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首頁 >>

 

|  1  |  2  |

滁州二亭話歐陽(下)

到滁州的主要目的是去看醉翁亭,明知道相隔千年,歐陽修筆下的山水難以毫不變樣,但圍繞著這座名亭的許多建築和景點,倒令我目不暇接,尤其能登上琅琊山之巔去俯瞰山景,已超出了最初的預期,只覺滁州之遊相當圓滿了。後來偶讀《歐陽修選集》,得知他寫完《醉翁亭記》後,不久又在琅琊山下發現一處甘泉,泉水可媲美釀泉,便欣然建亭於山上,因見「民樂其歲物之豐成,而喜與予遊」,故取名豐樂亭,並寫了《豐樂亭記》,成為《醉翁亭記》的姊妹篇。

醉翁亭記

   

豐樂亭景區

2017年2月中旬,為了去補看豐樂亭,我再次到訪滁州。途中參觀過全椒吳敬梓故居後,傍晚又來到滁州北站,再下榻於火車站旁。翌日正值正月十五,江淮地區已入初春,氣溫雖仍低,但已無凜冽之感了。

 

豐樂亭

豐樂亭也屬於琅琊山風景區,但與醉翁亭不在同一路線,故得改乘8路公交車前往。大清早我來到景區的大門,可能時間尚早,入門毋須購票。

 

 

遊覽指南

 

映入眼簾首先的是一列褐色的山,山體大半裸裎,平直的山脊卻整齊地列了一排矮樹;而山樹在朝暉映照下現出柔和的微紅,似在迎迓著客人,相信這就是豐山了。

 

豐山晨光

於是沿著路標前行,未幾到了紫薇泉,拾級而下去看一方井泉。泉邊的說明曰:「紫薇泉曾稱幽谷泉、豐樂泉」,使我記起《豐樂亭記》中所述:

修既治滁之明年,夏,始飲滁水而甘。問諸滁人,得於州南百步之遠。其上則豐山,聳然而特立;下則幽谷,窈然而深藏;中有清泉,滃然而仰出。俯仰左右,顧而樂之。於是疏泉鑿石,闢地以爲亭,而與滁人往遊其間。

豐山一景

 

歐陽修發現幽谷後,特別喜歡這堛漪u聲鳥鳴,更為此寫了幾首詩,不過如今紫薇泉置諸進山大道旁,我懷疑這是否當年的幽谷泉,即便是,也難以想像原有的深幽之境了。

   

幽谷清泉

沿山路往上行,豐樂亭建於豐山的北麓。走進大門,庭院兩旁列峙多塊與人齊高的石碑,其中包括了蘇軾所書的《豐樂亭記》,和上次在醉翁亭寶宋新齋看到的《醉翁亭記》,兩塊有名的「歐文蘇字」碑終於看全了,心中大樂。

豐樂前門

 

歐文蘇字碑

豐樂亭不像亭子,四面有圍牆及扇窗,猶如堂屋。堂中掛了歐陽修畫像,兩邊配聯曰:「盛德至今歌太守 文章自古譽名家」。

豐樂亭廳

 

亭側有一棵老銀杏,樹齡已過五百了。亭後直通保豐堂,堂後兩邊廂房的牆壁也鑲嵌了前人許多有關豐樂亭的詩文碑刻。

 

 

 

亭前老樹

自從歐陽修建了豐樂亭後,他與州人賓客交遊會飲之地就由醉翁亭移到豐樂亭去了。在豐樂亭東面幾百步有一小丘,為了更便於觀賞風景,他又築了一個亭子,叫醒心亭,囑咐當時探望他的門生曾鞏作記。

 

 

醒心亭

 

如今小山上仍有醒心亭,亭子看來是新建的,亭前的板上錄了曾鞏的《醒心亭記》
凡公與州賓客者遊焉,則必即豐樂以飲。或醉且勞矣,則必即醒心而望,以見夫群山相環,雲煙之相滋,曠野之無窮,草樹眾而泉石嘉,使目新乎其所睹,耳新乎其所聞,則其心灑然而醒,更欲久而忘歸也。
曾鞏善解醉翁之意,知道歐公之所謂「醉」,實則「灑然而醒」,此記可說是《醉翁》、《豐樂》二文的最好註腳。

