒唱和,享年73歲。鄭板橋詩、書、畫三絕,而「一枝一葉總關情」的民本情懷更成為興化人所珍視的精神遺產,聽說古城每年都會舉辦「鄭板橋藝術節」,就是要把優秀的文化傳統弘揚下去。

   

傳誦名詩

古城中心有十字四牌樓,是一座單門兩柱、四方朝向的牌樓,兩重飛簷,外觀秀拔。走進樓內,往上一望,只見不同顏色的四字匾額層疊而上,竟共掛了47塊匾額,涉及76位興化名人。我抬頭嘗試搜索,發覺有關人物以明代佔多,都因曾任官職而獲褒揚;好容易才在一角尋到鄭板橋的一塊,題曰:「才步七子」。四牌樓始建於明代,是興化古城的標誌建築,可惜在文革時被毀,現樓是1987年重建的。

多層匾額

 

四牌樓附近還有金東門老街,散佈東岳廟、大司馬府、縣衙等古跡,只是我們沒有預留參觀的時間,尤其知悉施耐菴故里位於施家橋,離古城很遠,也只能緣慳一面,未免有點可惜。

 

 

   

古城四牌樓

 

   

<< 全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