 

醒心亭記

豐樂亭後面,居然有路標指向「幽谷泉」,我便沿山路尋找,途中只見兩個亭子,亭內除找到一些殘缺的題刻外,就沒有什麼發現了。行行到了倚豐亭,這堨i俯覽山下之景。

 

 

山後殘碑

 

從倚豐亭下山,最後走到豐樂廣場,廣場上有長長的壁畫浮雕,繪畫歐陽修治理滁州以及蘇東坡書寫兩篇亭記的故事。

 

 

 

故事浮雕

歐陽修對豐樂亭有很深的感情,在慶曆五年(1045)的春天,他將要離任滁州時,寫下《豐樂亭遊春》三首,其中的兩首為:

綠樹交加山鳥啼,晴風蕩漾落花飛。

鳥歌花舞太守醉,明日酒醒春已歸。

紅樹青山日欲斜,長郊草色綠無涯。

遊人不管春將老,來往亭前踏落花。

 

豐樂亭遊春

   

豐樂亭今不如昔了,我在景區遇上的只有寥寥幾個晨運者,沒有外來的旅客。不過能走這一段琅琊山路,而且圓了追訪二亭之願,已感到心滿意足了。


舊地重遊

從豐樂亭景區出來,只是上午九時,早上還有可用的時間,便決定倒車前往琅琊山景區的正門,打算再遊醉翁亭。上次是初冬,今次是早春,大道上雖不常見花,但已感到一股陽氣氤氳,心情也舒泰起來。野芳園再沒有結冰了,清麗的園林佈滿了歡快的遊人,才省起今天正值元宵佳節。

 

芳園遊春

回到景區大道,朝著琅琊山而行的人絡繹於途,傴僂提擕,前呼後應,使我想起《醉翁亭記》中「滁人遊也」那一派熙熙而樂的情景。

 

 

滁人遊也

 

最教我興奮的是古梅亭前歐陽修親植的梅樹開花了,點點如雪,正迸發著無限的生命力。重遊了同樂園後,已沒有時間上山了。

 

 

 

古梅绽放

沿大道回程時,再望一眼「蔚然深秀」的琅琊山,那時山林仍蒙著一層煙氣,在燦爛陽光的照射下呈現濃淡深淺多層次的綠色 。

  

蔚然深秀

 

而前面剛有一樹紅梅綻放,只覺春意撩人,令我沈醉其間,不想遽然離去。歐陽修治滁兩年多,政簡刑清,視此地為一方樂土。離任時吏民前來餞行,依依惜別,他即興寫了《別滁》一詩:

花光濃爛柳輕明,酌酒花前送我行。

我亦且如常日醉,莫教弦管作離聲。

   

春意撩人

歐陽修是江西廬陵人,廬陵即今日吉安市,我曾尋訪位於永豐縣沙溪鄉的歐陽修故里,一個地處偏僻但民風淳樸的地方。歐陽文忠公祠由歐陽修的後代看管,最難得的是看到他在60歲時為追念已亡故父母所立的墓表,即著名的《瀧岡阡表》

歐陽文忠公祠

 

瀧岡阡表 

離開滁州後,歐陽修接著到揚州任知州,與在滁州一樣為政寬簡,一樣鍾情於山水,在瘦西湖北面山崗上建平山堂,在瓊花觀媬v無雙亭,都成了揚州的名勝。後來他被稱為文章太守,也和揚州有關。

揚州平山堂

 

無雙亭

歐陽修晚年自稱六一居士,66歲在自己選擇安老的穎州去世,死後被追謚為文忠,並歸葬在新鄭。穎州西湖和新鄭歐陽修陵園,我還未及前往,希望將可成為未來的行程吧。

 

   

<< 全章完 >>